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新證人﹕樂清錢雲會村長被謀殺

  • 海彥

就在浙江溫州樂清寨橋村錢雲會村長被碾死案似乎淡出外界視角之際﹐中國經濟時報新聞中心常務副主任﹑高級記者劉建鋒1月13號在網上發佈對錢雲會案詳盡的調查報道﹐提出新的證人和證據﹐挑戰警方有關“交通肇事”的結論。

中國知名揭黑記者﹑中國經濟時報高級記者王克勤星期四凌晨在網上表示﹐希望能有網站發表他的同事劉建鋒有關樂清錢雲會案的調查報道。不過﹐王克勤星期四上午向美國之音證實﹐劉建鋒的報道最後是在他本人和劉建鋒自己的博客上發表的。劉建鋒題為《錢雲會案證人調查記錄》的報道曝光後﹐立即在網上瘋傳﹐引起轟動。

*最新調查報告挑戰警方結論*

劉建鋒報道的主要焦點是﹕多位證人呼籲中央派出專案組徹查錢雲會死亡案;工程車被指證當天9時25分即停在死亡點5米外;全程目擊證人與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簽署保密協議,並保證對中央調查組出面作證,證實親眼看見錢雲會被謀殺過程;調查顯示案發時間應為上午9:30左右而非警方公佈的9﹕45;錢雲會死前有按下微攝錄設備按鈕從而拍下死亡過程的可能;相關證据,正等待中央派出調查組走訪取證。

劉建鋒的報道說﹐“12月30日,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尋訪到樂清公民目新一(化名)。在記者提供保密保證書,保證絕不在報紙和網絡等公開場合透露他的身份、職業姓名後,他也為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簽署了一份保證書,保證在獲得人身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對中央調查組出面作證,證實自己親眼目睹了錢雲會被謀殺的過程。”

報道說﹐“目新一(化名)說自己那天正好到寨橋去看朋友,從小賣部那邊進村,在村里與公路平行朝南岳鎮方向走,和公路相隔只有一排房子,快走到靠近村口位置時看到錢雲會被謀殺的過程。”

證人說﹐“9點25分,工程車停在距離錢雲會死亡點5米左右遠的地方,當時車上沒有人。9:30到9:33,這是事發的真正時間。”

證人還說﹐“4個戴頭盔穿藍色特警衣服的人,身上沒有警號,他們用警棍把錢雲會打倒,壓住後招手喊工程車過來,停在5米外的車子慢慢地開過來,那邊兩個人閃開到車子外邊去,這邊兩個人按著,車子後邊還有20多個穿特警服裝的人。車軋過來後,車後面有兩個人上前來看死沒死。這時錢成宇走到車子跟前來了。錢成宇當時喊,這個人是誰,這個人是誰。”

證人繼續說﹐“司機從車上下來後,拿出手機打電話報警。司機被人帶走了。”

證人還說﹐“後面穿警服的攔住錢成宇,不讓他追司機。我看到,有四個到了現場的目擊者,錢成宇不是第一個目擊者,第一個是女的,她干涉,被穿特警服的人一把甩開,她出現20秒之後,錢成宇出現,錢成宇出現之後25秒左右,第三個目擊證人到達現場,再隔15秒,現場出現了第四個目擊者。”

*新證人保證對中央調查組作證*

報道說﹐在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說明之所以一直沒有出面作證時,新證人說﹐“有目擊證人公開舉報謀殺,警方沒有立即立案偵查,反而派大隊特警把現場清理破壞掉,目擊證人錢成宇被抓捕、黃迪燕全家都被死亡威脅,我不敢相信樂清、溫州和浙江的警察。只有中央調查組下來,我得到了全家人的安全保證,才能對調查組作證。”

針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劉建鋒提出新的證人及其他新的證據直接挑戰警方“交通肇事”的結論及其公信力﹐記者星期四致電先前曾聯系過的溫州市公安局外宣處和辦公室﹐電話都無人接聽。另外﹐溫州市委宣傳部外宣處也無人接聽電話。

記者星期四上午聯系上錢雲會的兒子錢成旭。錢成旭表示﹐他不清楚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劉建鋒的報道在網上發佈之事﹐只是希望通過調查能找出事件的真相。

他說﹕“這件事它說是交通﹐我們現在能力也沒有﹐錢都沒有﹐怎麼搞。我爸爸他死得是這個樣子﹐是不是交通意外呢﹐好象這還需要調查調查﹐是不是。是人的話﹐深入想一想﹐這個是交通事故嗎﹖”

錢成旭表示﹐到目前為止﹐有關當局仍未與他家聯系﹐商討善後處理事宜。

從中國揭黑第一記者王克勤星期四上午10﹕22分上傳劉建鋒的報道﹐到下午3點﹐這篇報道的點擊已經達到近2萬4千次。另外﹐劉建鋒本人的博客從10點﹕55分上傳報道也已經有幾千的點擊。網友為防止兩人的博客被“和諧”﹐在網上瘋狂轉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