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被判處兩個月軟禁

  • 白樺 莫斯科

被軟禁的反對派領袖烏達里佐夫在去年7月莫斯科的反政府集會上。(美國之音白樺 拍攝)

被軟禁的反對派領袖烏達里佐夫在去年7月莫斯科的反政府集會上。(美國之音白樺 拍攝)

一名俄羅斯主要反對派領袖因被指控組織反政府騷亂被判處近兩個月軟禁。反對派人士說,當局不僅加強鎮壓反政府活動,而且正採取新策略對付反對派。

莫斯科市的一家法院星期六判處俄羅斯著名反對派領導人烏達里佐夫近兩個月的軟禁。烏達里佐夫是反對派“左翼陣線”的領導人,他同時也是俄羅斯較受歡迎的反對派政治明星。媒體不久前報道,烏達里佐夫有希望未來能作為久加諾夫的接班人,成為俄羅斯共產黨領袖,并帶領共產黨重整旗鼓,壯大力量,走出目前停滯不前的局面。
被關押在監獄中的5月6日示威者的畫像。2012年7月的莫斯科反政府示威。(美國之 音白樺拍攝)

被關押在監獄中的5月6日示威者的畫像。2012年7月的莫斯科反政府示威。(美國之 音白樺拍攝)


烏達里佐夫也是第一個被判處軟禁的反對派領袖。反對派人士說,這次判決顯示當局在加緊鎮壓反對派,同時也在改變策略,採用新的手段。

亞申是來自親西方自由民主派右翼陣營的反對派主要成員。他同時是代表各種政治觀點的各路反對派領導機構“協調委員會”的主要成員。去年成立的“協調委員會”主要負責組織反政府抗議示威活動。亞申說,當局的主要目的是削弱反政府抗議浪潮。

亞申說:“根據原來計劃,烏達里佐夫將是即將召開的‘協調委員會’會議的主持人。他被軟禁後,會議將由其他人主持,這當然不是好消息。給人的感覺是,當局和安全機構在逐漸讓俄羅斯社會習慣這樣一種生活方式,那就是搜查,逮捕,軟禁,訊問反對派成員正成為社會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當局的策略是,對付反對派領袖剛開始採用溫和方式,然後逐漸強硬。”

亞申說,當局先是禁止烏達里佐夫離開莫斯科,現在把他軟禁,在以後某個時刻,當局很可能會把他關入監獄。社會民意將習慣這種逐步鎮壓反對派的新策略,總之,當局的鎮壓和控制行動一步一步在加強。

另一名在俄羅斯較受歡迎的反對派領袖,擅長揭露官員腐敗的博客作家納瓦里內也同樣被禁止離開莫斯科。同時,司法部門針對納瓦里內詐騙和侵吞公款的指控在加緊調查。

烏達里佐夫的戰友,“左翼陣線”主要成員沙赫寧說,未來還會有其他反對派成員被軟禁或是關入監獄。

沙赫你寧說:“法院對烏達里佐夫的判決沒有讓我們感到意外。毫無疑問,政治迫害將繼續下去。因為左翼力量,民主反對派勢力對普京政權來說是個很大威脅。其他反對派成員也都面臨或早或晚被關入監獄的風險。”

沙赫寧說,左翼陣線在地方上的一些主要成員正在面臨一些刑事指控,有的成員同樣被禁止離開他們的居住地。

烏達里佐夫在軟禁期間,除了親屬,律師和辦案人員外,他被禁止與外界接觸,禁止使用包括互聯網在內的通訊工具。

烏達里佐夫在法院判決前夕表示,當局試圖限制他的反政府活動。

烏達里佐夫說:“很顯然,調查當局向我發出這樣一個信號,那就是如果我不合作,他們未來還會繼續限制我的活動,首先是軟禁,接下來是監獄收押。軟禁我的另一個原因是,我非常積極地參加各種社會政治活動,積極地組織和籌備新的大規模反政府示威。”

負責烏達里佐夫一案的俄羅斯調查委員指控他在去年5月6日普京總統就職前夕的大規模示威中組織騷亂。調查委員會發言人馬爾金說,烏達里佐夫拒絕同司法部門合作。

馬爾金說:“烏達里佐夫不在他登記的地點居住,他同時又不向調查人員通報他的實際住址。他的移動電話關機,這讓調查人員在試圖訊問他時變得困難。他在被禁止離開莫斯科期間做出了違法舉動。”

烏達里佐夫的支持者說,對烏達里佐夫的指控是謊言和捏造。法院星期六判決時,法庭裡響起了“烏達里佐夫自由”和“恥辱”的喊聲。

受政府控制的獨立電視台在去年夏季曾播放紀錄片,指責烏達里佐夫和其他反對派人士在準備去年5月6日的示威以及其他反政府活動時接受外國資助,紀錄片中涉及的另外幾名反對派人士都被逮捕。

目前已經有10多名參加去年5月6日那次反普京示威的反對派人士被關押。最近的一次逮捕行動發生在上個星期。調查委員會發言人馬爾金說,當局不會讓任何一名參加那次示威的違法者漏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