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眾院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百分百支持對台軍售

  • 張佩芝

美國眾議院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泰德.約赫

美國國會共和黨眾議員泰德.約赫(Rep. Ted Yoho)在美國國會眾議院代表佛羅里達州第3選區。他於2013年被選入眾議院,是眾議院茶黨議員團和立場偏右的自由議員團成員。在近來鬧得沸沸揚揚的共和黨健保改革方案中,他是二十多位計劃投反對票的共和黨議員之一。在進入眾議院前,他是一名獸醫,在佛羅里達開業行醫三十年。從今年一月開始,約赫接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的重要職務,負責掌管眾議院亞太事務。他最近在國會山接受了美國之音國會記者張佩芝的專訪,談到他對北韓問題、南中國海爭端和美國對台軍售的看法。請看張佩芝、方正和久島的採訪報導。

記者:約赫主席,謝謝您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專訪。

約赫主席:這是我的榮幸,很高興有這個機會接受妳的採訪。

記者:首先,您認為美國在亞太地區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達到這個目標最好的方法是什麼?

約赫主席:首先,我非常期待擔任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這個職務,能代表那個地區是我的榮幸。我認為美國和這個小組委員會的目標,是要確立我們和亞太地區所有盟友和夥伴的關係,並在經濟、貿易、文化交流和國家安全的基礎上增強和他們關係。從新聞上你可以看到,這個範圍不僅是亞太地區,也包括全球。我們要確定越過各國邊界的是產品,不是軍隊,我們要確保大家的安全,如果我們都能合作,就可以達到這個目標,建立這個堅強的聯盟。

記者:北韓不斷追求核武能力及測試彈道導彈,我希望和您討論您認為美國應如何處理這一威脅。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最近宣佈奧巴馬政府對北韓採取的“戰略耐心”政策已經結束,各種選項都在考慮之中,包括軍事選項,您對這個聲明有什麼看法?

約赫主席:首先,我們知道上個政府所採取的戰略耐心政策沒有用,這創造了一個真空,而這個真空由別人填補上了。金正恩選擇的道路,包括發展核武,更重要的,挑釁其他國家,威脅對其他國家發動襲擊,這是令人不能接受的。

在21世紀沒有必要發展核武,沒有人計劃侵略北韓,我們必須做的,是制定一個地區和平計劃,把重心放在最重要的地方,像是經濟、貿易,以及為亞太地區人民和美國人民創造就業機會。我們希望國際社會能共同合作,對北韓政府施加壓力,讓他們理解這個道理,如果它們走向(核武)道路,沒人會是贏家,北韓人民將會繼續受到壓迫,那個地區將會繼續不穩定,不只那個地區不穩定,整個世界都會不穩定。

記者:您如何看通過加強現有制裁來處理北韓危機這個手段?

約赫主席:謝謝你問這個問題,我們星期二(3月21日)聽證會的目的之一是定義北韓問題以及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我們從三個證人得到的建議是,自從美國國務院(2008年)把北韓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上除名後,北韓一直以來採取的行動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流氓(pariah)舉動,我們應把北韓再放回名單上。因為自從他們從這個名單上除名後,他們的行為更糟糕了。金正恩在上台後短短時間內所試射的導彈超過他父親和祖父,所以我們希望把他們再次列入名單中。這不是只是美國的問題,你在之前問我,美國可以做什麼,美國可以展現領導力,把北韓再次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裡。國際社會必須一起說,在21世紀,我們不能容忍世界上有這樣的行為。

記者:您如何看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中國對此強烈反對,您有什麼看法?

約赫主席:我希望人們問,美國和南韓為何要在南韓部署薩德系統。這是一個防禦系統,一個防禦設備,這是為了保護南韓,另外我們在當地有2萬3千名美軍, 這是為了保護該地區免受北韓威脅。作出威脅的不是我們,這只是一個防禦系統,它並沒有指向中國,而是指向北韓,這是迫切威脅的來源,而這個威脅的來源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他一直說要發展核武,還說要朝哪裡發射。我認為薩德是個好事,是個強有力的聲明,讓我們盟友知道我們堅定地和他們站在一起。

過去八年來,(奧巴馬)政府展現其弱點,戰略耐心政策創造了真空,讓人能肆無忌憚,我要說的是,這是一個新時代,川普政府將會在這個議題上展現強有力的態度。蒂勒森國務卿說的很好,我們會考慮所有選項,我想這釋放了一個很清楚的資訊。但我們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不是我們的選擇,我們會採取什麼行動要看北韓領導人怎麼做。

記者:您希望中國在解決北韓危機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約赫主席:我希望他們能採取一個更支持我們的態度,如果我們再次把北韓列入支援恐怖主義國家名單,我預計這會在接下來六個月內發生,中國必須與我們合作,而不是反對我們。我們要在當地進行改變、讓該地區穩定的唯一方法就是要讓中國成為一個重要夥伴。北韓90%的貿易是通過中國,中國對北韓有很大的影響力,我很高興看到中國決定暫停從北韓進口煤炭,我希望這向金正恩傳達一個強有力的資訊,那就是他選擇的道路的錯誤的,我很期待與中國合作。

記者:中國在南中國海進行造島活動,這如何影響美國利益?您認為美國是否應採取一個更強勢(aggressive)的態勢來應對這個情況?

約赫主席:我不想使用強勢(aggressive)這個字,因為這聽起來很有衝突性,我認為我們應該採取強有力的政策。海牙常設仲裁庭已經判定中國在該地區的主權聲索沒有法律依據。國際社會應對中國施加壓力,不是只有美國,因為如果只有美國,就是我們針對他們,但美國可以領導一些國家說,這是不對的。我有機會和一些中國高級官員進行會晤,他們說這都是為了和平目的,但當你建造軍機能使用的飛行跑道,當你從衛星照片上能看到軍事設施,我們的衛星照片還看到他們有攻擊性和防禦性的武器以及軍用衛星,你不會認為這是為了和平目的,這是中國的擴張(aggression)行為,我們在南中國海和東海都看到這樣的行為,我想這是中國釋放出的一個很明顯的資訊,表明了他們的意圖。美國所能做的最好方法就是和盟友合作,包括臺灣、越南、日本,還有那些原本在TPP裡的夥伴,和他們維持強固的關係。我們站在一起,不是要威脅中國,但是要讓他們知道,要適可而止。

記者:台灣對中國來說是核心利益議題,川普總統在去年當選後接聽了台灣總統蔡英文的祝賀電話,引起中國強烈抗議,現在有報導說川普政府正在計劃研擬一個大型對台灣軍售案,您有什麼看法?

約赫主席:我們從1979年就這麼做,我們應繼續這麼做。台灣是個主權國家,奧巴馬政府的策略是戰略耐心,他們取消了價值10億美元的軍售。我期待繼續維繫我們和台灣的關係,繼續加強那個關係,我認為川普政府會這麼做,我也百分之百予以支持。

記者:從大局來看,您認為美國和中國在接下來數十年內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

約赫主席:我希望這會是個很好的關係,兩國能攜手合作,在經濟、貿易上合作,建立互信和文化交流,在亞太地區創造和平穩定。我們可以共同合作為朝鮮半島帶來和平,我們可以合作打擊恐怖主義。在21世紀我們必須這麼做,我們期待和中國合作。

但當我看到,只因我們要在南韓部署防禦性的薩德系統,中國就威脅南韓,我認為這是不對的,這是錯誤的態度,我們應該合作,南韓不是威脅。我是個父親,如果我的孩子做錯事,我有兩個小孩,如果你打錯小孩,這不會給犯錯的那個孩子帶來任何教訓,中國打錯了孩子,中國應該和我們合作,把壓力放在正確的地方(北韓)。

記者:做為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您希望能完成那些目標?

約赫主席:我最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讓亞太地區人們知道,美國重新回到領導地位,你可以依賴我們,我們是一個堅強的盟友,在經濟上我們是堅強的交易夥伴,我們希望達到貿易平衡,以尊嚴尊重的態度對待彼此,希望亞太國家能為自己創造良好經濟,讓我們雙方受惠。我期待締造這個共同的橋樑,我希望人們會說,我很喜歡跟他們往來。

記者:您有什麼話想對美國之音在中國聽眾說的?

約赫主席:最重要的是我們十分欣賞亞太地區的人民,所有的人民。美國現在十分多元,我們有來自亞太地區各個國家的社區,我很高興看到人們來到美國,融入我們的社會與文化但也以自己的傳統為榮。這是讓美國強大的原因,就是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交錯,但我們都集合在一起,相信同一個理念,那就是自由民主,這裡每個人都能得到,我們期待和大家合作,加強和亞太地區國家的關係,最後,我再次說,很榮幸能擔任這個小組委員會的主席。

記者:謝謝您,約赫主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