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稱馬雲玩的不是市場 是“中國政治經濟學”


2012年3月中國網絡商務巨擎阿里巴巴的董事長馬雲在香港一次會議上講話

2012年3月中國網絡商務巨擎阿里巴巴的董事長馬雲在香港一次會議上講話

中國電子商務巨擎阿里巴巴自宣佈選擇到紐約上市以來,有關其所有權結構複雜、股東信息不透明的報道一直未斷。紐約時報日前更撰文披露阿里巴巴上市與中國“紅二代”的神秘關係。阿里巴巴隨即發表聲明,矢口否認具有“紅色背景”,稱其“唯一的背景只有市場”。但有法律專家告訴美國之音,阿里巴巴靈魂人物馬雲與中國最有權勢的政治局常委家族結盟,是他的企業能發展到今天規模、到華爾街上市的關鍵因素之一。還有專家指出,誠信透支的阿里巴巴來美上市,對華爾街和小股民而言可能都是一場災難。

*關鍵時刻常委家族出現了*

總部在紐約的明鏡集團執行總編、法律學者陳小平說,別的且不說,馬雲所做的支付寶就不可能完全靠市場。因為金融業在中國是國有壟斷行業。

陳小平說:這個問題的核心在於“一般人是買不到這種‘入場券’的。阿里巴巴為甚麼要從雅虎把股票買回來呢?因為支付寶涉及不允許外資進入的領域,所以他要去回購阿里巴巴的股票,在回購的過程中,這個時候出現了江澤民的孫子、劉雲山的兒子、以及紐約時報披露的溫家寶的兒子等等。”

紐約時報披露2012年9月阿里巴巴集團完成了被宣揚為“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私營部門融資”,金額為78億美元。購買阿里巴巴股份的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和三家著名投資公司:博裕資本、中信資本、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以及新天域資本。紐約時報的分析指出,這些企業的高層管理人中包括了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等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

3個月前,明鏡集團的《大事件》雜誌第32期,就已經發表了披露馬雲與江志成、劉樂飛一起做生意的文章。

阿里巴巴在紐約時報發表揭露其紅色背景的文章後隨即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聲明,強烈反對“背景論”,認為阿里巴巴“唯一的背景只有市場。”對於外界強加於阿里巴巴的“背景”,“我們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需要!”

*馬雲憑甚麼割下金融業這大塊肉?*

曾任哈佛大學研究員的法學博士陳小平問道:“為甚麼要這些常委家族進入呢?假如沒有這些家族們的進入,馬雲能順利拿到支付寶的執照嗎?這是要追問的一個問題。馬雲憑甚麼本事在國家高度壟斷的金融行業裡割掉一塊肉?”

在明鏡《大事件》題為《江志成、劉樂飛,馬雲的政治雄心》的文章說:“2011年5月,馬雲不惜得罪雅虎,把支付寶股權從香港上市公司阿里巴巴集團轉出來時,就有人懷疑有太子黨力量介入支付寶股權重組。當時馬雲給出的理由是,支付寶要拿網絡金融的牌照,就必須是全部內資控股。這又引發新一輪質疑,馬雲是不是得到太子黨對支付寶牌照的保證,才敢重組支付寶。”文章還透露了知情者的消息說,“較早前習近平辦公室的人在跟江澤民辦公室的人聊天時建議江辦的人提醒江志成,馬雲想借江志成、劉樂飛之力分金融大餅。”

*批完六四就合法了?*

2013年11月在一場由專家學者出席的座談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馬雲有這樣一段對話:李克強說“坦率的講,馬雲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們的規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網上一注冊就是公司了?現在你合法了,我們已經規定了,取消門檻了。”

而此前4個月,也就是2013年7月,《南華早報》相繼發表了對馬雲的訪談錄。馬雲的那段後來引起極大爭議的對六四的評論就出自其中。他說,鄧小平對‘六四’鎮壓做出的決定是個不完美、卻是最正確的決定,“任何時候,一個領導者是必須要做這樣的決定。”他還批評被迫退出中國大陸市場的谷歌“應該反省,不要覺得別人的成功是有政府支持的。”

陳小平說,“2012年,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與江志成會面。而馬雲的六四言論等是他在2013年的表現。現在想來,他跟太子黨合作之後,就開始在政治上打出了一系列組合拳。”

陳小平進一步指出:“為甚麼在那一年出來說六四啊?江澤民的孫子是傻瓜?劉雲山的兒子是傻瓜?他們自己或者他們的團隊是玩金融老手。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從哈佛畢業後在高盛幹了不到9個月就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公司有李嘉誠的投資,這些企業家是衝著市場去的?衝著一個毛頭小伙?當然是衝著江澤民的孫子去的。”

紅色家族和國企對阿里巴巴的投資已經賺得盆滿缽滿。《大事件》的文章說:“中投、博裕、國開金融和中信資本是次回購的投資額達20億美元,佔阿里巴巴5.6%股權,當時阿里巴巴的市值為380億美元。”按照紐約時報報道,分析人士預估,通過此次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將超過2000億美元,也就是說,截至阿里巴巴預計9月上市的大約兩年時間裡,這四家投資公司投資阿里巴巴的資本額將增長到112億美元,或者是原投資額的560%。

*常委家族扎推持股*

人們都清楚記得2012年紐約時報披露了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的家族如何大量持有平安保險股票的故事。陳小平說,“當時的情況是平安保險公司要被吊銷執照、被拆分,之後平安保險的董事長馬鳴則運作了溫家寶,甚至包括溫的夫人和戴相龍等,最後戴相龍家裡的親戚、溫家寶的親戚都買了平安的股票,這裡頭的黑幕是怎麼回事,我想現在中國人是無法知道的。”

扎堆去持有某家企業的股份,這種現象在阿里巴巴的融資中又出現了。陳小平說,這不是巧合,而是說明了這裡在起作用的並不是市場,“真有人相信是馬雲在玩市場?這是馬雲在玩‘中國政治經濟學’。根本就不是玩市場。”

紐約的執業律師葉寧說,馬雲是個來自平民的超級企業天才,馬雲有很多企業決策反應了作為阿里巴巴靈魂和總設計師的個人的特殊天分和眼界。但“自從阿里巴巴把業務從電子廣告、商務的物流業務轉向金融行業時,以馬雲的身份和地位,像紐約時報揭露的與中國官方勾結的事情要不發生也困難。因為如果沒有這種政商勾結的背景,他根本開拓不了這個業務,他根本沒法在金融行業立足。所以,以他的格局,進行政商勾結是必然的。”

正如《大事件》的文章所說:有了江志成、劉樂飛等‘太子黨’在背後加盟撐腰,馬雲平添不少自信。他曾經立下豪言壯志,“如果銀行不改變,那麼我們將改變銀行。”

*中國不存在純粹意義上的民營企業家*

阿里巴巴的7月21日的聲明說,“全球社會都要開始適應一個事實:中國可以而且已經誕生一批成長於市場並完全服務於市場的國際化的大型企業。”在評論阿里巴巴的巨大商業成功時,不可避免的問題是民營企業家為甚麼有的成功了,像馬雲;而有的非但沒有成功還進了監獄,甚至丟了性命?

紐約的職業律師葉寧說,中國不存在純粹意義上的民營企業家,特別是達到一定規模的企業,“我們看到多多少少民營企業家,第一代的、第二代的,不是進了監獄就是逃亡出去了,或者就是破產了。”

葉寧說,中國的極權主義制度跟純粹的民營企業、私有經濟形態是不兼容的。中國的現實是幾千個大官僚巨頭家庭控制著全部的經濟命脈。他說,這個話不是他說的,而是廣東省的前退休省長黃華華說的。黃華華向中紀委提供了有統計數字的詳細報告,以廣東省為例,那裡有大約3000個省、市一級官員的家庭,其中2970幾家都是億萬富豪。這些家庭掌握廣東省房地產交易的70%、金融保險融資業務的60%以上。葉寧說:“這就是中國的現實。馬雲怎麼可能獨善其身呢?”

陳小平也說,馬雲有分割被國家壟斷的金融產業的野心,勇氣可嘉。但是在中國,比他有野心的人多得是!“孫大午從農民手裡自願借的款,最後他坐牢了。吳英不是差點丟了性命?馬雲為甚麼就能跑到華爾街去上市去了?”他補充說,不同的是“他比孫大午和吳英厲害的地方就是他讓江澤民的孫子、劉雲山的兒子和溫家寶的兒子進了他的公司,參與他對阿里巴巴股票的回購。”

*“對小股民是一場不可預測的災難”*

葉寧律師說,阿里巴巴到來美國來上市對華爾街對小股民可能都是一場災難。他說,原因是阿里巴巴會把美國華爾街現行體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不盡人意、經不起嚴格推敲的缺失或缺陷無限放大。他表示,“特別是對沒有太多發言權的小股東和散戶來說,可以說會是一場不可預測、沒法控制的災難。”

阿里巴巴跟其他許多中國概念股一樣是以所謂“可變更利益實體”,英文縮寫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的結構來上市的。葉寧說,美國是全世界唯一“允許公司以‘可變更利益實體’這一‘變形金剛’上市的國家。“這種機制有正反兩方面影響。好的方面是可以以最靈活的方式集資;擴大企業主雲集團中的個人影響雲、提高公司效率。如果在公司誠信文化帶動下,也可能給股民帶來利益。

但是葉寧說,阿里巴巴不是這樣的企業,“阿里巴巴是個誠信透支的企業,包括馬雲本人。”

葉寧說, “一旦這樣一個全球實力最強的電子商務,最缺乏透明性、最缺乏對股東利益保障機制的這麼一個結構,如果華爾街的金融俱樂部接受這麼一個完全全新的新人——他是帶著極權主義國家重壓下練就的這麼一種文化——一種與美國的主流文化極不對稱的文化——進入這個俱樂部的話,它有可能最後的結果是導致整個俱樂部面臨災難性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