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記者手記﹕中朝邊境行之三

  • 張楠

圖們江公路橋,對岸為北韓

圖們江公路橋,對岸為北韓

南北韓雙方上個月在延坪島交火之後﹐朝鮮半島波瀾再起﹐緊張局勢驟然升溫﹐令比鄰而居的中國深感不安。美國之音記者張楠最近走訪了中朝邊境﹐一些中國邊民說﹐朝鮮屢遭災害﹐人民生活困苦﹐逃到中國來的“脫北者”處境艱難。

*北韓飢民過境討生活*

朝鮮在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鬧過飢荒﹐致使許多食不果腹的難民非法越境逃入中國。他們有的從中國轉去韓國﹔有的定居下來﹐生活在語言和生活習慣相同的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還有的為了躲避追捕﹐遠去中國南方謀生。他們就是所謂的“脫北者”。


不過﹐有些人過境只是為了填飽肚子﹐吃完﹑喝完﹐擦擦嘴又潛回朝鮮。

圖們江對岸的北韓

圖們江對岸的北韓

鴨綠江河寬水急﹐冬天不封凍﹐偷渡有難度。圖們江﹐河面窄多了﹐也比較淺﹐封凍後從冰面上過境並非難事。在陸地接壤的地方﹐偷渡那就更加容易了。

一位延邊人士告訴記者﹐前些年,他在長白縣工作時,成群的朝鮮飢民偷越國境線進入中國,白天躲在長白山里,晚上進村活動,要吃的﹑偷東西﹐甚至打家劫舍。每天都有五、六車難民被中國武警抓住遣送回去。

*朝鮮族同胞伸出援手*

住在邊界附近的村民﹐不少人家都有朝鮮人晚上敲門要飯吃的經歷。在一個邊民家里﹐主人跟記者攀談起來。

記者:“冬季結冰能走過來嗎?”
邊民:“現在不行﹐解放軍出勤。他們以前晚間過來敲門要飯﹐不認識的也來。”
記者:“你們給嗎?”
邊民:“給﹐怎么也是一個民族。”
記者:“都是餓的﹖”
邊民:“對﹐穿的也沒有。男的也來﹑女的也來﹑老人也來﹑小孩子也來。今年冬
天也是怕呀。”

這位大嫂的擔心不無道理。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聯合國報告指出﹐朝鮮今年
糧食短缺近87萬噸﹐20%的人吃不飽肚子。此外﹐韓聯社說﹐朝鮮砲擊延坪島後﹐朝
鮮民間對戰爭的擔憂高漲﹐導致物價上漲﹐朝幣貶值。

*中國邊民逐漸不堪重負*

大嫂的小院收拾得乾淨利落﹐新蓋的房子寬敞明亮﹐剛剛燒過的地鋪散發着熱氣﹐陽光透過玻璃窗灑進屋裡﹐暖暖的﹐使人感到溫馨﹑舒適。雖說這些年中國邊民的生活都有改善﹐但是偷渡者的到來還是給他們造成不小負擔。

北韓村庄

北韓村庄

邊民﹕“他們都要東西﹑要錢。他們活得累嘛!俺們中國人也是現在活得不容易呀!”
記者:“你那邊有親戚嗎?”
邊民:“有。”
記者:“能過去看嗎?”
邊民:“去過了。他們也是生活窮。帶大米也好﹐副食品也都拿去,挺多呀。”

*“脫北者”回北韓凶多吉少*

“脫北者”最擔心的就是被發現後送回北韓。一名商人告訴記者﹐四年前,他親眼看見一個在中國已經結婚而且孩子都已9歲的朝鮮婦女,被警方抓住後,哭天嗆地,不愿回去,在邊防被朝方人員用鐵絲穿透鼻子拉著走。

一位邊民說﹐被抓以後﹐凶多吉少﹕“抓走的話﹐他們不行﹐活不了。他們隨便過來,這裡邊防抓回去。他們說﹐回去的話,他們活不了,就是死嘛。”

*北韓特工悍然入境抓人*

在鴨綠江大橋附近的一家酒店﹐有位工作人員說﹐她曾看見一名朝鮮男子﹐被北韓特工抓走。

她說﹕“在中國這邊儿有好多特工,中國話說得特別好。我們离這個(鴨綠江大)橋特別近嘛。有一次,有一個人從我這儿跳下來了,然後往里邊跑。結果有幾個人進來了問,‘有沒有一個男的進來呀﹖’我說,‘沒人進來。’(他們)就上裡面洗衣場,一共四個人,進那裡面翻﹐真找到了,押出去。後來我們一看,車在橋頭,往回押送的。結果這個人知道回去也是死,可能往下跳﹐覺得還能有一線生機唄。”


*邊城民眾同情北韓難民*

朝鮮難民的處境引起中國民眾的同情。一位女士表示﹐即便知道有逃到中國的朝鮮人,也不會告發。

女士﹕“諾大一個中國﹐哪能容不下那一個人呢﹖一條命呢﹐是不是?”
記者﹕“那現在還有跑過來的嗎﹖”
女士﹕“也有過來的﹐但是每一年都往回抓﹐回去就沒好。以前﹐男的拿鐵絲拴鎖
骨,女的穿手掌﹐牽過去。我的一個朋友專門抓這種走私、偷渡之類的。兩個國家
都有這種像是條例﹑還是一種法律似的。後來﹐他也不送了﹐不往回送了。”

*中國估計尚有數萬“脫北者”*

這幾年﹐由於邊防管得嚴﹐也由於朝鮮經濟較前略有好轉﹐偷渡客減少了。高峰期是在1996年到2002年之間﹐有報道說﹐那會兒﹐藏匿在中國的“脫北者”達30萬之眾﹐延吉街頭常能看到流浪的朝鮮孩子。現在﹐至少街面上已經很難找到“那邊來的人”了。

延邊大學教授金強一

延邊大學教授金強一

延邊大學教授金強一說﹕“這20多萬人都跑哪兒去了呢﹖好像都在中國似的。不對。他們有很多人過來是因為餓﹐到這兒來弄點東西吃﹐然後能掙錢就掙一點﹐拿回家去﹐你得養活這家裡的人。所以當時有很多人回去了。”

金強一估計﹐目前在中國邊境地區的“脫北者”有兩三萬左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