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草根世代之七: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 黃耀毅

台灣的公民社會隨著政治民主化不斷成長,並且相輔相成。日日春協會關注的是社會最底層的心聲,希望能為性工作者洗刷污名,獲得合法工作權益。

日日春,是台灣路邊一種隨處可見,白色與粉紅色的小花。“財團法人台北市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主任簡嘉瑩說,協會所關心的性工作者,就像這小花,長在陰暗潮濕的水溝旁,雖然受人踐踏,但依舊生命力旺盛,並且綻放出美麗花朵。

*政治人物鬥爭下的犧牲品*

台灣從民國40幾年起就有合法公娼制度,並且有配套管理辦法,到1997年時在台北市約有128人領有執照。但當年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面對國民黨掌控市議會的藍綠鬥爭,以及宗教團體壓力,宣佈24小時之內廢除公娼。

簡嘉瑩認為這樣的倉促做法是來自台灣的政治生態:“阿扁要展現魄力,那政治人物在台灣要展現魄力,通常是拿掃黃來作秀。為什麼呢?因為第一掃黃沒有被害人,第二是,大家心裡都有一個性道德的尺,所以大家不會反對他掃黃這件事。”

陳水扁的政策導致128個家庭頓失依靠,也引發抗爭活動。簡嘉瑩說明:“當時這128個公娼裡面有一個叫官秀琴,她是大同區自救會的會長。那時候她站出來說,我們這些工作都是辛苦人,那你這樣打壓我們,你們這些婦女團體,你們這些很高尚,每天就是在吹冷氣,坐在這裡面,你都不知道我在外面拋頭露面的辛苦工作,我們就只是要這口飯吃而已呀。”

日日春現任秘書長王芳萍是位女權運動家,長年爭取女工權益,推動禁止公司解僱懷孕女性員工等政策。她在一個會議上遇到官秀琴,十分認同性工作者也是需要受保障的勞動者,促成了日日春協會。

*不為人知的辛酸與悲劇*

在經歷抗爭之後,台灣政壇與社會才漸漸關注、討論性工作者的議題。簡嘉瑩提到社會的不了解,是很大的障礙:“一般這個污名這麼大的行業,就是最後選擇才來這。你一般都會去先去找別的工作,洗碗呀幹嘛的,做一些苦工,這個污名太大,她要跨越進來這個大污名的工作裡面,其實是要有決心的。”

另一個阻力就是政治人物。在經過抗爭之後,原本情況有所好轉,但2006年台灣經濟低迷,失業率大增。蘇嘉瑩解釋,政治人物為了轉移民眾焦點,又拿公娼開刀:“蘇貞昌當行政院長,他喊出拼治安。拼治安先拼什麼?先拼掃黃,因為黃最好抓。所以我們會看到警察拿槍去踹門的畫面,希望讓民眾看到政治人物很有魄力。”

官秀琴在那波拼治安的風潮當中,由於無法養家活口,於同年8月在基隆八斗子跳海自殺。當年官秀琴工作的地點叫做文萌樓,如今已經被台北市政府訂為古蹟,日日春協會的會址就設立在對面,裡面除了保留當年陳設,並有展示珍貴文獻的視聽圖書室。

日日春協會秘書長王芳萍對美國之音說,她們希望促成公娼除罪化,並建立配套措施。她認為政府管制越多,反而造成性工作地下化,越會有黑道等勢力介入,更難以防範疾病,性工作者也更容易被剝削。

*民主化較易保障弱勢*

日日春協會曾多次舉辦公民會議﹐而除了如鄭麗文(國民黨立委)、王如玄(現勞委會主委)等政治人物的支持,王芳萍本人也多次參選。她也與中國大陸的許多性工作權益團體,或是著名的“流氓燕”有交流。她提到兩岸間維權的不同:“這當然差別很大,我覺得是政治環境,因為畢竟台灣20年來還有一點點民主的基礎跟空間,讓我們可以談這敏感性的話題。”

王芳萍認為台灣的民主化,讓少數人的聲音能夠被聽到,而日日春協會的努力,已經有一些成果。2009年大法官釋憲,宣布社會秩序維護法80條的罰娼條款違憲,必須修法為娼嫖皆罰或皆不罰。2010年10月台灣內政部長江宜樺表示,考慮以核發執照管理的方式恢復公娼。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