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反墮胎人士華盛頓大遊行

  • 美國之音

數萬名反墮胎活動人士涌入在華盛頓,參加一年一度的“為生命遊行”活動

數萬名反墮胎活動人士星期五湧入華盛頓,參加一年一度的“為生命遊行”活動。今年參加活動的人士因為唐納德川普政府和共和黨領導的國會在反墮胎問題可能帶來的變化而感到歡欣鼓舞。副總統彭斯在美國國會附近舉行的這場集會上發表了講話。

幾天前,50多萬人為生育權舉行大遊行。第43屆“為生命遊行”的示威者也沿著相同的路線遊行,只不過他們抗議的是美國最高法院在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中做出的將墮胎合法化的裁決。

這兩場遊行相距僅僅幾天,顯示出在美國最具爭議性議題之一的墮胎問題上,雙方都態度堅決。國會和白宮的行動為反墮胎活動人士燃起了新的希望。

總統唐納德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簽署的第一批行政令就包括恢復所謂的“墨西哥城政策”,阻止美國向任何鼓勵墮胎的外國機構提供資助。

全球限制法規

這項被反對者稱為全球限制法規的政策總是會因控制白宮的黨派的不同而出現反覆。自1984年以來,共和黨總統總是落實這項政策,民主黨總統則是將其撤銷。但是,這項政策的反對者認為,川普的行政令比以往的共和黨總統做得都要更進一步。

美國進步中心研究女性健康和生育權利的高級研究員賈米拉泰勒(Jamila Taylor)對美國之音說:“川普總統是擴大了全球限制法規的覆蓋範圍。它現在適用於所有涉及全球健保的資助了。”

川普在墮胎問題上的立場並不是一以貫之。他在1999年自稱非常支持選擇權,但是在2016年總統競選時則表示,尋求墮胎的婦女應當面臨“某種懲罰”。

白宮星期一重申了總統反對墮胎的承諾。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在記者會上說:“本屆政府和總統會盡其所能為生命權抗爭,這不是秘密。”

反墮胎的活動人士歡迎總統給予的支援。

美國天主教大學神學教授查德派克諾德(Chad Pecknold)對美國之音說:“在反對墮胎問題上,川普總統是個投機者,但我們仍對他的投機主義感到高興。我認為,即使你反對他當總統,但是這場運動得到他的支持是感到高興的,我覺得,我們對他給予這個事業的任何支持都感激不盡。”

國會行動

在上週末女性大遊行的幾天之後,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開始行動,爭取通過法案,永久限制聯邦政府為墮胎提供資助。

來自紐約的民主黨籍眾議員伊薇特克拉克(Yvette Clark)反對議案的通過。她說:“全國數百萬的女性和男性,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遊行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世界知道我們的權利必須受到尊重和保護。女性是否墮胎應當是她的個人選擇,而不是政府為她做出的決定。”

來自田納西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戴安娜布萊克(Diane Black)是牽頭議員,爭取讓《納稅人不為墮胎和墮胎保險買單全面披露法案》(No Taxpayer Funding for Abortion and Abortion Insurance Full Disclosure Act)獲得通過。她星期二對其他眾議員們說:“所有的生命都是來自上帝的珍貴禮物,我祈禱,這個真理終將反映在我們國家的法律之中。”

在這項議案以238票贊成、183票反對的投票結果獲得通過後,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在推特上宣佈:“我們是一個支持生命權的國會”。但是支持女性自由選擇權的活動人士予以強烈反駁。

賈米拉泰勒說:“在女性墮胎和醫保問題上,國會和美國公眾非常脫節。”

皮尤中心2016年的一項調查顯示,57%的美國人認為墮胎應當合法,這個比例在過去20多年來都沒有變化。但是,派克諾德指出,如果公眾還將不同類型的墮胎以及聯邦對墮胎的資助這些問題納入考慮,那麼他們支援墮胎的比例就會出現變化。

派克諾德認為,對這些區別進行公開討論能夠推進反墮胎運動,還能改變全國有關墮胎的討論方向。

本星期在眾議院提出的那項議案或許是第一步。議案將極大影響羅訴韋德案的裁決。根據議案,在超聲波檢測出胎兒心跳之後,就不允許進行任何墮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