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肯尼迪遇刺50週年 前特勤局人員開口談始末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訪問達拉斯時,特勤局人員在車後保護。(資料圖片)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訪問達拉斯時,特勤局人員在車後保護。(資料圖片)

1963年11月22號,約翰•肯尼迪總統訪問達拉斯,目的在於提高對他1964年競選連任的支持。不過一名襲擊者的子彈結束了他的生命,事件至今仍然爭論不休。被指派去保護肯尼迪總統的特勤局人員,極少提到那天發生的事情。不過近年來,前特勤局人員開始講述當天的經過,以及他們的生活如何因此而改變。

前特勤局人員克林特•希爾說,為肯尼迪總統提供安全保護是一個挑戰。

他說:“肯尼迪總統喜歡和群眾打成一片。他不喜歡任何人擋在他和群眾之間。”

1963年11月22號那天的開始,和大多數總統訪問一般,即便是在美國一個對肯尼迪總統不太熱衷的地方—德州。

希爾說:“那是一個極端保守的地區。肯尼迪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不會被歸類於為保守派人物。不過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威脅,也沒有任何信息讓我們相信可能發生重大問題。”

總統的車隊朝迪利廣場行駛,希爾就在總統座車正後方的第一部車內。

希爾描述當時的經過說:“我聽到一個爆裂聲音從右後方傳來,就在車隊的後方。我看到總統抓著他的喉嚨朝左移動,我知道發生了事情,所以我立刻跳起來朝著總統座車奔跑想要跳到車上。就在我剛剛跑到總統座車時,已經開出第3槍,打中了總統的頭部,造成大傷口,血液腦漿噴出來濺到車上、以及我和肯尼迪夫人身上。她試著要撿回一些從總統頭部噴出的物體,並往右後方移動。我抓住她,並儘力把她拉回座位。就在這個時候,總統向左邊跌落到她的膝上。我挺起身來躺在他們兩人後面,然後我轉過身,對後面一部車打了一個大拇指向下的手勢。”

槍擊事件不到1分鐘,但造成克林特•希爾一輩子的傷疤。

他說:“我感到內疚,我感到自己有責任。我是當時在場唯一可以起作用的特勤局人員。”

刺殺事件震動了全國,也震動了特勤局。克林特•希爾後來繼續保護了3位總統。不過在1975年,在憂鬱症的侵襲下,他退休了。 2009年,作家麗莎麥庫賓為了寫書,向希爾提出採訪要求。

她說:“他曾經在1975年接受一次電視節目'60分鐘'的採訪,在那次經典性採訪中,他根本當場就在電視上精神崩潰。從此之後,他開始與世隔絕。”

不過最後,希爾和其他特勤局人員員決定把話說出來,部分原因是想要說出那次暗殺事件如何對他們產生影響。

希爾、麥庫賓和特勤局前人員杰拉德•布雷恩共同合作寫了幾本書。希爾說,“追憶肯尼迪遇刺”、“肯尼迪夫人與我”,以及今年的“11月的5天”這幾本書的發行,具有治療的作用。

希爾說:“尤其是能夠出來和人們討論有關這本書並回答問題,人們還是有許多的問題,因為外界仍然對這件事有很多疑問。”

不過克林特•希爾說,他永遠無法回答的問題,就是那些關於“如果當時如何如何…”的問題。那些問題自50年前決定命運的那一天起,就一直不斷地折磨著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