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選民不滿現狀 增加初選不確定性


紐約房地產商唐納德•川普很可能贏得新罕布什爾初選。(美國之音記者方正拍攝)

紐約房地產商唐納德•川普很可能贏得新罕布什爾初選。(美國之音記者方正拍攝)

今年兩黨的初選中,那些擁有比較完整的從政履歷的職業政治家沒有佔到多少優勢。相反,局外人類型的紐約房地產唐納德川普和得克薩斯參議員泰德克魯茲更受歡迎。從共和黨主流看,佛羅里達參議員馬可盧比奧成為希望所在。

每一位總統參選人或許都希望在最早投票的幾個州問候每一位潛在的支持者,更現實的做法則是召開“市民會議”將人們集中到一起。這種議事方式起源於新英格蘭地區,其中包括即將開展全美首次初選投票的新罕布什爾州。

選民可以自由參加這種會議。總統參選人首先發表簡短講話闡述主要政見,接下來接受提問,討論大家關心的問題。總統參選人在新罕布什爾組織的市民會議往往數以十計,有的甚至超過百場。

在一所初中的體育館內,選民向共和黨候選人杰布布殊提出的問題是自己罹患癌症的丈夫能否持續獲得醫療保險。在一所高中的體育館內,選民向佛羅里達參議員馬可盧比奧提出的問題與全球氣候變化有關。在一個小型社區中心內,選民要求紐約房地產商唐納德川普帶著大家向國旗宣誓效忠。

擔任過賓夕法尼亞州長和美國首位國土安全部長的湯姆理奇說﹕“初選過後,或許在南卡和內華達以後,競選將更象商業運作,以電視廣告和組織大型活動為主,而市民會議才是民主最純粹的形式。”

湯姆理奇到新罕布什爾助選,他並不是總能分清布殊一家。他說,“我們來談談如何贏得共和黨初選,讓喬治布殊哦,不對,讓杰布布殊成為美國美國總統。是這樣,我為他哥哥工作過,我也熱愛他父親,請原諒我搞錯了名字。”

並不是每一個選民都高度認可布殊家族從政的傳統。

喬爾里德擁有一家小型IT企業,他說,“布殊這個姓對杰布起到了反作用,我不太想再有一個克林頓或者布殊。家族王朝不是美國的方式,不象中國的朝代或者埃及的法老。”

杰布布殊曾經擔任佛羅里達州長8年,執政業績值得稱道。

他說,“我挑戰了特殊利益集團,很多人不喜歡,很多人,但最後我的支持率達到了67%。不是說每個人都同意我做的事情,但每一個人都知道我的立場,知道我有脊梁骨。”

杰布布殊宣布參選之初深受共和黨主流青睞,民調曾經高居第一,競選資金也極為充裕,他表示希望做一個“喜悅的候選人”。但隨著初選的展開,美國民眾對現狀不滿、希望遠離職業政治家的情緒逐漸強烈。

參加川普市民會議的弗蘭克里德斯托姆說﹕“我對政治家感到厭倦。我曾經在國防部工作36年,經歷過欺詐、浪費和濫權。如果不改變現狀,如果不能在國會做成一些事情,美國要出問題。”

布殊在愛奧華的黨團會議投票中僅列第六,在新罕布什爾初選前的民調中也就排第五,川普諷刺他說:“杰布就像一個被寵壞的的孩子,他的選戰花了一億美元卻甚麼都沒得到。”

杰布布殊的支持者布蘭頓雷恩說,“他不是說必須贏下初選,但他的表現必須足夠好,否則選戰很難持續下去。如果能排第2,或者競爭力很強的第3,他才有動力繼續選下去。”

與相對保守的愛奧華州不同,新罕布什爾政治立場偏藍,即使是共和黨支持者也大多為比較溫和的右派,他們目前最有可能將勝利送給川普,而不是贏得愛奧華州的得克薩斯參議員泰德克魯茲。

不過選民史蒂夫曼金說,“你很難預測新罕布什爾會發生甚麼。到了選舉日當天,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可能將選票投給他更喜歡的共和黨候選人,就為了平衡反對川普或者反對克魯茲的選民,這裡存在著所謂戰略性投票。”

馬可盧比奧從愛奧華取得第三後保持著良好的勢頭,他比川普或者克魯茲更能夠為共和黨主流所接受,更有可能團結不同的保守派群體。

盧比奧參議員在市民會議上說,“我們的立場將吸引那些過去25年來沒有投票給我們的人,比如那些生活拮據、需要不停支付賬單的人。他們不會反對我,因為我就是成長於這樣的家庭,我自己也經歷過這種生活。那些學生貸款負擔沉重的年輕人也能接受我的信息,因為我自己也有過學生貸款,直到不久以前才還清。”

盧比奧在初選前的最後一次電視辯論中遭到幾位對手的攻擊,表現並非最好,選情有可能受拖累,這進一步增加了新罕布什爾初選結果的不確定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