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人士:地圖在南中國海爭端中不足為據

  • 奧倫戴恩

菲律賓外交部2014年5月15日公佈的照片顯示,一艘中國船正在被用來擴大在南約翰遜灘(中國稱赤瓜礁,菲稱馬比尼礁)上的建築。

菲律賓外交部2014年5月15日公佈的照片顯示,一艘中國船正在被用來擴大在南約翰遜灘(中國稱赤瓜礁,菲稱馬比尼礁)上的建築。

北京以中國古地圖為根據,宣稱對南中國海大約90%的海域擁有主權。菲律賓最高法院的法官安東尼奧‧卡皮奧對此進行了駁斥。卡皮奧大法官表示,這些地圖沒有多少分量。

他說:“中國利用中國古代地圖作為史實,宣稱對其在南中國海劃設的九段線範圍內的島嶼、岩礁和水域擁有主權。首先,我們必須強調的是,根據國際法,如果要確立領土權,地圖本身是無效的,也不能作為法律文件。”

根據所謂的九段線,中國在這一海域劃設了一個馬蹄形的領海範圍。卡皮奧建議菲律賓政府利用國際仲裁對此提出挑戰。

卡皮奧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作為法律依據,開辦了一系列講座,解釋中國和菲律賓在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
菲律賓大法官卡皮奧在講座中展示的一副據信繪於公元1136年的中國古地圖

菲律賓大法官卡皮奧在講座中展示的一副據信繪於公元1136年的中國古地圖

在本星期在馬尼拉舉行的一次講座中,卡皮奧著重討論了十餘幅中外地圖。這些地圖的繪製時間最早始於1136年,最晚至1930年代初。

他說:“從這些古代地圖上我們不難看出,自從中國有了第一批地圖以來,領土的最南端一直都是海南島。”

地理學家弗朗索瓦-澤維爾‧邦尼特(Francois-Xavier Bonnet)就職於曼谷的當代東南亞研究院(Research Institute on 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他說,到了20世紀初葉,中國已經考察了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並將其納入地圖,使其成為中國領土的最南端。在1930年代初,法國聲稱對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擁有主權,中國予以駁斥, 於是,一幅1935年版的中國地圖便納入了這些島嶼。這也就成為了1947年版地圖九段線的雛形,中國官方地圖至今仍然沿用。

邦尼特說:“對於國際法來說,大部分的地圖只是提供了參考信息而已。實際上,它們只是提供了一段時期內的信息,不是法律文件。”

菲律賓聲稱中國多次侵了入菲方370公里範圍的專屬經濟區。而中國則表示擁有“無可爭議的主權”。這處海域不僅海洋生物多樣、石油儲藏豐富,更是一個重要的貿易通道。汶萊、馬來西亞、台灣和越南也對這一海域提出主權要求。


3月末,菲律賓依據國際海洋法公約向國際仲裁法院提交了證據文件,稱中國的九段線是過度的主權要求。上個月,常設仲裁法院要求中國在12月15日之前提交反駁材料,但是中國重申不參與也不接受仲裁。

維吉尼亞大學海洋法律與政策研究中心的邁倫‧諾德奎斯特表示,地圖和其他數據應該被視為是對各自提出的主權要求的一種輔助材料。


他說:“僅僅提出要求是不夠的,對這個地區有效的控制是中國現在所缺少的。” 2009年中國向聯合國提交九段線地圖

2009年中國向聯合國提交九段線地圖

諾德奎斯特表示,提出主權要求的國家必須對這處領土行使權力或權威,而且前提是沒有其他國家對此表示抗議。他說,中國在南約翰遜灘(中國稱赤瓜礁,菲律賓稱馬比尼礁)的填海造地行動並沒有體現這一原則,因為菲律賓提出了外交抗議。

馬尼拉正在嚴密注視著斯普拉特利群島的另外三個島礁,因為他們懷疑北京正計劃對這一區域展開填海造地活動。菲律賓官員說,如果看到有填海造地行動,他們將提交抗議。

4月初,在菲律賓提交了仲裁文件之後,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向媒體發表了一份意見書,重申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及相關海洋權益有著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為歷屆中國政府所堅持。”

尤恩‧格雷厄姆(Euan Graham)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海洋安全項目的高級研究員。他表示,中國現在“處於一個困境之中”。

他說:“中國或許可以對南中國海諸島提出主權要求,並且提交地圖,認為這樣可以增加自己的論據。但是,如果那種解讀是這條九段線包囊了領海,那麼,九段線就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但是,諾德奎斯特也表示,雖然利用地圖來加強主權要求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是中國的法律狀況實際上比看上去的要紮實一些。他說,中國可以拒絕仲裁,因為中國在2006年就宣佈不接受《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有關由第三方決定領土或海事糾紛的條款,而這意味著,即使仲裁法庭作出對菲律賓有利的裁決,也很難執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