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知識產權成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熱點


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克魯格曼在內的許多美國經濟學家和互聯網等產業認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的談判已經變成了針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談判,而忽略了推動自由貿易的談判初衷。

2013年底,維基解密洩漏出在TPP談判中其他談判國與美國在針對知識產權保護的標准上存在嚴重分歧。中國也因為這個問題被排擠到了TPP談判之外。美國為什麼要在重重阻力之下堅持提高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呢?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的保守派智庫——政策創新研究所主席湯姆•戈爾瓦內提說,知識產權保護對美國來說是TPP談判成敗的決定因素。

“美國不會同意任何不包含強有力的保護知識產權條款的貿易協定。美國在這個問題上立場堅定。所以我認為知識產權是談判的決定因素。這也是為何我估計中國不會在首批被接納採用TPP協定的國家之列的原因,但是中國未來會加入的。”

然而,其他談判國與美國的步調並不一致。美國對知識產權保護的具體要求正在消耗它在談判中的籌碼。目前談判文件處於保密狀態,但是普遍的推測是,美國可能為了讓其他談判國接受知識產權條款而在某些方面做出讓步,犧牲一些行業在貿易談判中的利益。

擁護自由市場的華盛頓智庫——卡托研究所研究員威廉•沃森說,這在國際和國內引起了不滿。

“美國正在推動一個非常強硬的但卻沒有人想接受的知識產權保護立場。這並沒有為美國在推動貿易時贏得國內支持,也沒有使貿易變得自由,也不適合這個模式。”

美國國內的產業在推動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荷里活娛樂產業、生物製藥業等是知識產權保護的忠實支持者。耶魯大學的瑪戈•卡明斯基教授說,這些產業在美國的政治運作中擁有強大力量,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貿易顧問委員會的席位大部分都被這些產業的代表佔據,而其他產業的利益卻因此受損。

“這傷害了那些沒有在貿易顧問委員會裡佔一席地位但商品出口要依賴知識產權靈活性的產業。這包括互聯網公司、小企業和那些不堪忍受知識產權標準的大企業。”

威廉•沃森研究員說,“總體來說,很可能增加知識產權保護更多損害了自由貿易協定的政治可行性,而不是為它帶來任何實際的支持。”

沃森說,從經濟學上分析,包括知識產權保護在內的任何形式的貿易限制都會損害貿易國雙方消費者的利益。然而,政策創新研究所戈爾瓦內提主席說,知識產權保護也是一個道德和法律的問題。

“當我們發現中國正在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時,我們傾向於畏縮躲避。這可能是轉讓技術最有效率的方法,但是這是侵權。這是不道德的,也是不合法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