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主權爭議-菲律賓前沿漁民哀怨

  • 詹寧斯

一艘漁船回航他們在菲律賓北部三描禮士省馬辛洛克鎮的村子(2013年5月7日檔案照片)

在南中國海有主權爭議水域一線的菲律賓漁民說,中國、台灣和越南的漁船入侵勢不可擋,那一海域的漁業資源在迅速減少。

菲律賓海岸警衛隊地方指揮官富蘭克林·凱提蓋說,菲律賓最靠近斯卡伯勒礁(中國稱之為黃岩島)的城市馬辛洛克沿海的魚類總量比2010年減少了百分之五十。自從2012年以來,馬尼拉和北京一直在斯卡伯勒礁(中國稱之為黃岩島)的主權上紛爭不休。

貧窮島國菲律賓主要依賴海洋為生。這些問題可能給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增加壓力,要么跟中國結成新的友誼,要么邀請美國海軍重返菲律賓,跟菲律賓聯合進行海上巡邏,防止外國船隻入侵。去年10月,北京承諾向菲律賓提供240億美元的援助和投資。

中國實際上控制了那處150平方公里的珊瑚礁的准入權。那裡魚類豐富,離馬辛洛克198公里。、

凱提蓋說,來自中國、台灣和越南的船隻使用炸藥和明亮的照明燈等“非法”方法捕魚。

他指著辦公室外西邊的南中國海說:“來自中國的船在四處行駛,不讓菲律賓船隻進入那片海域。”他的辦公室就在馬辛洛克主要的魚市旁邊。他接著說:“中國船,台灣船,越南船,都在那裡。如今那裡的魚不像以前那麼多了,因為很多人使用非法的捕魚方法捕魚,尤其是其他國家的漁船使用超強燈光捕魚。”

那片海域魚類減少,加上來自中國的阻擋,促使馬辛洛克大約3000名註冊漁民中的很多人到菲律賓近海捕捉小魚。菲律賓全國有數百萬人依賴海洋為生。

馬辛洛克市政府漁業部門的一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說,馬辛洛克人口49000,只有三條漁船經常在斯卡伯勒礁周圍海域附近捕魚。馬辛洛克政府沒有告訴他們要遠離斯卡伯勒礁,但由於有風險,還是很多人盡力避開那裡。

菲律賓漁民說,中國在那裡有兩艘巡邏船,禁止菲律賓人進入那片海域。中國人在2012年跟菲律賓在那裡發生了一場緊張的對峙,然後開始佔領斯卡伯勒礁。菲律賓隨後跟中國的關係惡化,直到杜特爾特在去年6月就任總統。

中國對南中國海90%的水域提出主權聲索。一些聲索水域與菲律賓的200海裡專屬經濟區重疊。

台灣也聲稱對自然資源豐富的那片三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海域擁有主權。越南提出主權聲索的海域比較小,但跟中國一樣也在那裡的一些海域填海造島。那些地方靠近漁場和海底石油勘探地點。

馬辛洛克市政府的那個工作人員說,有人看到一些越南漁船甚至進入離菲律賓海岸只有48公里的海域。

羅伊·塞維拉今年34歲,他是來自馬辛洛克的漁民,已經捕魚20年。在一個破舊的棧橋下,他從他停船的地方指著西北方向說:“出海兩個小時,就能看到越南船,有五條船在捕撈章魚和其他魚類。只要出海兩個小時就能看到越南船。”

馬辛洛克海岸海水清澈,紅樹林環繞。一些漁民一群群地在剖魚,曬魚,賣魚。那些魚只有幾英寸長,不是大金槍魚。星期二,市場上的商販賣的大都是小烏賊和鰻魚。

老漁民奧爾特加說,他在馬尼拉西北部沿海海域捕魚,如今出海一次只能捕撈三噸魚。以前在斯卡伯勒礁捕魚,一次可以捕獲10噸到15噸。

奧爾特加一邊站在齊膝蓋的水中擺弄一條漁船,一邊說:“現在那裡有中國巡邏船,我們不能去了。”

他認為杜特爾特跟中國交往,沒有涉及斯卡伯勒礁海域的准入問題。

上個星期,杜特爾特總統說,如果中國像媒體報導的那樣要在斯卡伯勒礁建設一個監視站,菲律賓沒法跟中國開打。杜特爾特去年宣佈建議把那片海域劃為海洋生物保護區,但也沒有對這建議採取進一步行動。

北京計劃對那片海域宣布從5月到8月禁止捕魚。馬辛洛克的當地人說,他們不理會中國宣布的禁漁期,而中國也沒有把他們的船隻驅離斯卡伯勒礁外的爭議水域。

但是,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中心亞洲海洋透明項目的主任格雷戈里·珀林說,中國海軍、海警和漁船可能會在那片海域蜂擁出動,讓東南亞聲索國根本就不能抗衡。

珀林說,菲律賓,婆羅州和印度尼西亞的納土納群島將會感受到中國禁漁期執法的影響。馬來西亞和汶萊在婆羅州以北的海域跟中國有相互重疊的海洋權聲索。

他說:“中國船隻將在婆羅洲海岸和納土納外海巡弋,然後大概就要把菲律賓船隻驅離斯卡伯勒礁等海域。中國想要東南亞國家停止抗爭,以中國和中國的歷史權利為中心接受亞洲的新世界秩序。”

菲律賓馬辛洛克地方海岸警衛隊指揮官凱提蓋說,馬辛洛克所在的三描禮士省的一個漁船協會草擬了一份致杜特爾特總統的一份決議。他們要求總統讓美國軍艦再度幫助菲律賓巡邏海洋。菲律賓軍事上比中國弱小。

他說,菲律賓海岸警衛隊缺乏人力物力巡邏稽查外國船。他贊同從華盛頓得到更多的幫助。他接著說,菲律賓漁民也使用非法技術捕魚。

在馬尼拉的一些分析人士說,跟中國加強友好關係可能會使菲律賓得到更多的援助和投資,但這會最終引起菲律賓人的憤怒,因為菲律賓人希望總統捍衛國家領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