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亞洲的核安全(3):印度的獨立自主核大國夢

  • 林楓

一名男子和他的兒子站在印度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庫丹庫拉姆核電項目前的海灘。

一名男子和他的兒子站在印度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庫丹庫拉姆核電項目前的海灘。

亞洲另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印度也正在努力成為一個核大國。 10月份,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的庫丹庫拉姆(Kudankulam)核電站正式並網發電。這座核電站在並網時的發電量僅為160兆瓦,但印度官員希望能夠在不久的未來把發電量逐步提高到1000兆瓦。這只是印度雄心勃勃的核能發展計劃的一個縮影。

然而作為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核能的開發和利用卻面臨諸多問題和挑戰。喬治.華盛頓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來自印度的學者歐拉帕利(Deepa Ollapally)說:

“印度目前的發電量當中僅有3%來自核能。印度原子能機構的官員預期印度未來電量的15-20%將來自核能。我認為,沒有人相信印度能夠做到這點,很多獨立的分析人士都說,即使再過20年,印度來自核能的電量也不會超過5%。”

長期以來,印度一直奉行獨立自主的核能政策。 1974年,印度利用西方國家提供的民用核反應堆進行了首次所謂“和平核爆試驗”。在此後的幾十年裡,印度的核技術發展遭到了西方國家的孤立和排擠。而印度也從未在核武器不擴散條約和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上簽字。歐拉帕利認為,印度的核政策帶有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

“印度的核項目帶有多重民族主義色彩:首先地位象徵;其次是像徵著國際水平的科技能力;第三是能夠確保印度具備發展核武的能力,同時確保印度在戰略上的自主權。”

1974年的核試驗後,印度在核問題上遭到國際制裁。這更加堅定了印度獨立研發核技術的決心。即使在1998年印度正式加入核大國俱樂部後,印度也拒不簽署核武器不擴散條約。印度認為該協議帶有殖民主義色彩,拒絕了印度獨立研發核技術的權利。印度還拒絕國際原子能機構對其核實施進行核查。

2005年,美國為在戰略上拉攏印度制衡中國,在核能問題上向印度開出豐厚條件,雙方簽署了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協議。根據這一協議,美國允許向印度提供軍民兩用的核技術,允許美國公司向印度的民用核項目提供核燃料和修建核反應堆。作為交換,印度同意將其22座核反應堆中的14座限於民用並交由國際原子能機構永久監督。印度還同意繼續暫停核試驗,以及商討加入《裂變材料禁產條約》。

但印度仍然游離於核武器不擴散條約和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之外。美印的民用核能合作協議數年後也仍未能像此前預期那樣發揮作用。 2010年,印度議會通過了條款苛刻的核能開發責任法。這部法律基本上限制了外國企業對印度核能開發的投資與合作。在美印簽署民用核能合作協議後的八年裡,目前僅有一家美國公司(西屋電力公司)表達了向印度出售一座核反應堆的意向。

“這部法律原本就是印度政府為促成印美核能合作協議而與反對派所做的一筆交易。支持這項立法的都是印度原子能圈子裡的人,特別是印度的核能企業。”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歐拉帕利認為,這部法律再次體現了印度特立獨行的核政策,印度並不希望其核項目受到任何國家和組織的制約。

但印度也同樣為其獨立自主的核政策付出代價。能源短缺不僅威脅到印度的強國夢,也讓這個世界最大民主國家常常在國際舞台上汗顏。 2012年7月底,印度接連發生兩次大規模停電事故,波及印度22個邦,使超過6億人的生活受到影響。斷電的主要原因是供電不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