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漁民青黃不接險象環生

  • 黎堡

這裡是台灣最大的鮮魚市場之一屏東東港魚市場,時間是今年8月一個星期五的凌晨1點鐘。今年62歲的漁民洪福財半夜12點就來到這裡,販賣他幾個小時前從大海裡撈到的海產。

跟他一樣,在這個本該夜深人靜的時辰,數以百計的漁民和遠至台中的魚販在這裡聚集,一推車又一推車的各類海產在這裡易手。

然而,在這個漁民扎堆的地方,你很難看到年輕人的身影。

賣完手裡的魚後,洪福財向記者談了他對年輕人不下海打魚的個人經歷。

洪福財:“以前我那個小兒子偶爾會去捕魚,但現在不要了。他現在工作了,不要那麼辛苦了。現在年輕人不想要那麼辛苦了。”

在距離屏東縣東港不遠的高雄市旗津區漁港,今年30歲出頭的陳偉民說,像他這個年齡的台灣漁民現在相當罕見。當了六年的漁民,他雖然不後悔,但也深深體會到討海人的日子有多艱辛。

陳偉民:“我不後悔當討海人這條路,但是我心裡面有個小小埋冤。有了實際參與漁撈的經驗以後,我們(發現)船開出去遇到很多問題,不管是魚貨量資源也好,或者是面對國際問題也好,會有點小灰心。”

不過,消費者對美食海鮮的需求並沒有減少。為了應對漁民青黃不接的困境,近年來台灣引進了數以千計的外籍船員。

洪福財: “現在年輕人不要那麼辛苦捕魚,所以漁民就不夠,要請外勞,就是這樣。”

如今,一艘漁船上只有船長是台灣人而其他船員都是外籍船工的現象越來越普遍。

這些外籍船員主要來自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與台灣船長在語言、文化和工作方式上都有很大的不同。

這些不同之處在惡劣的遠海捕魚環境中常常會引發外籍船員與船長的爭吵,甚至流血事件。

屏東縣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對本島漁民常遇到這種問題深有感觸。

蔡寶興:“一條船上一個船長,其他都是外籍的,因為管理上有問題,所以經常會出問題。”

近些年來,外籍船員聯合起來殺害台灣船長的事件屢屢發生,使捕魚這份本來就是高風險的職業變得愈發危險。

台灣政府漁業署9月1號新公佈了一份不得僱傭外籍船員名單,其中列出了幾十名涉嫌殺害過台灣船長但顯然還在逍遙法外的外籍船工的名字,這些人大部分來自印尼。

高雄旗津漁民陳偉民也是船上唯一一個台灣人。不過,他對與外籍船員和睦相處似乎很有信心。

陳偉民:“船員到我們這裡來工作,其實我們把他們當作兄弟一樣看待呀。他們為了賺錢,為了生活,我們也是為了賺錢,為了生活。你說在海上去招惹他們,或者說罵來罵去,打來打去,這一點意義也沒有。船出去就是要賺錢,不是出去玩的。”

為了降低漁船海上喋血的風險,漁業署一方面鼓勵漁民盡量避免僱傭單一國籍的船員,另一方面推出了每年現金獎勵75名台灣人上漁船工作的措施。然而,這些措施猶如杯水車薪,難以有效減少漁民對外籍船員的需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