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鎮壓異議人士餘波未息

  • 許波

六四遇難者家屬組織“天安門母親”發表聲明﹐抗議中國當局切斷丁子霖夫婦與外界的聯繫。異議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前後﹐中國大陸的大批政治活動人士的人身自由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

“天安門母親”日前發表聲明指出﹐兩個多月來﹐六四遇難者家屬組織的創始人丁子霖夫婦好像從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任何消息。聲明表示對此感到“萬分焦慮和不安﹐畢竟他們已是年過古稀的老人了。”

聲明說﹐10月12號﹐丁子霖在無錫的家中用別人的手機告知友人﹐他們已向無錫市公安當局和北京國安部的代表提出抗議﹐抗議阻斷他們與外界包括電話﹑手機和互聯網在內的所有聯絡﹐對他們進行消息封鎖。

*天安門母親要求立即釋放丁子霖*

聲明透露﹐11號晚上丁子霖在與當局交涉的過程中非常憤慨導致情緒激動﹐突然暈倒﹐被送至醫院搶救。無錫市公安局的答復是﹕切斷通訊聯絡是上面的決定﹐他們無權恢復。

聲明要求中國政府立即撤銷對丁子霖夫婦的通訊管制﹐恢復其人身自由。聲明同時敦促政府立即撤銷對其他異議人士的違法管制和封鎖﹐恢復其應享有的公民權利。

自從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兩個多月時間裡﹐多名中國民運﹑維權﹑異議人士被軟禁﹑“被失蹤”﹑“被關機”﹑“被度假”﹑“被斷網”。

*陳子明﹕眾多異議人士因和平獎受迫害*

北京的資深異議人士陳子明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劉曉波獲獎讓中國一大批人受到牽連﹐他本人當然不能倖免﹕“我這兒原來就有一個監控者。8號到現在這段時間又增加了一批人﹐連我的家人出門他們都要攔著﹐說這兩天不讓出。後來他們力爭以後﹐他們出去了﹐而我這些天就沒出門﹐因為我家人都出不了門﹐我就算了。”

陳子明說﹐現在他家門口每天都有一﹑兩輛警車。他估計享受像他這種“被保護”待遇的全北京有數百人﹐僅他居住的這個院子裡就另有2個人被監視居住。但是陳子明表示﹐比起丁子霖等“被失蹤”的人﹐他們還算是幸運的。

他說﹕“丁老師的情況我一直關注著﹐像她這種情況也不止一個人﹐像李海啊﹐像不鏽鋼老鼠劉荻啊﹐他們都是音訊全無。”

*余傑被軟禁家中2近兩個月*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的傅希秋牧師在網上發佈消息說﹐因諾貝爾和平獎而被軟禁的人士都已陸續恢復自由。12月15號﹐與外界失去聯繫多日的北京異議作家余傑在推特上發出短訊﹐表示他和他的妻子從13號起獲得部份自由﹐可以外出﹐但需要警方批准﹐電話和網絡也開始陸續接通。

目前余傑的手機仍處於關機狀態﹐記者通過他家裡的電話同他取得聯繫。他說警方目前還不准許他接受媒體採訪﹐他只能概述一下被軟禁的情況。

他說﹕“從10月18號到12月13號﹐56天沒有出過家門一步﹐也不能跟任何人接觸。跟外界的聯繫被切斷33天。”

*陳子明﹕“和諧社會”的不和諧現象

北京資深異議人士陳子明認為﹐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就讓當局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整肅異議人士﹐除了反映出政府的心虛之外﹐也暴露了所謂“和諧社會”的虛偽。

他說﹕“這種做法我覺得跟他所說的和諧社會的說法是截然相反的。和諧不是說把你關到一個籠子裡去﹐和諧要像鳥兒到處能飛﹐那才叫和諧。如果說把人關在籠子裡﹐動物園的動物和人類這種和諧是不值得羨慕的。”

到目前為止﹐中國官方對於近期限制異議人士人身自由的舉措沒有做出任何說明。

據人權團體提供的信息﹐目前除了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夫婦下落不明之外﹐還有一些人權和宗教人士被中國當局控制﹐包括王荔蕻﹑華澤﹑范亞峰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