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四川資陽等地 疑有“黑監獄”

  • 申華

黑監獄鐵窗後等待營救的湖南訪民

黑監獄鐵窗後等待營救的湖南訪民

四川資陽一處名為“法治教育中心”設施,日前發生前往調查的維權律師被保安和當地公安聯手毆打關押事件。事件起因與該中心被控不經審判,非法關押公民,強制洗腦有關。中國維權律師指出,資陽事件表明,地方勢力及其影響,阻礙中國司法建設進程。

2013年5月13日,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十名人權律師,自費“旅遊”前往四川資陽市迎接鎮,秘密考察民眾舉報的一處名為“二娥湖法治教育中心”,因為民眾舉報,該中心實為黑監獄。不料,剛剛接近迎接鎮這處法治教育中心,就受到了裡面衝出來的一批保安的“迎接“。律師遭到暴力毆打和綁架。

事件中江天勇律師在場,他對美國之音說:“我們還沒有來得及進去了解情況,問問情況,剛到門口,律師同行剛要拍照,裡面的人就跟瘋了一樣,外面有陌生人來,他們非常恐懼。他們打了我的小腿,腿肚子那個地方。現在我還是瘸的,是資陽法治教育室,法律教育中心,其實就是一個洗腦班,裡面的人打的。那裡面的人跟土匪一樣,跟黑社會一樣。他們非常橫,非常厲害;他們只認暴力,相信暴力。”

北京人權律師李和平也是這次事件的目擊者。他對美國之音說,大批律師前往資陽調查尋訪,是因為有民眾舉報,該中心非法綁架大量法輪功學員與上訪民眾。

李和平說﹕“我們本身對這處監獄不是很了解。網上有公民對它的反映材料,裡面有公民被限制人身自由,而沒有任何合法手續。自由的公民在這裡被集中起來,限制自由。還被剝奪其他權利。強制灌輸某種觀點,強制做些事情。我們因此認為,它是非法的。”

出於對維權事件的敏感以及作為維權律師的責任感,包括成都當地以及北京等地的維權律師,以旅遊方式前往資陽調查。除上述兩位律師外,他們中還有唐天昊,梁小軍,藺其磊,張科科、唐吉田等數十人。其中唐天昊頭部被打出血,八名律師被警察以妨礙公務傳喚和控制,關押到迎接鎮派出所,期間律師手機被沒收。事件過程中,全國維權律師發起網上和現場聲援行動。

李和平律師說,事件中迎接鎮派出所警察大批出動,並且明確站在法治教育中心一邊。

李和平說﹕“警察告訴現場的律師,是警察授權法治教育中心成立的。”

人權律師認為,資陽法治教育中心存在合法性問題。從目前暴露的情況看,那裡好像就是一處黑監獄,或者集中營。它的存在和操作為中國司法制度在基層和邊遠地區的情況作了注解。情況顯示,除了資陽這處“法治教育中心”外,梁小軍律師對美國之音說,四川其他也有類似設施。

他說﹕“四川新津縣也有一個黑監獄和洗腦班。這個黑監獄成立比較早,現在那裡關的人比較少了。那是一處大院,過去曾經是一個專科學校,廢棄的一個校園。”

美國之音打電話給“二娥湖法治教育中心”主任徐紅艷,希望請她介紹法治教育中心的性質和操作,但是她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迎接鎮派出所電話無人接聽。有維權律師介紹,資陽地方公安往往通過“電話信號定位”系統控制當地電話,尤其是對外電話聯絡,直接威懾和限制法治教育中心內部被押人員舉報。舉報人往往通過公共電話向律師舉報,或者在舉報後迅速將電話卡銷毀,以躲避警察抓捕。儘管如此,資陽這處被疑為黑監獄的地方還是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四川其他地方類似黑監獄的情況正在進入公眾視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