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記者手記﹕中朝邊境行之四

  • 張楠

圖們江大橋橋頭的中國“國門”

圖們江大橋橋頭的中國“國門”

南北韓雙方上個月在延坪島交火之後﹐朝鮮半島波瀾再起﹐緊張局勢驟然升溫﹐令比鄰而居的中國深感不安。美國之音記者張楠最近走訪了中朝邊境﹐發現這兩個亞洲鄰國並沒有因為雙方的“友好關係”而放鬆在邊境地帶的戒備。

*中朝脣齒相依﹐但戒備森嚴*

The border line on the Tumen River Bridge

The border line on the Tumen River Bridge

中國和北韓有1334公里邊境線﹐其中陸界45公里﹐水界1289公里。雖說兩國是脣齒相依的“盟友”﹐但是這條邊界仍然戒備森嚴。

隔鴨綠江向北韓望去﹐常能看見軍人活動的身影以及觀察哨﹑瞭望塔之類的設施。有的乘船旅遊項目﹐可以把遊客帶到距離北韓很近的地方﹐站崗的女兵﹑閑聊的軍人﹐都能看到。不過﹐要不是有人提醒﹐很難發現岸邊還有暗堡。

“這個小口,黑色﹐露個小木頭口﹐就是北韓的暗堡。這個暗堡20米一個,之間全部是通的。這底下全有人,當兵的把守。後面這個就是手搖電話線,他們的電話還是手搖的,所以非常古老。上面這個小房就是明哨。有暗堡必有明哨。那個是瞭望台。前面這些船就是北韓的巡邏船。”

*兩國咫尺相連﹐但鐵網分離*

China and N. Korea is divided at the place by a fence

China and N. Korea is divided at the place by a fence

在丹東﹐有個地方跟北韓陸地相連﹐被稱為“一步跨”﹐就是說﹐邁一步就能跨越國界。據導遊介紹﹐過去在這裡﹐用一袋大米就能換回一個北韓老婆﹐那會兒﹐這裡是名副其實的“一步跨”。

現在﹐邊界已經用水泥樁和鐵絲網分隔開來﹐不要說買老婆﹐就是與界外人員交談和交換物品也不允許。不遠處﹐北韓人民軍的觀察哨所清晰可見﹐兩名軍人沿着邊界在雪中行走﹐附近就是在田裡幹活的北韓婦女。

在圖們市﹐江上有一座公路橋和一座鐵路橋跟北韓相連﹐邊境線就在橋中間﹐兩頭各有中朝士兵把守。公路橋的中國一側是旅遊景點﹐遊客花20塊錢就能上橋參觀﹐還能順着狹窄的樓梯登上“國門”頂部﹐用望遠鏡向對岸瞭望。

跟新義州一樣﹐對面的南陽也是一片灰色小樓。建築物上懸掛着金日成像﹐橋頭停放的幾輛卡車把橋面堵得嚴嚴實實。五名持槍的軍人出現在視野﹐他們分兩組在枯草覆蓋的河灘上巡邏﹐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小樹林當中。

*雙方隔江相望﹐但禁止拍照*

據中國軍方介紹﹐除了旅遊景區﹐其他地方禁止拍攝北韓。警方說﹐在沿圖們江的公路上﹐每隔一﹑二百米就有個告示牌﹐用中﹑朝﹑英三種文字提醒遊客﹐不要向對岸拍照。

據介紹﹐圖們江中國一側1.5公里內﹐都是軍方管制區。所謂軍方﹐就是沈陽軍區的正規軍。

N. Korean soldiers guarding the border

N. Korean soldiers guarding the border

控制相當嚴格﹐特別是對外國人。駐守此地的中國軍人說﹐去年﹐兩名韓裔美國記者在馬牌村附近越境被北韓人扣留,是中國軍人的失職,使他們很被動,所以不得不加強管理。

這兩名女記者最後還是由於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出面斡旋﹐才得以獲釋。馬牌村也因此出了名。

*外國人禮拜可以﹐但傳教不行*

馬牌村本來就不大﹐又有許多人去南韓﹑日本或者關內打工,顯得人員稀少﹑冷冷清清。村邊的一座教堂倒是十分顯眼。兩名教友說﹐帶那兩名美國記者去邊境的就是該教堂以前的南韓傳教士。現在的傳教士都是圖們教堂來的。

其中一名教友說﹕“(傳教)都是自己地方的,外地來的不行﹐不讓傳。南韓來的也不行。南韓的(在)這裡做禮拜行,講座那樣的不行。以前來過。他們都調查﹐國保﹑安全局﹐哎呀,可嚴了。不讓!”

她們說﹐自從那件事以後﹐管理更嚴了﹕“麻煩呢﹗外國人來參加(禮拜)﹐派出所他們也都來看看。有別的汽車來﹐他們就來看看。”

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軍人說﹐邊境局勢非常複雜。2005年,一名被公安部通輯多年的南韓“反華分子”被抓獲,此人也是記者身份,拍了許多照片,并做了標號。抓他的戰士,因此榮立二等功。

至於為什麼禁止拍照,他表示,以前發生過中國游客在江邊照像被北韓軍人開槍打傷的事件。他說﹐中國人在江這邊拍照,對岸肯定有人監視,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中國忍讓遷就﹐但北韓六親不認*

2010年6月4日凌晨﹐隨着北韓邊防軍的槍聲﹐三名“涉嫌越境從事邊貿活動”的中國公民喪命鴨綠江。北韓的做法﹐激起中國公民的憤怒。

一位市民說﹕“北韓就能下得了那手,該(開)槍(就開)槍,你中國老大哥咋的﹖但是咱中國這麼幫它,你像對別人那樣對中國嗎?前兩天,它還求南韓‘你給我點糧食’。那麼南韓做出很艱難的抉擇﹐是給是不給呢﹖但是人家說好像給完也是肉包子打狗,它也不說你好。但是好像還是給了。給完之後,這不照樣嗎?你說說這個國家是咋回事兒﹖我也說不明白。(他們)只是這一個民族(內部)特別團結﹐但是(對)外圍的這一塊兒(國家)六親不認。我也覺得北韓就是過了。過不過吧﹖人家也就這麼個活法。沒有人情,沒有世故。”

這個鄰居還真有點得罪不起。中國公安說,邊境活動要格外小心,許多事情要提前知會朝方。比如,不能隨意在河邊挖沙,因為會改變河道,引起領土糾紛。再比如,中國路邊山坡上有石頭松動,要把亂石炸掉,也要事先徵得朝方同意。結果﹐朝方偏偏不同意,只好用人工一點一點地把石頭撬掉。

當局的忍讓和遷就﹐令一些中國百姓不滿。有位市民說﹕“中國﹐我覺得﹐有點奴性。一個北韓,你怕它什麼?人家打﹐打就打唄。(中國)老是在中間調解。”

*中國心懷不滿﹐但難跟北韓分手*

其實﹐中國官方的不滿也在與日俱增。美國《新聞週刊》援引“維基揭密”披露的文件說﹐中國副外長何亞非曾把北韓比作“一個被慣壞的孩子”。不過﹐何說﹐“我們可能不喜歡(北韓﹐但)......它畢竟是我們的鄰居。”

《新聞週刊》說﹐不要指望北京近期內跟平壤公開決裂。不喜歡是一回事﹐國家利益是另一回事。對於中國來說﹐北韓仍然是個戰略緩衝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