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的民間電台廣播面對的困難

  • 拉普特

香港的民間電台廣播面對的困難

香港的民間電台廣播面對的困難

即使在這個以互聯網為基礎的通訊和社交媒介時代﹐亞洲一些活動人士仍然把無線電廣播視為傳達信息的一個重要工具。但是﹐亞洲社區電臺的成長也面臨很多挑戰﹐其中最主要的挑戰是技術困難和新聞審查。美國之音記者拉普特在香港的報導說﹐這些廣播工作者正致力克服技術和政治的限制﹐希望將信息傳遞給他們的聽眾。

每年的7月1號﹐成千上萬的香港人都會走上街頭﹐表達他們對在中國統治下的生活的關切。但是他們幾乎沒有機會能夠透過無線電廣播發出他們的訴求。

鄭經翰是一名政治評論家﹐同時也是前香港立法會的議員。2004年時﹐他工作的廣播電臺突然取消了他很受歡迎的電台峰煙清談節目。

鄭經翰說﹕“我想那是電台的自我審查﹐因為在那個時候﹐我的節目也許冒犯了親中國的團體。”

鄭經翰希望通過推動香港政府採用數字廣播來增加香港有限的廣播頻道。數字技術可以讓同一個頻率容納多個廣播台﹐而目前的一個頻率里只容許一個廣播電台。

鄭經翰說﹕“我們有技術上的困難﹐因為香港四面環山。由於地理因素和7座發射台的位置﹐我們目前的7家調頻廣播電臺佔用了49個頻道。”

香港政府表示﹐他們預期將設置更多的頻道以滿足對數位化的需求。但是有些人表示﹐香港廣播頻道的限制不僅僅是因為技術上的問題。

這些香港人權活動人士說﹐香港政府將這些廣播頻道分配給那些擁有大筆資金的大企業﹐以此來控制廣播的內容。

香港人權活動人士霍偉邦說﹕“他們會要求妳做一天24小時﹑一周七天的廣播。或者他們限定最低的廣播時數﹐而這就只有那些擁有資金的人才負擔得起。這種規定就使得他們能夠控制誰才能夠使用廣播頻道。”

霍偉邦從一間位於九龍的廢棄工廠里﹐經營他的“調頻101廣播電臺”。這是一家所謂的海盜電臺﹐它用架設在屋頂上的一根小型天線﹐利用另外一家電臺使用的頻道﹐向週圍的社區發送廣播節目。

人權活動人士霍偉邦說﹕“坦白說﹐按照香港的法令規章﹐這是非法的。我們沒有申請執照﹐而且也不想申請執照。這是一個公民和平抗爭的行動。”

這家小型電臺有一個小播音室﹐義務廣播工作者在那裡錄制有關香港和中國的政治和社會問題的節目。

雖然作為中國特別行政區的香港擁有新聞自由﹐但是中國大陸卻有一套嚴格的新聞審查制度﹐封鎖所有非官方批准的廣播﹐其中包括美國之音的廣播。

除了調頻101電臺以外﹐沒有其他媒體報導這個消息。這家電臺還透過其他互聯網網站﹐繞過封堵網路廣播的中國“長城防火牆”﹐向中國境內廣播。人權活動人士霍偉邦說﹕“我們專注大陸事務﹐特別是勞工權益問題﹐和富人同時掌控政治和經濟的問題﹐因為我擔心﹐如果在中國大陸沒有人說真話﹐我們就永遠不知道在中國大陸發生了什麼。如果我們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我們也就不知道這裡將發生什麼。”

前電台節目主持人鄭經翰表示﹐大部份主流媒體不關注這些人和這些事﹐因為主流媒體的老闆希望保護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商業利益。

鄭經翰說﹕“香港所有的媒體機構都是大企業或大財團所擁有。他們全都在中國大陸有生意。很顯然﹐他們不希望批評中國當局﹐因為這可能影響他們的生意。”

鄭經翰的數字廣播計劃是﹐要求當局開放幾個頻道給社區聽眾﹐其中包括一個給外來勞工的頻道。不過﹐儘管他有這些計劃﹐但是他也承認﹐他不知道是否能夠維持電臺的獨立性。

鄭經翰說﹕“我希望我們能夠變得更為獨立。我也有其他股東。我的股東也都是大商人。我希望他們放手讓我經營。但願我的希望能實現。這些還都需要經過考驗。目前還都不清楚﹐一無所知。”

鄭經翰的廣播電臺預計將在2012年開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