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文革與蘇聯 紅衛兵成貶義 毛形象惡劣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今天極少報導中國文革,但不忘記毛澤東當年來蘇聯祈求斯大林提供援助。2015年4月在莫斯科的一次兩國工商界會議上,播放的紀錄片顯示毛當年訪蘇。(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今天極少報導中國文革,但不忘記毛澤東當年來蘇聯祈求斯大林提供援助。2015年4月在莫斯科的一次兩國工商界會議上,播放的紀錄片顯示毛當年訪蘇。(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


與當今不斷密切的俄中關係相比,蘇聯在中國文革期間是中國最主要的敵人。當年的蘇共領導人對毛澤東發動文革感到意外。分析人士說,俄羅斯社會迄今仍然對毛澤東印象惡劣,“紅衛兵”成為俄文中的貶義詞。但俄羅斯媒體極少提及50前爆發的中國文化大革命。

“砸爛蘇修狗頭”

儘管沒有蘇共幫助,中共當年很難奪取政權,但在上個世紀50年代獨裁者斯大林去世後,中蘇之間的矛盾分歧不斷擴大,到50年前爆發文革時,蘇聯已成為中國最主要的敵人。

文革高峰期間,北京蘇聯大使館前的街道被改名成為“反修路”,爆發過大規模反蘇示威活動。“砸爛蘇修狗頭”,“劉少奇是中國的赫魯曉夫”是中國文革年代的常用詞彙。

文革邪惡

長期研究中國問題的俄羅斯學者貝格爾說,莫斯科當時把紅衛兵在蘇聯北京大使館前的示威看成是法西斯行動。但蘇聯並未採取報復措施,組織在莫斯科的中國大使館前抗議。不過,毛澤東發動文革讓蘇共領導人非常意外,因為當時蘇共對中國政局的研究判斷是,即使沒有文革,毛在黨內的地位不會受到威脅和挑戰。

蘇聯當時出版了大批宣傳資料批判文革和毛。直到今天,俄羅斯社會仍然認為中國文革是非常邪惡的事。

俄羅斯也有毛粉。2013年五一節遊行時的一名IT工程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擔心中國入侵

貝格爾說,中蘇關係文革之前就已經惡化,文革時毛公開把蘇聯當成敵人。文革後期,中國還同美國結盟共同對抗蘇聯。蘇聯當時最擔心的是中國入侵。

貝格爾:“從雙方的角度來看,當時的局勢非常緊張。我們不知道中國會幹什麼事情,毛將做什麼,以及文革對蘇聯將有哪些衝擊,因此蘇聯在邊境地區部署了非常龐大的軍隊。當時的局勢極其可怕。有的分析甚至說雙方會爆發大規模戰爭,甚至是核戰爭。”

毛談話伏筆 珍寶島衝突

中國問題學者拉林說,文革爆發前,兩國都同意以黑龍江主航道來劃分雙方邊界並達成了協議。但文革時以及毛有關蘇聯霸占領土問題的談話讓赫魯曉夫改變主意,他要求蘇聯最高蘇維埃不批准邊界協議,這為1969年的珍寶島武裝衝突埋下伏筆。

拉林:“毛的談話之後,蘇聯又返回原來立場,堅持邊界線不以黑龍江主航道劃分,而是像以前那樣靠近中國一側黑龍江岸邊,因此蘇聯繼續派遣邊防部隊到珍寶島巡邏,這被毛利用,在珍寶島設下了埋伏,後來就爆發了那場著名的邊境武裝衝突。”

一隻親克里姆林宮青年組織在準備2013年6月12日的俄羅斯日活動。(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不關注民生

拉林說,文革之前毛所發動的人民公社和大躍進運動在蘇聯受到批評,如果毛真正關注當時的中國民生並重視經濟,就不應該使兩國關係惡化。

將毛澤東與希特勒 相提並論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文革爆發時他正在上大學。他記得蘇聯著名的“鱷魚”諷刺漫畫雜誌上經常有許多嘲諷文革、紅衛兵和毛的漫畫。當時蘇聯和東歐共產黨國家的一些刊物上,把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紅衛兵同當年希特勒向數十萬支持者發表演講相提並論。當時許多人仍然對二戰的情景歷歷在目,把毛澤東比喻成希特勒所傳遞出的信息非常強烈。

尼科里斯基認為,當時蘇聯社會已經知道斯大林政治迫害和古拉格,因此蘇聯官方的宣傳僅從對自己有利的角度批判毛和中國文革,比如並不特別批判中共政黨,而把毛渲染成為馬列主義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叛徒,而且不提中國文革中的暴力和大規模政治迫害。

文革 古拉格 納粹屠殺

學者拉林說,目前並不知道中共執政後包括文革在內的歷次政治運動中被迫害的人數,很難把文革政治迫害的規模與斯大林的大清洗相比較。他認為,希特勒的大屠殺和斯大林大清洗是有計劃地肉體上大規模消滅人類,中國的文革與之相比雖然較輕,但政治迫害的本質基本相同。

貝格爾說,納粹屠殺針對猶太人和吉普賽人。但斯大林的古拉格和中國文革卻針對自己民族。但他認為,中國文革政治迫害的規模要超過斯大林大清洗,而且至今以及未來很長時間都有遺留影響。

貝格爾認為,不認真反思文革,將影響阻礙中國社會前進,但中國未來已不可能再次爆發文革。

拉林說,年輕一代人的叛逆和好動心里當時被毛看重和利用,這使文革中出現大量暴力。他認為,文革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但慶幸的是中國已走出文革陰影,特別是改革和開放讓中國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經濟成就。

俄國也有紅衛兵

尼科里斯基認為,普京執政下的俄羅斯年輕一代日益封閉,而且排斥外來特別是西方文化,俄羅斯社會越來越有爆發中國文革的跡象。而紅衛兵一詞已被俄語直接拿來當作貶義現在被時常引用。

尼科里斯基:“紅衛兵在今天俄語中的意思就是城市小流氓。他們擁有某種特權能從事暴力和破壞活動。比如,親克里姆林宮的一些青年組織有時被人們稱為紅衛兵。”

尼科里斯基說,蘇聯時代和蘇聯教科書中對毛和文革的批判影響俄羅斯幾代人。許多俄羅斯人仍然認為,蘇共曾大量援助中共,中國至今仍未完全償還蘇聯債務。

毛語錄愚弄民眾

尼科里斯基說,他幾年前去中國時才第一次見到小紅書(毛語錄)。與西方一些左翼人士崇拜小紅書不同,蘇聯當時把小紅書看成是毛愚弄中國民眾的工具,予以嘲笑。

文革爆發50年之際,俄羅斯媒體極少發相關報導。學者貝格爾說,文革期間是兩國關係中不光彩的一頁,俄羅斯人的特點是盡量忘記不愉快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