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成都民主人士舉報陳雲飛被毆案派出所惡行

  • 海彥

醫院養傷中的陳雲飛(圖片來自陳雲飛推特)

醫院養傷中的陳雲飛(圖片來自陳雲飛推特)

成都一些民主人士5月20日就維權人士陳雲飛在成都郫縣被驅趕他的村治保主任等人毆打受傷一事,聯名向中央到地方的人大、公安和檢察院各級部門發出舉報信,要求有關當局徹查真相,依法保障陳雲飛的公民權利。

成都一些民主人士5月20日就維權人士陳雲飛在成都郫縣被驅趕他的村治保主任等人毆打受傷一事,聯名向中央到地方的人大、公安和檢察院各級部門發出舉報信,要求有關當局徹查真相,依法保障陳雲飛的公民權利。

今年5月13日下午,維權人士陳雲飛在四川郫縣古城派出所附近被試圖將他趕出該地區的鄰城村治保主任等人打成腦震盪,情況危險,目前仍在醫院治療。

由民主人士謝丹、李宇、黃曉敏、李化平等人發起的舉報信說,在被圍毆中沒有還手的陳雲飛被打受傷後,跑到古城派出所報案。在班警察拖延不出警,而所長馬道春不僅不對打人兇手採取措施,反跟他們一個腔調,使用侮辱性語言威脅陳雲飛,要他搬走,不准住在郫縣。

舉報信表示,古城派出所所長馬道春甚至編造謊言,對前往派出所了解案情的人士說,陳雲飛一案是“村民與陳雲飛因租房矛盾產生糾紛發生的肢體衝突”。而從事發到5月21日,古城派出所沒有任何說法和立案調查,兇手逍遙法外。

舉報信說,可以分析得出,這是一起公安為阻撓陳雲飛在郫縣合法居住,威脅、恐嚇未果後,勾結黑社會人員實施的惡性暴力犯罪行為。

人在成都的上海民主人士謝丹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陳雲飛被毆打案是公權力直接踐踏一個公民的權利的惡劣典型。

他說:“它(派出所)現在還是在採取一種搪塞、推諉、掩蓋真相的辦法來處理。打人兇手他不是一般的人,是公權力對所有公民權利的一種公然挑釁。關鍵是其性質是非常的惡劣。”

謝丹表示,他們公開舉報是為了讓世人了解古城派出所的惡行,迫使它回歸法治,依法辦事。

他說:“必須把這件事從它正常的渠道吧,對這個案子有管轄權力的各個機關,直接反映給他們,然後把這個事情對全國的老百姓和海內外做一個公開的披露。這樣來說的話,才有可能讓他們回到法治的渠道上來,依法調查和處理這一案件。如果不這樣的話,又會變成一個不了了之的惡性案件。”

人仍在醫院治療養傷的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在被打時候沒有還手,古城派出所所長說謊說他和對方因出租房互相毆打,令人不恥,而且到現在警方仍然沒有任何答复。

他說:“而且那麽長時間了,兇手逍遙法外,沒有任何說法。按照它的流程,必須7天內報警,7天給予答复,是否立案。結果到現在還沒有答复,第9天了,一直沒有答复。”

據報導,維權人士陳雲飛今年5月4日從外地參加街頭維權活動返回當地,剛下車便被警察扣押,失踪多日。出來後在租房過程中不斷遭當地警方騷擾,為此陳雲飛與警方交涉過幾次。古城派出所一位警員竟威脅說,“我們管不了你,找黑社會管你”。

陳雲飛遭到村治保主任等人毆打受傷的消息引發外界廣泛關注,許多網友趕往當地探望他,並到派出所交涉。在網友壓力下,派出所才不情願地做了筆錄,但是連報案的回執都遲遲不願給。

記者星期二下午致電郫縣古城派出所,接電話的值班王姓男子稱不了解情況,所長、指導員都在開會,但是到後來竟然又說自己不是民警,只是給派出所接聽電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