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安可馨指中國非法治社會 其經歷令之恐懼


安可馨(Angela Kochritz)與中國籍助手張淼(照片由安可馨提供)

安可馨(Angela Kochritz)與中國籍助手張淼(照片由安可馨提供)

德國《時代》周報前駐京記者安可馨(Angela Kochritz)的中國籍助手張淼三個多月前被中國當局逮捕。安可馨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在這一事件中,最令她感到恐懼的是中國不是一個法治社會。

三個多月前,安可馨還是德國《時代》周報的駐京記者。9月下旬,她和中國籍的新聞助手張淼前往香港追蹤報道“佔中運動”。她們走在抗議的人群中。張淼在報道後帶上黃絲帶,與抗議人士合影,並在微信上發送有關“佔中”的照片和評論。10月1日,張淼先行回大陸,但第二天她就在前往北京郊區的一個支持佔中的詩歌朗誦會的途中被警方逮捕。安可馨得知消息後,通過各種可能的方式和關係,包括編輯部和德國大使館,設法打聽張淼下落並營救她,但屢屢碰壁,她自己反而成為中國安全部門的審訊目標。在一個多星期的四次審訊中,她被暗示是“佔中”策劃者、甚至是間諜。最後,她決定離開中國、返回德國。

這是安可馨最近發表的一篇長文中敘述的主要內容。這篇以第一人稱敘述的題為《他們抓了張淼:我的助手如何捲入北京的國家安全機構、我如何見識中國的官方機構》的文章,以德、英、中三種語言刊登在《時代》周報網站上。

*張淼被捕原因*

對於張淼被捕的原因,安可馨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她並不是很清楚,但她猜測很可能與參加支持佔中的詩歌朗誦會有關,因為還有被捕的其他10人也與詩歌會有關。她說,她被公安部門告知的是張淼涉嫌“尋釁滋事”。

“尋釁滋事”是中國官方抓捕政治異議人士時的常用罪名。去年10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及張淼被捕一事時說:“據我了解,你提到的當事人涉嫌從事尋釁滋事活動,且該人員未按中方有關規定獲得德國媒體駐京機構中方僱員身份,中方有關部門正依法依規對其予以處理。”

安可馨說,她不認為張淼未登記身份是被捕的一個原因。不過,她在文章中對此有所反思:“現在我自問,原本是不是可以給她提供更多的保障?當局肯定會利用這一點,我覺得很內疚。”

*記者不中立是工作問題不是罪*

對於中國外交部說的“依法處理”,中文流利的安可馨說:“到目前為止,所有中國的刑事訴訟法在這個案件裡面沒有被尊重,所有的過程不是按照刑事訴訟法,不是按照中國的法律。”

那麼,作為新聞業者的張淼參加支持佔中詩歌會、戴黃絲帶、與佔中支持人士合影是否偏離了記者應有的中立立場?安可馨表示,張淼的做法只是職業原則問題,但不能構成她被捕的理由。

她說:“我認為,作為一個記者,應該是一個旁觀者。張淼那麼做,我們可以從工作原則討論是對還是不對。但張淼是被逮捕的,那我們應該看中國的法律,中國的刑事訴訟法。中國沒有一個法律禁止你帶黃色絲帶,而且沒有一個法律禁止你發照片。中國政府一直告訴我們現在中國是一個司法國家,那麼司法國家的最大原則是,如果沒有禁止這些行為的法律,你不可以逮捕一個人。我認為,中國政府沒有用司法、刑事訴訟法來處理這個問題。”

對於自己被審訊,安可馨表示,讓她難以忍受的與其說是審訊時的威脅、恐嚇,還不如說是那種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不安全感。

她說:“從我的經驗來說,中國不是一個法治國家,我感到這樣的經驗很恐怖。我自己的感覺是完全沒有安全感。我感覺到他們想要做甚麼就能做甚麼。”

*離開中國的原因*

除了這種不安全感,安可馨說,促使她決定離開中國的還有其它幾方面的原因。一是她被監控和審訊導致一些朋友與她暫時疏離,二是她認為回到德國或許能更好地幫助張淼。

她說:“我自己覺得沒有安全。但是,我在北京的時候,有一些人跟我說:現在最好有一段時間不要聯繫,因為我知道現在你被監控,可能對我也會帶來一些麻煩。我覺得有一點像文革的時候,不是這些人不好,我覺得不要當一個成為別人麻煩的人。再加上記者的工作在中國都是比較敏感,如果我在一個會被監控的環境裡做我的工作,我沒法做得好。而且我覺得我從德國能夠更好地幫助淼。”

*西方記者新聞助理處境嚴峻*

安可馨的文章也引起媒體對西方駐華媒體的新聞助理的關注。美國《大西洋周刊》的網站1月19日刊登一篇文章,標題為《新聞助理:中國新聞業未被謳歌的英雄》。作者在文中說,為外媒工作的中國籍新聞助手面臨的風險通常比外國記者還要大,而且在中國加大審查和管控力度時首當其衝的往往是他們。雖然一些助手認為為外媒工作才能叫做真正的新聞工作者,但也有一些人迫於壓力辭去助手的工作。文章引用了總部在美國的亞洲協會採訪的一名新聞助手的話,其中飽含心酸與無奈:“我不是曼德拉或馬丁路德金那樣的英雄。我無法為我所信仰的而犧牲我的生命。所以,我辭了工作、移居海外。”

安可馨在採訪中也表示,中國媒體的自由空間現在變得愈來愈小,新聞助手們的處境也變得更加危險。她希望外國記者能在了解她的經歷後,找到更好的保護助手的方式。

*希望再回中國工作*

儘管自己經歷了這些遭遇,安可馨還是表示將來能再到中國工作。

她說:“我能想像回中國工作,因為我還是很喜歡中國,而且我在中國有非常好的朋友,我對這個文化非常喜歡,我非常喜歡在中國的工作,我覺得這對一個記者來說是一個非常多元化,非常有意思的國家,但我不知道要等多少年,肯定不是馬上。”

最後,她表示,決定發表有關張淼被捕的文章也是因為三個月的各種努力都未見成效。她說,她曾咨詢過維權律師和學者,她也想過是否有比寫這篇文章更好的方式,但她的初衷是幫助張淼。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和國際記者聯盟(IFJ)譴責中國政府拘捕張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