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愛滋病檢測實名制﹐中國準備好了嗎﹖


預防愛滋病站車宣傳活動(視頻截圖)

預防愛滋病站車宣傳活動(視頻截圖)

2012年年初﹐中國媒體報道了廣西﹑湖南等省區有意立法規定愛滋病檢測實名制的消息。消息報道後﹐由於中國負責疾病控制的衛生官員公開表示支持﹐立刻在中國社會引發了強烈的反響和擔憂。

從事愛滋病防控宣導工作的民間組織認為﹐由於社會普遍存在對愛滋病毒和愛滋病感染者的污名化和歧視﹐愛滋病高危人群擔心自己一旦被檢測出感染愛滋病會受到社會和家人的歧視。愛滋病檢測實名制實際上會成為成功遏制愛滋病疫情的障礙。

東珍人權教育中心項目主任沈婷婷

東珍人權教育中心項目主任沈婷婷

東珍人權教育中心項目主任沈婷婷說﹕“我們的立場是﹐初篩實名現在在中國時機還不夠成熟。目前中國前來檢測的人還不多﹐因為愛滋病最需要檢測的是那些所謂‘邊緣人群’或‘高危人群’﹐如性工作者﹑吸毒人群﹑同性戀人群﹐特別是男-男性行為者﹐而這些人的行為多半是非法的﹐所以他們要求有一個安全﹑隱秘的檢測方式。如果初篩時就要求他們實名制﹐比如說吸毒者﹐他們就不會去檢測。這樣就給鼓勵這些人群來做檢測設置了障礙。”

沈婷婷對記者表示﹐他們反對愛滋病初篩實名制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是一個愛滋病低流行的國家﹐愛滋病檢測的結果大部份人都是陰性的﹐也就是健康的﹑沒有感染愛滋病毒的。所以錄入這麼多的信息對疾病監控是沒有用處的﹐另外在中國目前隱私權保護狀況還不夠好的情況下﹐就很容易造成個人隱私暴露。

中國衛生部認為﹐愛滋病檢測實名制有利於掌握感染者信息﹐有利於疾病的防控。中國的感染者以及相關的權益組織---中國愛滋病病毒攜帶者聯盟等紛紛發表聲明反對實名制檢測。

亞洲促進會中國項目經理吉思涵

亞洲促進會中國項目經理吉思涵

面嚮中國草根NGO的亞洲促進會中國項目經理吉思涵認為﹐如果保護個人隱私的問題解決好了﹐是應該支持愛滋病檢測實名制的。她說﹕

“現在的人之所以不願意做實名制檢測﹐是因為他們害怕後果﹐覺得如果其他人了解到自己感染了愛滋病毒的話﹐會對自己的生活帶來甚麼影響。比如﹐我的孩子還能不能繼續上學﹐我的工作是不是還能夠繼續做。所以我們要解決隱私保護問題﹐這個問題解決好了﹐實名制就應該沒有甚麼大事了。”

亞洲促進會和從事中國愛滋病感染者法律援助的惟謙愛滋法律中心﹐在第19屆國際愛滋病大會開幕前夕聯合發表了研究報告。報告認為﹐依據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一貫倡導的“保密﹑咨詢和知情同意”三項基本原則﹐在中國現行的背景下﹐討論推行愛滋病檢測實名制為時尚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