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質疑美國量化寬鬆貨幣政策

  • 大衛

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日前表示,即將在韓國首爾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將成為對國際合作狀況的最新檢驗。與此同時,中國質疑美國量化寬鬆貨幣政策。

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星期一表示,上世紀80年代,當7國集團嘗試開展經濟協作時,雖然“廣場協議”和“盧浮宮協議”的焦點是匯率,但是各項相關支持政策卻更為深遠。

佐利克對記者說,在當今形勢下,各國應采取一套類似的措施。首先,二十國集團的關鍵成員國應就制定結構改革議程達成一致,不僅是為了推動需求再平衡,也是為了促進經濟增長。

佐利克表示,美國和中國可以就一些具有互補作用的具體經濟增長措施達成共識。在此基礎上,雙方還可能就人民幣升值進程、或擴大匯率浮動區間達成一致。反過來,美國也可能承諾不採取以牙還牙的貿易措施。

與此同時,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8日則表示,中國對美國的第二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有關注、有質疑,將在首爾峰會上坦率地与美方交換意見。

朱光耀表示,美方政策的宣布對全球金融市場是個震動。朱光耀說:“我們感覺,(美國)是沒有認識到,作為一個主要的貨幣發行國,應該承擔穩定國際資本市場的義務,也沒有考慮到,這種過度的流動性,對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市場的衝擊。”

對於美國的第二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所可能產生的影響,北京獨立的經濟學家仲大軍對美國之音說:“影響就是通貨膨脹吧,各國物價上漲,通貨膨脹,人民財富貶值,特別是像中國這種外匯儲備多,重商主義,重儲蓄的國家,對這種國家的人民財富來說,是一個大損失。”

*仲大軍:人民幣早該升值*

對於美國近期宣布這項政策,是否是因為受到中國拒不升值人民幣所產生的結果?仲大軍說:“我在7、8年前早就要求中國人民幣升值,防止虛弱的美元,防止積攢太多的外匯。中國在早年沒有眼光,意識不到這點,等明白過來,事情已經晚了。
中國的關鍵是升值晚了,在6、7年以前,7、8年以前早就該升值。中國早該升值的時候不升,到現在就升晚了。”

二十國集團峰會舉行在即,美國希望透過會議迫使人民幣升值,並建立促使全球貿易平衡的機構。然而,美聯儲所推出的量化寬鬆政策,卻使以美元本位的國際貨幣體系成為眾矢之的。

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表示:“我們會坦率地与美方進行政策交流,但這種意見的交換和溝通是作為宏觀經濟政策對話的一部分。希望通過20國集團峰會,通過彼此對宏觀經濟政策的交流溝通,促進世界經濟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