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鍾南山說 灰霾猛過沙士

  • 楊明

1月31日擁擠在霧霾籠罩下的北京一條要道上爬行的車輛

1月31日擁擠在霧霾籠罩下的北京一條要道上爬行的車輛

中國著名呼吸道疾病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接受中國央視採訪的時候說,大氣污染比沙士“可怕得多”,“沙士你可以隔離,但大氣污染,室內污染是任何人都跑不掉的”。這位當年抗沙士專家說,空氣污染對心腦血管和神經系統都有影響,但首當其衝的是呼吸系統。他舉例說,PM2.5每立方米增加10微克呼吸系統疾病的住院率將增加到3.1%,從25微克增加到200微克,日均病死率可增加到11%。

鍾南山說,大氣污染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是長期的,僅北京10年來肺癌增加了60%。這個數字非常驚人,空氣污染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10年前,爆發於廣東,蔓延全中國,波及世界29個國家的“沙士”(國際上稱為SARS)疫情,導致8098人感染,774人死亡。一時間,人們談沙士色變,惶恐不安。

隨著時間的逝去,“沙士”的恐懼,已煙消云散。但今天的中國,尤其是以北京為中心的北方一些城市,比沙士更可怕,更無處躲藏,如“瘟疫”一樣的“灰霾”正在危害著每一個人的健康。
首都北京已被人們戲稱為“首毒”。一月份,除四天以外,表示污染程度的PM2.5指數一直居高不下,並數次超過500極限的“爆表”水平。
根據美國駐華大使館空氣質量監測值標準,PM2.5超過300為空氣污染的最高級“有害”,所有人都應避免戶外活動。

中科院大氣物理研究所“大氣灰霾追因與控制”專項組研究員王躍思說,北京汽車排放是PM2.5的最大來源,約佔四分之一,其它是燃煤和外來輸送。他說,京津冀地區重度灰霾污染主要是北京的汽車,天津的油氣,河北的燃煤。北京每年燒煤2300萬噸,天津7000萬噸,河北2.7億噸。王躍思說,如果能控制燃煤的脫硫脫硝除塵,提高汽油柴油含硫量的標準,污染可望降低一半。

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1月31日首次承認,煉油企業是霧霾天氣直接責任者之一。不過,他辯稱,這並非因油企質量不達標,而是中國的標準不夠。他說,只有北京推行含硫量在10ppm以下的歐V,而其他地方普遍為150ppm的歐III,因此標準不提高,設備改造就上不去。

目前美國、歐洲實施的成品油排放標準硫含量分別是可低於30ppm、10ppm。這就是說,除北京以外,中國大部分地區油品的硫含量是美國的5倍,歐洲的15倍。

北京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前總幹事李波說,這次北京等地大範圍空氣嚴重污染,除一月份天氣的自然原因以外,這些年,在石油和汽車工業利益集團的主導下,北京大力發展汽車工業,以犧牲環保和人民健康為代家價,必然會導致空氣污染程度持續惡化。

“這就需要我們反省城市規划,公交出行,低碳出行這方面的政策。我經常講,中國如果學歐洲更多一點,學美國更少一點,可能中國的交通和污染問題不會那么嚴重。”

中國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日前表示,造成中國部分地區霧霾的原因是大氣污染物排放負荷巨大,復合型大氣污染日益突出,機動車污染問題更加突出,以及不利氣象條件造成污染物持續積累。

吳曉青承認中國大氣環境形勢十分嚴峻,傳統煤煙型污染尚未解決,機動車、重化工業造成的PM2.5、臭氧污染又接踵而來,但是他同時還強調,歐美等發達國家耗費了30-50年的時間才基本解決了大氣污染問題。

對此,環保人士李波表示,中國的經濟發展過程,雖然不能總是有捷徑可走,污染等問題可能避免不了,但是中國應該從其他國家所走彎路中吸取教訓,少走彎路。

“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在他們經歷工業化過程的時候,很多先進的技術都不存在。現在很多新技術已經存在了。我們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避免過去的一些彎路,這個問題應該提出來大家一起來反思的。”

擁有1400萬微博粉絲的北京房地產商、人大代表潘石屹29號在網上發起制定空氣清潔法案的呼籲。截止到31日,就有4萬6千多人連署。

不過,也有網民對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要民眾慢慢等待30-50年再解決十面“霾”伏,表示不滿,說當局不應該為他們制定的錯誤經濟發展政策辯解,應該拿出具體、有效的措施,降低大氣污染程度。

2月1日,由於有冷空氣和四級左右的風,北京的大氣污染大為改善。1月29日,根據美國駐華大使館的監測,北京的空氣污染指數再次“爆表”,超過了指數的最高限度5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