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林頓亞洲行 美中關係重頭戲

  • 雨舟

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啟動亞洲7國行時,於昨天(星期四)在夏威夷發表講話,再次論及美中關係,被美國國務院視為一次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聲明。

*美國重回亞太 誓言帶頭*

克林頓此行是她18個月以來第六次出訪亞洲,反映奧巴馬政府加強關注這一地區的努力。有分析說,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使得美國一度忽視与亞洲國家的關係。

克林頓國務卿說,亞太地區正在發生快速的經濟和社會變化,因此美國必須來擔當它的領導角色;美國將繼續在該地區推動經濟增長、地區安全和民主价值觀。她說:“如果討論至關重要的安全、政治和經濟問題,而這些問題又關乎我們的利益,那我們將會主動坐到桌旁。”

*美中關係复雜 影響重大*

對於中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土擴張興趣及其日漸強化的經濟影響力,克林頓國務卿說,那些認為美中之間利益相左的看法其實是錯誤的。克林頓國務卿表示,美中關係是复雜的,對區域和世界都有重大影響;美國致力于搞好兩國關係,因為在21世紀的當今,兩國將對方視為敵人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所的大衛.蘭普頓對美國之音表示,克林頓的訪華行程顯示,盡管兩國關係緊張,但雙方都同樣迫切地要与對方對話。

蘭普頓說:“問題的實質在於,中國是我們增長最快的出口市場。而且中國正在發生巨大的內部變革--- 城市化。他們還有至少4億人口要城市化。這一數字比美國總人口還要多。”

*中美合作、競爭和潛在對立*

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教授對美國之音說,美中之間毫無疑問都將尋求繼續合作,但也不可能是真正意義上的盟友。

時殷弘說:“ 中國与美國顯然不是標準意義上的盟友。中美結構性的矛盾、利益的比武、觀點和政策的不同在過去一年顯現得很明顯。合作、競爭和潛在對立每一項都很重要。就今天來看,合作即雙方都希望做一些事情和說一些話來保證至少胡錦
濤明年一月的訪問看起來是一個成功。”

時殷弘說,中美結構性矛盾體現在經濟、戰略、外交和意識形態等方面。其中經濟領域中的貿易差問題和匯率問題顯得異常尖銳;而意識形態則是可以由雙方控制輕重的領域。

克林頓在夏威夷的講話敦促中國“在匯率和貿易上做出負責任的政策調整”,為美國商家、產品和智慧產權創造更好的環境”。

*美國外交搖擺 中國拿捏平衡*

有分析說,美國試圖加強与亞洲盟友關係的努力令中國感到不安。

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所的蘭普頓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在這一地區發揮著重要作用,而且傾向於使用牽制性的角度或者框架。所以美國試圖改善与該地區國家的關係時,給北京政府敲響了警鍾。他們將它看做是企圖遏制中國的努
力。”

台灣時事評論人士、作家薛仁明對美國之音表示,美中關係始終處於多方牽制的動態搖擺中;美國操控著搖擺的幅度,或加油或剎車;而中國也致力於在眾多頭緒中拿捏兩國關係的平衡點。他說:“中國大陸這几年的大方向是處理与美國既競爭又
合作的關係,一直在拿捏其中的平衡點。”

薛仁明說,美國在外交領域對日本的左右就是例證之一;美國擔心日本試圖親中脫美,同時也忌諱日本矯枉過正,与中國矛盾激化。

希拉莉.克林頓本次為期兩周的亞洲行包括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巴布亞新几內亞、澳大利亞和中國。她此行的預期目的是加強美國与其亞洲盟友之間的關係,并且尋求平衡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

《紐約時報》說,希拉莉.克林頓是在“對中國影響力上升的擔憂中”進行亞洲7國行的;她在夏威夷講話中“把軟話和美國將采取更強硬立場的暗示揉合在一起”,指出從气候變化到北韓核項目問題上,中國都必須成為美國的夥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