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趙連海被判入獄兩年半 引發廣泛憤怒

  • 黎堡

趙連海在2009年1月接受記者採訪(資料圖片)

趙連海在2009年1月接受記者採訪(資料圖片)

中國毒奶事件維權人士趙連海被當局判處入獄兩年半﹐引發他本人﹑家屬和民眾的憤怒。一些網民以最強烈的言辭譴責當局無恥。在香港﹐有民眾到中聯辦外抗議﹐要求當局釋放趙連海。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事件的受害者家長和維權聯盟“結石寶寶之家”的發起人趙連海星期三被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兩年半有期徒刑。

檢方列舉的罪名包括趙連海利用社會熱點問題﹐煽動糾集群眾到法院外喊口號﹐進行非法聚會﹐以及糾集群眾和境外媒體記者到公安局外聚集擾亂社會秩序。

*辯護律師﹕刑期出乎意料*

他的律師彭劍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表示無法接受法庭的判決﹐更因悲憤交加而一度哽咽﹐無法繼續接受採訪。之後﹐彭劍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大興區人民法院對趙連海的重判出乎他以及其它辯護律師的意料。

彭劍說﹕“在六天前宣判的蕭傳國僱凶謀害方舟子案件情節極為惡劣﹐社會影響極其惡劣的那種案子也是被判為‘尋釁滋事’﹐首犯蕭傳國僅被判拘役五個半月﹐而趙連海案件﹐他的維權活動是事出有因的﹐而且客觀上並沒有造成社會秩序嚴重混亂的結果。給趙連海的罪名本來就是強加的﹐沒有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的。姑且考慮各種因素﹐我們預測官方可能判他一年有期徒刑﹐這樣的話﹐對趙連海這麼長的拘押也有個交代了。當我聽到兩年半徒刑的時候﹐我是非常憤慨的。”

彭劍曾為因為揭發中國學術腐敗而遭到毆打的方舟子擔任律師﹐僱佣兇手毆打方舟子的大學教授蕭傳國日前被北京一家法院終審判處五個半月的拘役﹐其罪名跟趙連海案件一樣﹐都是“尋釁滋事罪”。

今年三十八歲的趙連海曾經在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屬下的《中國質量報》擔任過記者﹐在2008年震動全國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曝光後﹐自己的兒子被檢查出患有腎結石﹐於是展開維權行動﹐並發起成立了“結石寶寶之家”﹐呼籲所有三聚氰胺毒奶事件受害兒童的家長聯合起來合法維權。去年十一月﹐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將他刑事拘押﹐今年三月三十號法院對他進行了庭審﹐但不允許家屬旁聽。

*趙連海法庭高喊無罪 將提出上訴*

與家人分隔一年後﹐趙連海星期三在法庭上見到了妻子李雪梅和他們的兒子﹐並流露出一絲欣慰﹐但當法庭宣讀判決書﹑將他判處兩年半監禁時情緒相當激動。他不僅將桌上的被告牌一把推開﹐還當庭脫去囚衣﹐高喊他無罪﹐隨後立即被法警帶離法庭。他的妻子李雪梅也高喊趙連海無罪﹐同樣被法警逐離法庭。

在法庭外﹐李雪梅和趙連海的母親繼續高喊趙連海無罪。

此外﹐一些毒奶事件受害兒童的家長也身佩黃絲帶﹐在法庭外聲援趙連海。

趙連海的律師說﹐趙對法院星期三的判決不服﹐將提出上訴。

在法院早上八點半宣判趙連海之後的幾個小時內﹐中國主要官方媒體沒有報道這項判決﹐但是搜狐網﹑財經網等媒體進行了報道﹐並引述趙連海另一位辯護律師李方平的評論﹐稱法院判刑過重﹐而且法院在今年三月庭審後遲遲不做出判決違反了法律規定。

*滕彪﹕當局維穩手法將適得其反*

北京法律工作者滕彪說﹐法院顯然一直在等待上級的指示才做出了判決﹐顯示了當局以維穩壓低一切的決心﹐但是他說﹐當局的做法可能適得其反。

滕彪說﹕“他們在這個案件裡面讓很多人非常憤怒﹐甚至會繼續象趙連海一樣站出來為大家維權。它不斷地去積累民眾的怨憤﹐導致整個社會的矛盾不斷劇烈﹐不斷地有各種衝突。很多民怨被強制地壓制下去﹐積累到一定程度是非常可怕的。 ”

*庭審判決受到民眾斥責*

維權人士趙連海被法院重判的消息傳出後﹐一些網民使用了最強烈的措辭譴責當局的做法。一位網民說﹕“中共所謂法律,無非是維護其暴政的專政工具而已。”另一位網民說﹐“這日子何時有個盡頭﹖難道一定要起來去復仇﹖”

在香港﹐一些民主派人士到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外抗議。他們揮舞着標語牌﹐要求北京當局釋放趙連海。

美國之音致電北京大興區人民法院﹐試圖了解法院判決趙連海入獄的理據﹐但沒有成功。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曾震動全國。去年年初﹐河北省法院將兩名直接參與生產和銷售三聚氰胺“蛋白粉”的商人判處死刑﹐並將銷售毒奶的原三鹿集團董事長判處無期徒刑。當局還稱已經投入了巨額經費用于患病兒童的健康檢查和治療﹐並根據病情嚴重程度向受害者發放兩千元或三萬元的賠償金。許多受害者認為賠償過低而不接受當局的安排。

與家人分隔一年後 ﹐趙連海星期三在法庭上見到了妻子李雪梅和他們的兒子﹐並流露出一絲欣慰﹐但當法庭宣讀判決書﹑將他判處兩年半監禁時情緒相當激動。他不僅將桌上的被告牌 一把推開﹐還當庭脫去囚衣﹐高喊他無罪﹐隨後立即被法警帶離法庭。他的妻子李雪梅也高喊趙連海無罪﹐同樣被法警逐離法庭。

在法庭外﹐李雪梅和趙連海的母親繼續高喊趙連海無罪。

此外﹐一些毒奶事件受害兒童的家長也身佩黃絲帶﹐在法庭外聲援趙連海。

趙連海的律師說﹐趙對法院星期三的判決不服﹐將提出上訴。

在法院早上八點半宣判趙連海之後的幾個小時內﹐中國主要官方媒體沒有報道這項判決﹐但是搜狐網﹑財經網等媒體進行了報道﹐並引述趙連海另一位辯護律師李方平的評論﹐稱法院判刑過重﹐而且法院在今年三月庭審後遲遲不做出判決違反了法律規定。

*滕彪﹕當局維穩手法將適得其反*

北京法律工作者滕彪說﹐法院顯然一直在等待上級的指示才做出了判決﹐顯示了當局以維穩壓低一切的決心﹐但是他說﹐當局的做法可能適得其反。

滕彪說﹕“他們在這個案件裡面讓很多人非常憤怒﹐甚至會繼續象趙連海一樣站出來為大家維權。它不斷地去積累民眾的怨憤﹐導致整個社會的矛盾不斷劇烈﹐不斷地有各種衝突。很多民怨被強制地壓制下去﹐積累到一定程度是非常可怕的。 ”

*庭審判決受到民眾斥責*

維權人士趙連海被法院重判的消息傳出後﹐一些網民使用了最強烈的措辭譴責當局的做法。一位網民說﹕“中共所謂法律,無非是維護其暴政的專政工具而已。”另一位網民說﹐“這日子何時有個盡頭﹖難道一定要起來去復仇﹖”

在香港﹐一些民主派人士到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外抗議。他們揮舞着標語牌﹐要求北京當局釋放趙連海。

美國之音致電北京大興區人民法院﹐試圖了解法院判決趙連海入獄的理據﹐但沒有成功。

2008 年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曾震動全國。去年年初﹐河北省法院將兩名直接參與生產和銷售三聚氰胺“蛋白粉”的商人判處死刑﹐並將銷售毒奶的原三鹿集團董事長判處無 期徒刑。當局還稱已經投入了巨額經費用于患病兒童的健康檢查和治療﹐並根據病情嚴重程度向受害者發放兩千元或三萬元的賠償金。許多受害者認為賠償過低而不 接受當局的安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