無障礙鏈接

香港泛民主派關注後政改時代與北京溝通

  • 湯惠芸 香港

多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港府政改方案被否決後,要求港府重啟政改。( 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拍攝)

多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港府政改方案被否決後,要求港府重啟政改。( 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拍攝)

香港政府2017特首普選政改方案最近被立法會否決,多位泛民主派議員星期三在立法會質詢官員,後政改時代如何重建北京與泛民主派的關係,以及何時重啟政改5部曲。署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劉江華表示,現屆特區政府餘下兩年任期,不會重啟政改,也不會就政改議題建立北京與泛民的溝通平台,他認為促進北京與泛民的溝通,可以從經濟、民生議題著手。

多位泛民議員在立法會大會質詢有關後政改時代如何重建北京與泛民主派的關係。(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拍攝)

多位泛民議員在立法會大會質詢有關後政改時代如何重建北京與泛民主派的關係。(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星期三在立法會大會提出口頭質詢表示,港府政改方案最近被立法會否決後,香港步入後政改時代,港府會著眼重建北京與香港、特別是北京和泛民主派人士的關係,他質詢港府官員,經過香港各界近兩年就政改議題進行的討論後,港府有否重新評估港人對特首由無篩選的真普選方式產生的訴求;以及港府就落實特首普選的工作計劃及時間表。

劉江華:落實普選特首三個基礎

署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回應表示,未來要成功落實特首普選,必須處理好法理、溝通和互信這三個基礎。劉江華表示,法理方面,《基本法》訂明一國兩制下北京與香港關係;北京憲制權力,以及在政制發展工作中立法會、特首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角色,必須得到認同和尊重,有這共同法理基礎,才有機會凝聚共識。

劉江華並表示,溝通的關鍵取決於雙方態度,而不是溝通形式,如果不能以聆聽和互相尊重的態度開展溝通,縱使有適合的安排,也不會有任何實效;至於互信方面,劉江華認為,只有各方回歸法理基礎,才能逐步建立彼此之間的互信,他重申現屆特區政府的政改工作已告一段落,餘下兩年任期不可能重啟政改5部曲,將會著重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涂謹申質疑梁振英政府不重啟政改

涂謹申質疑,為何現屆特區政府不積極建立重啟政改的三個基礎。

涂謹申說:特區政府推動假普選的目標落空,但是市民要求真普選仍然會努力,我想問特區政府,法律上有沒有說只可以政改啟動一次呢﹖為何特區政府不爭取在未來數月,去積極做好那三個基礎,促進溝通、達成共識、重啟政改,抑或是特區政府已經立定心腸、立定決心,無論如何(特首)梁振英是不會再推動共識,重啟政改。是不是要市民令到中央(北京)要撤換梁振英特首,才可以重啟政改,得到真普選呢﹖

劉江華回應表示,現屆特區政府不會重啟政改5部曲,至於將來的特首會否重啟政改,就要交由將來的特首處理。劉江華並表示,港府政改方案被否決,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部份立法會議員堅持提出一些不符合基本法,以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建議,包括公民提名等。

劉江華說:如果這方面的主張在未來不能夠去修訂,或者撤銷的話,我恐怕將來的政改都是會舉步維艱,所以我們從司長到局長,在不同的場合,都提出來那個法理基礎是非常之重要,如果我們推動民主沒有一個堅實的法理基礎,是不可能做得到,希望我們本會議員都能夠汲取這次教訓。

胡志偉:處理政改官員辭職或調職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胡志偉跟進質詢表示,劉江華提出建立互信要先回歸法理基礎,而回歸法理基礎是接受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但是香港社會有接近四成人不接受8-31決定,在短時間之內解決不了,於是港府要致力解決社會問題。

胡志偉說:換言之,其實閣下已經沒甚麼好做,在未來的4個選舉,選管會及選舉事務處在過往的經驗,已經足可應付及承擔起有關的工作,我想問下閣下及閣下領導的是政制事務局,會不會向行政長官自薦,提出請辭,將負責政改的官員,調派到各個民生相關的政策局,協助推動民生政策,等新政府成立之後才處理政改問題,以及用這個方法去節省公帑。

劉江華回應表示,他負責的局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並非只負責政制,雖然經過20個月的工作,政改方案被否決,但是仍然要處理大陸的工作,並有人權以致未來兩年4場選舉及特首選舉的本地立法,仍然需要做一些技術性工作。

毛孟靜:邀京官到香港溝通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跟進質詢表示,香港需要一個新開始,她批評港府花費大量公帑、鋪天蓋地宣傳政改方案,但最終失敗,認為是國際大笑話。毛孟靜並建議,邀請北京官員到香港溝通,而不是全體立法會議員到深圳受北京官員教訓。

毛孟靜說:一個如此鋪天蓋地的政府工程,就得到8票支持,這個是國際大笑話,非常遺憾主責的官員在任何真正的文明社會、自由社會,是會引咎辭職,但這些問題就問來多餘。我正正的問題就是,非常歡迎同北京的官員溝通,北京的官員可不可以由我們邀請他來香港,在中聯辦以外的地方,甚至在立法會我們的飯堂,我們很多的大的議會的場地,在那裡好好地談。

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跟進質詢表示,近年香港社會撕裂,不只沿於政改,他認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北京政府沒有尊重香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在香港搞拉一派打一派的鬥爭策略,也導致香港社會撕裂。

范國威說:雨傘運動之後,政府輸了整整一代香港年輕人的民心,特區政府會否審時度勢,理順與北京政府的關係,尊重一國兩制的原意,由特區政府重新掌握自己制訂政改方案的權力,而不是讓北京政府高度介入香港的內部事務。

劉江華:不建立政改討論平台

劉江華回應多位泛民及建制派議員,有關如何改善北京與香港、特別是泛民主派人士的關係,建立溝通平台的問題表示,港府不打算建立平台討論政改。

劉江華說:基於過往這接近兩年的時間,以及現在的政治氣候,加上憲制上的安排,我們再次重申,我們並不會在餘下政府現屆的時間,做任何的平台去討論政改的事宜。在其他的議題上,包括經濟、民生的議題是大有空間可以做多些溝通、合作的工作,政治上有些東西是會有分歧,但有些東西是會有共通的,如果我們能夠放下一些分歧,而在共通的議題、共通的地方共同努力,才可以建立到一個互信的關係。

郭榮鏗:香港社會兩極化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星期三在立法會動議,要求港府敦請北京政府按一國兩制原意,在香港實踐和延續一國兩制國策。郭榮鏗最近在傳媒茶敘表示,希望與北京建立溝通平台,令泛民日後不需要透過中聯辦或特首梁振英安排,可直接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等北京官員溝通。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希望與北京官員建立直接溝通平台。(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拍攝)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希望與北京官員建立直接溝通平台。(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拍攝)

郭榮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最近表明退出公民黨並將會辭任立法會議員的湯家驊,最近組織智庫,其中主要工作也是建立與北京溝通的平台,郭榮鏗認為,與湯家驊是民主路上的朋友,日後有合作空間。郭榮鏗並表示,公民黨作為一個政黨,不能夠一成不變,現在的中間選民的想法,與9年前公民黨剛成立時有很大轉變,他不認為公民黨越來越偏激。

郭榮鏗說:現在的社會是真的兩極化了很多,尤其是在過去20個月來,但是變化還變化,但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仍然是無變,香港人仍然是對於人權、自由、民主追求,也是非常之堅持,所以變可能是他們覺得爭取的方法等等的模式可能變,但是我相信政黨要有回應。

郭榮鏗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公佈8-31決定之後,令很多中間選民失望,原來北京對基本法第45條普選特首的提委會的解釋是這樣,對相信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港人的失望,他認為北京應該正視。

民主黨:不參與新界東立法會補選

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湯家驊今年10月1日辭任新界東直選立法會議員之後,民主黨決定不會派候選人參與補選,尊重公民黨的安排及決定。至於今年初曾宣佈有意在政改方案否決後,辭職引發變相公投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會否辭去超級區議員席位,林卓廷表示,民主黨還未開會討論。

林卓廷說:但是之前何先生的辭職,其實因為當時在社會上,尤其民主派的朋友,其實覺得效果可能不怎樣,所以當時擱置了,暫時來講我看不到有新的變化。

林卓廷表示,民主黨長期爭取與北京有直接對話,民主黨認為,要落實香港的一國兩制及雙普選,一定要得到北京的支持,他認為後政改時代,北京應該直接聆聽港人,尤其民主派的聲音,不要經過第三者傳話。

香港地政總署人員星期三早在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外添美道採取清場行動,去年底雨傘運動維持約270日的最後一個佔領區告終,不過,有部份留守者對傳媒表示,將會重返添美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