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2015中共打壓維權律師力度空前

  • 林楓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浦志強案引起國際關注(美國之音東方攝)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浦志強案引起國際關注(美國之音東方攝)

2015年12月14日,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浦志強涉“煽動民族仇恨”和“尋釁滋事”一案開庭審理。浦志強2014年5月被警方刑拘,直到今年5月才被正式起訴。浦志強

僅是2015年中國維權律師遭到當局空前打壓的一個案例。
從7月9日開始,中國當局發起了一輪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行動。當天凌晨,北京知名人權律師王宇、其丈夫包龍軍和16歲的兒子包卓軒相繼失踪。警察以抓吸毒人員為名進入王宇所在小區的單元樓,撬開王宇家的門鎖後將其帶走。前一天晚上,王宇的丈夫包龍軍帶著兒子包桌軒準備赴澳大利亞留學在北京首都機場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

7月10日,王宇所在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其他四名成員,包括主任周世鋒律師等人也相繼被帶走。王宇本人、以及鋒銳律所都代理過多起知名維權案件,包括範木根案、曹順利案、伊力哈木案等。

在那之後,對維權律師和人權活動人士的抓波行動擴大到全國。據總部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截止11月末已有至少307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7月12日刊登了《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的文章,稱“公安部指揮摧毀了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台,'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伙”,證實了部分律師遭到抓捕和傳喚。

報導還指責這些“死磕”律師在庭內、網上公開對抗法庭,並幕後指使挑頭滋事骨幹組織訪民,目的就是“揚名獲利、製造社會混亂”。

紐約時報的報導說,這是中國幾十年來律師職業遭受的力度最大的政治攻擊。報導引述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中國法律專家明克勝(Carl Minzner)的話說,圍剿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的行動是當局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即政府將不再容忍維權律師利用知名度較高的案件和輿論的壓力來推動中國的法制建設、保護體制內弱勢群體的做法,因為中共認為他們的行為是在挑戰黨的底線。

堪稱中國法律問題泰斗的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杰榮(Jerome A. Cohen)表示,大規模打壓維權律師的行動使習近平的“依法治國”成為笑柄。他說:“這使得習近平任何聲稱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治變成一場鬧劇,使十八屆四種全會的憲法改革、法律改革和依法治國都變得毫無意義,成為一席廢話,這是在全世界面前把中國當作笑柄。”

也有分析認為,這是習近平在為他的“新極權主義”祭旗。對中國律師維權運動有深入研究的倫敦國王學院法律學者艾華(Eva Pils)對紐約時報表示,“這反映了習近平的手法——大膽與新極權主義……中共認為有必要用正式宣佈人權律師為國家公敵的方式,將運動非法化。”

在當局大肆抓捕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的同時,官媒一邊不遺餘力地給這個群體抹黑一邊給習近平以“依法治國”的名義打壓維權律師、維權人士辯護。新華社7月22日發表評論文章指責西方媒體和政治人物不尊重中國司法,稱這些律師觸犯了中國的法律,理應受到法律懲處。

今年3月,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沈大偉(Daivd Shambaugh)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長文稱,自中共十八大一來越來越嚴厲的政治壓制已經成為中共執政體系五道越來越明顯的裂痕之一。他在這篇文章中說,“自從2012年上任以來,習近平加劇了籠罩在中國的自2009年以來的政治壓制。壓制目標包括媒體、社交媒體、電影、藝術和文學、宗教團體、互聯網、知識分子、藏族和維吾爾族、異見人士、律師、非政府組織、大學生和教科書。”

沈大偉解釋說,一個自信的政府是不會搞如此嚴厲的鎮壓的。這是中共領導人深感焦慮和不安的表現。
曾在北京作維權律師的肖國珍表示,中共領導層沒有意識到,這種鎮壓最終會導致其“政治破產”,因為維權律師可以引導民眾通過合法途徑表達憤怒和不滿,起到壓力控制閥的作用。她在美國之音VOA衛視《時事大家談》節目上說,“律師其實是在以理性、平和的方式幫助構建和諧社會,但現在政府對他們的大規模打壓,會導致跟多楊佳、鄧玉嬌案的發生。”

儘管在過去一年中維權律師遭到了空前打壓,但他們並沒有退縮,仍然有幾十名律師勇敢地站出來自願為被羈押的人辯護,而且是再警方多次警告的情況下。商業律師余文生再遭到逮捕後加入了維權律師的行列。他對紐約時報說:“我相信我們有更崇高的使命,就是要改變一個失靈的體制。他們的打壓很猛烈,但我們維權律師會進行反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