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多元化民間活動悼念六四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業餘藝術家李明慧繪畫的卡通版民主女神像,成為首次「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的主題公仔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業餘藝術家李明慧繪畫的卡通版民主女神像,成為首次「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的主題公仔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近年香港民間自發悼念六四的活動越來越多元化。最近有業餘的繪畫愛好者,首次舉辦小型街頭藝術展,以繪畫、勞作互動等方式,表達對六四事件的感覺。另有網民在六四當晚自發到中聯辦及尖沙咀點起燭光,讓悼念六四死難者的燭光在香港遍地開花。

香港業餘藝術家李明慧(左二)在多位朋友協助下,舉辦首次「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業餘藝術家李明慧(左二)在多位朋友協助下,舉辦首次「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從事社會福利工作的業餘繪畫愛好者李明慧,自資接近260美元,花了一年時間構思及籌備,在多位朋友的協助下,今年首次舉辦「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展出約20件以六四為主題的藝術品,包括油畫、漫畫、小型石頭畫、文章等等。細心的參觀者,可以聽到一個手繪的紙製音響,輕聲播放著六四歌曲。

最特別的是勞作互動區,參觀者可以即場縫製印有李明慧繪畫的卡通版民主女神小包包,布包設有一條手帶,參觀者可以寫上自己對六四的感覺,然後將這些小包包帶回家,並把自己對六四的感覺傳揚開去。

李明慧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展覽內容主要由她親自構思,她不想太刻意提及1989年六四那一夜發生的事情,所以沒有展出血腥的照片,希望營造輕鬆、平靜的環境,引發參觀者多些思考整個八九民運的意義。

讓參觀者縫製「小民女包包」的勞作互動區,受到小朋友喜愛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讓參觀者縫製「小民女包包」的勞作互動區,受到小朋友喜愛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李明慧說:因為我覺得太過傷感的東西是令人不想看,看到都會覺得心酸、很辛苦。即是我不想讓人覺得敬而遠之,不要去看。我們有一個專區縫製民主女神小包包,希望做一些互動,希望參觀者看完展覽之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對六四的感覺,或者甚至有些人可能不認識(六四)的,我們也有一些六四的書籍給他們看,希望他看完展覽之後,會帶一些東西回家,或者自己思考、上網搜查,去了解這件事 (六四)。

這個街頭六四小型藝術展,由5月底至6月2日,在香港島及九龍有3次展出,李明慧表示,很高興可以讓一些偶然路經街頭的小孩或者成年人認識六四,不過,對於香港各界舉辦平反六四的活動,最終能否推動中國的民主改革,令北京當局平反六四,李明慧坦言信心不大,但不能放棄。

街頭六四小型展覽,展出李明慧繪畫的卡通版六四學生領袖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街頭六四小型展覽,展出李明慧繪畫的卡通版六四學生領袖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李明慧說:我當然寄望這個國家會變得開放,其實現在見到中國大陸就算有些鎮都會示威遊行,其實看到人民是有轉變,只是在上位的人他們不肯去開放、去接受這些轉變。老實說其實是灰 (心) 的,我是暗自覺得真的很難,但是你不做的話,就更難。

在深圳長大的王小姐經常到香港旅遊,最近與朋友在銅鑼灣看到「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王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主要由於朋友的女兒喜歡卡通版民主女神小包包,所以看看展覽。對於六四事件,1989年出生的王小姐表示一無所知,只知道五四事件,不過,這次來香港看到電視新聞播放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訪問,以及六四街頭展覽後,她有興趣多了解六四事件的資料。

誰人(被)畢業鳥﹖以Q版的繪圖反映六四失蹤者及死難者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誰人(被)畢業鳥﹖以Q版的繪圖反映六四失蹤者及死難者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黃小姐說:我們那邊 (大陸) 很多事情查不到,就會比較沒那麼自由。
記者:即是資訊比較缺乏。
黃小姐說:是的,又會有封鎖 (互聯網) 之類。
記者:其實如果有機會讓你去認知六四事件,你有沒有興趣去認知﹖
黃小姐說:有,都覺得好奇。

參觀「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的香港大專學生關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感覺這個展覽不是以敍事式去介紹六四,手法比較另類。

參觀街頭六四小型展覽的香港大專學生關同學在現場縫製「小民女包包」(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參觀街頭六四小型展覽的香港大專學生關同學在現場縫製「小民女包包」(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關同學說:給我的感覺是一種比較另類、特別的形式去帶出,好像這幅圖帶出究竟六四有多少人、不說死亡,用畢業這個形式去表示,他究竟如何被人去「被消失。我覺得這種是用另一種形式表達出來,可能給一些不能接受到正面告訴你這件事件,轉換其他形式去展示,我覺得有些人容易接受到,但我覺得香港就是缺少這些形式,其實可以多元化地告訴別人這件事件 (六四)。

90後、攻讀視覺藝術的學生陳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偶然經過銅鑼灣參觀「陸肆.廿四街頭小型展覽」,覺得香港以六四為主題的街頭展覽比較少,以藝術去抒發對六四的感受,是一種很好的表達方式。

街頭六四小型展覽,展出的畫作反映業餘藝術家對六四的感覺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街頭六四小型展覽,展出的畫作反映業餘藝術家對六四的感覺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陳同學說:可能比較年輕一輩的會更容易接受,相比起一些很激昂的字以及一些很血腥的圖畫,這樣其實很開放給公眾,譬如小朋友他們不知道甚麼事,都會體會到裡面那種情感,而且會宣揚出去,覺得多些人知道是好些,不想讓這件事(六四)埋沒了。

另外,有不認同支聯會的網民,去年已經在互聯網討論區,發起到中聯辦以及尖沙咀文化中心對出的「自由戰士」雕像前獻花及點起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

去年有參與網民自發悼念六四活動的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對支聯會主辦的六四燭光晚會有很多不滿,例如每年主持人都以哭腔宣讀悼詞,森麻認為過於造作,今年不滿支聯會的網民仍然會自發到中聯辦及「自由戰士」雕像前悼念六四死難者。

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左)與辛比表示,網民自發悼念六四活動,可以讓悼念的燭光在香港遍地開花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左)與辛比表示,網民自發悼念六四活動,可以讓悼念的燭光在香港遍地開花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森麻說:結束一黨專政、建立民立民主中國那些(口號)我年年都沒有喊,因為對我來說,我去六四 (燭光晚會) 的意義就是我要悼念那班烈士,就是這麼簡單,你不要強加那麼多東西給我。很多人不滿意 (支聯會) 的時候,今年大家都覺得不需要搞那麼多東西,我只是到自由戰士獻花,我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單單只是想悼念那班人 (六四死難者),這樣已經足夠。

網絡電台主持人辛比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去年有參加網民自發到中聯辦悼念六四活動,因為在北京駐港代理機構面前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意義更大。辛比表示,今年有香港本土派網民不滿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悼念六四主題,表明不參加支聯會燭光晚會的網民比以往多,但不代表香港本土派網民杯葛悼念六四活動。

香港本土派網民在討論區發起本土悼念六四活動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本土派網民在討論區發起本土悼念六四活動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辛比說:我們不是杯葛六四,只是不去那裡 (維園),但不代表不出來。我們可以去尖沙咀自由戰士雕像下面,也可以去中聯辦,正正就是所說的「薪火相傳」。薪火相傳要做到的,其實是應該遍地開花,並不是只集中在一點。他們擔心是說維園的燭光會減少,但你想想如果支聯會的燭光減少了,但是所謂減少的燭光其實是散播到其他地方,我覺得這個對於中共來說是更加頭痛。因為在中共的角度很簡單,一個地方圍了這麼多人一起,她易於控制,但當你真的遍地開花的時候,她是難於控制。

為避免「愛國愛民」口號的爭議,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最近表示,將避免喊「愛國愛民」口號,六四燭光晚會也不會有相關的標語,但李卓人沒有正面回應是否撤回該口號。辛比表示,時下的香港年青人,很多都意識到地球村、世界公民的身份,帶有民族主義的「愛國」觀念已經不合時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