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浙江上訪村長“被輾死”引發嚴重警民衝突

  • 海彥

浙江溫州樂清上訪村長錢雲會“被輾死案”所引發的大規模警民衝突﹐目前逐漸平息下來﹐但受害人家屬仍不接受官方做出的“交通肇事”的結論。據說﹐目前還有幾位證人被當局扣押﹐但警方稱是以“妨礙公務”扣押這些人。

在浙江樂清寨橋村上訪村長錢雲會12月25日上午被離奇輾死以後的“頭七”祭祀日﹐也就是新年1月1號﹐數以千計要求得到事實真相的村民和附近村的民眾雲集寨橋村,表達對維權村長離奇死亡的憤怒及對官方結論的不滿。當局派出大批軍警阻攔、驅散﹐引發大規模警民對峙和衝突。

到1月4號星期二﹐據仍在樂清的幾位公民講述﹐局勢已經平息下來﹐村裡已經沒有什麼警察﹐先前的幾十家媒體和公民調查團也陸續撤離。

人仍在樂清的維權人士劉德軍星期二上午向美國之音講述了寨橋村的最新情況﹕

劉德軍﹕因為1號那天是頭七﹐許多人要祭奠村長﹐然後有些人說是要去遊行﹐所以當時發生了警民衝突。第二天開始就平靜了﹐以前抓的人陸續放了一些﹐現在還有4個人還在被關。
記者﹕那抓進去的人基本上都是證人嗎﹖
劉德軍﹕呃﹐對﹐有的是帶領記者去接受採訪的﹐有的﹐應該是證人吧。有的是在現場被抓的。
記者﹕那村裡頭警察還多不多﹐防暴警察﹖
劉德軍﹕沒有﹐這幾天就沒有什麼武警﹑防暴警察了﹐就是前天還有一輛警車。昨天就是一輛普通的黑車停在村口。”

另一位仍堅持留在樂清的公民記者鄭創添星期二向記者說﹐據村民講述﹐知道事發情況的村民都被帶走了﹐事實真相如何說不清楚﹕

鄭創添﹕現在網友關注團都撤了﹐記者也在陸續準備在撤。最多的時候有4﹑50家媒體在這裡﹐現在媒體都準備撤了。
記者﹕就是說﹐勢態已經平息下來了﹐是吧﹖
鄭創添﹕是這樣的。現在幾乎就是說﹐所有媒體得到的﹐能採訪到的都是這些東西﹐村裡有些敢說話的人現在都不敢說。然後﹐說的也是不著邊際的。據村民說﹐我們是沒有採訪到實際證人﹐知道情況的都給帶走了。”

記者星期二聯係上“被輾死”上訪村長錢雲會的兒子錢成旭。錢成旭表示﹐他們家屬無法接受政府的結論﹐但是感到無可奈何﹕

記者﹕就是說﹐交通肇事事故﹐你們家屬能接受嗎﹖
錢成旭﹕這個現狀﹐現在我也不清楚﹐接受這個﹐現在群眾都知道﹐我有什麼辦法。
記者﹕據說﹐幾個證人﹐現在大家呀﹐村民都很害怕﹐就是現在誰出來說話就給抓起來﹐是不是﹖
錢成旭﹕我聽說是這樣的。
記者﹕現在有沒有政府部門跟你們家屬聯係說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錢成旭﹕昨天﹐他說﹐那個人也好象是鎮裡的什麼人﹐我也說不清楚﹐他也做不了主﹐就是叫我怎麼辦﹐就這樣。”

記者星期二下午打電話給溫州市公安局﹐外宣處的王處長稱有關部門正在對這起“交通肇事”案件進行審查﹐並否認當局扣押證人。

王處長﹕根據國家法律的有關程序性要求﹐現在已經報到檢察機關在審查﹑逮捕階段。
記者﹕現在還有好幾個就是當時村裡的證人現在還在被警方扣押﹐是嗎﹖
王處長﹕沒有這麼回事。我們怎麼能扣押證人呢。
記者﹕村裡有好幾個人說......
王處長﹕但是﹐當時不是發生了妨礙公務的案件嗎﹐現在那些在押人員都是妨礙公務的犯罪嫌疑人。”

樂清上訪村長死亡案件所引發的轟動似乎平息下來﹐但是案件的真相如何目前是各說各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