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的公關努力受到挑戰

  • 美國之音

愛荷華大學孔子學院招收學中文學生的廣告(資料照片)

中國政府每年花數百萬美元來設法提升海外對中國的看法,但是中國註入的大量資金受到挫折,從海外大專院校驅逐孔子學院,到學生團體之間因達賴喇嘛的演講引發的爭議。

最近幾個月,北京在美國的“魅力攻勢”受到更多的審查,尤其是在荷里活的投資引起關注,認為鐵腕的共產黨在尋求傳播其自己的審查和控制風格。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這種恐懼大都誇大其詞。

講“中國的”故事

隨著中國的經濟力量擴大,在全球的影響力增加,北京在尋求修正她認為沒有確切塑造其本身的形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經常談到他所說的,努力“講好中國故事”,- 自己講述自己的故事。

南加州大學美中學院院長杜克雷說,北京旨在把中國的形象描述為“古老、富有的文明”。

他說,“由於中國經濟力量的發展,中國能夠投巨資於發展現代化的通訊技術,不僅大力投資廣播、互聯網、網站和新聞蒐集等等,而且投資於孔子學院,努力增加美國人對中國的了解。”

其中一些是通過在海外的國家媒體廣播公開進行的,如中央電視台,最近被重新冠名為“中國環球電視網”。這種努力也表現在以“軟性廣告”的形式刊登在美國的主要報紙上。

其他的一些努力卻是在私底下進行的。

在美國的大學校園,有孔子學院,100多個中國語言和學習中心在美國高等院校的實際影響力在增加。

這些中心自稱是非政府組織,但從行政隸屬上,其上級主管單位隸屬中國教育部。最近幾年,由於擔心透明問題,以及對學生自由的影響,一些孔子學院被關閉。

德國萊比錫大學孔子學院院長、東亞問題研究系中國研究教授菲利普·克拉特認為,關於孔子學院的問題,如果能妥當處理,會大有裨益。

克拉特說,雖然審查和言論自由問題依然值得擔憂,這些並非項目本身所固有,並且能夠避免,但前提是項目和大學之間的職能和體制要明確分開。

但是,“如果你在一個學校,沒有獨立的中國或亞洲研究系,首次引入孔子學院開設什麼課程,提供任何中文教學,而沒有其他聲音,這就變得很困難。”

包裝威權主義

中國學生團體也是一個日益發展的力量,有時被認為是在海外促進共產黨的議程。例如,去年6月,在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應邀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演講時,該校的一群中國學生舉行抗議,要阻止達賴喇嘛的演講。

該學生團體抗議邀請達賴喇嘛,理由聽起來頗為奇怪,稱邀請達賴喇嘛違反“多元化”和“政治正確”。後來這個學生團體同當地中國領事館的聯繫被曝光。

這個事件和其他事件凸顯出北京面臨的困境,以及講述好中國故事和傳播共產黨宣傳之間的界限很容易模糊。

媒體進入

路透社2015年做的調查揭示,全美10多家電台播放設在美國的中國國營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的節目。

分析人士指出,雖然得到講英語的受眾可能不容易,但是中國共產黨在美國的中文媒體方面已取得重大進展。

大部分進展並不引人注目,很多中文媒體由北京控製或者和北京密切合作,其受眾主要是華裔,這些人可能也接觸英文報導,但是這些中文媒體影響,並在某些方面限制受眾得到的信息。

華盛頓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說,共產黨的最終目標是,共產黨“作為一個有效的、合法的、好的政黨獲得接受”。但是推銷一黨專制是“比較難的廣告宣傳”。

戴博說,“讓人們傾聽中國,讓人們了解中國,固然重要,但是他們(北京)卻完全沒有一個好故事要講述,他們要讓美國人民相信,一黨專制事實上是可以接受的。”

屈從於利潤

不過,戴博說,他們面臨的最大挑戰是,當“美國的軟實力設計者出於經濟利益向北京屈服”。

這主要見於荷里活,但也見於出版業,甚至是博彩業。有些時候,在某些方面可能令北京不悅的內容,為了能進入中國市場而被取消。

杜克雷說,“由於中國電影市場的規模巨大,每個人都想分一杯羹。因此,如果有機會的話,每家公司都想讓他們的電影在中國上映。他們知道,有些電影是沒有機會的。 ”

戴博說,這就是他稱之為“購買力乘以專制主義”。但是他認為,是美國人的行為,而不是北京的行為,讓人感到非常不安。

他說,“真正的問題在於,不是中國強迫我們,而是我們在利潤面前卑躬屈膝。他們不是通過孔子學院,不是通過中央電視台或北京廣播電台。”

杜克雷說,一些人會認為,應該採取更多行動限制中國媒體進入美國,甚至限制對荷里活的投資,而其他一些人相信,更多的曝光,能人們能更好的了解。

他說,“減少這種公開,減少信息自由流動,我們發出對此擔憂的信號。而美國巨大的成功,美國的軟實力,源於其公開,源於其接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