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伊斯蘭政黨動亂中重新定位


突尼斯和埃及的民眾騷亂震撼了北非和中東各國政府﹐西方國家和很多人士都在觀察伊斯蘭運動各派在定於今年舉行的選舉中如何重新調整各自的位置。很多伊斯蘭政黨目前被禁。

埃及目前的動盪並不是由伊斯蘭組織領導的﹐在突尼斯也不是。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是這個國家最大的反對派組織﹐該組織稱他們會參加抗議﹐但是沒有組織過示威活動。

*伊斯蘭組織並非示威發起者*

這些示威都是由年輕人發起的﹐他們對窮苦的生活水平和專制統治感到憤怒。不過﹐被禁止的穆斯林兄弟會和其它伊斯蘭團體受到廣泛的歡迎。

羅伯特.達寧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中東和非洲問題研究項目的高級研究員﹐他說穆斯林兄弟會和該地區其他伊斯蘭組織還會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他說﹕“這不是伊斯蘭騷亂﹐不是穆斯林兄弟會策劃的活動。事實上﹐埃及最近五年爭議的問題﹐一直有關自由價值觀和自由原則﹐而你可以看到穆斯林兄弟會利用這些話題﹐有關改革的自由話題。埃及令人不解的情況是﹐當自由派被邊緣化的時候﹐自由派思想卻在埃及政治中成了辯論中心。”

*穆巴拉克防止兄弟會獲政治地位*

穆斯林兄弟會作為政黨被禁止﹐並受到多次鎮壓。他們的支持者在最近幾次選舉中只能以獨立參選人的身份出現。

該組織一位名叫阿卜杜勒.弗圖赫(譯音)的領導人說﹐多年來像埃及總統穆巴拉克這樣在該地區的長期統治者﹐一直都在試圖防止伊斯蘭組織獲得政治地位。

他說﹐他們說服了埃及的精英和西方的盟友﹐稱這些組織會通過跨境網絡製造暴力﹐破壞中東的穩定。

他說﹕“這是錯誤的﹐因為世界範圍的伊斯蘭組織﹑伊斯蘭運動都是現代的和平運動。西方政權﹐特別是美國政權都害怕伊斯蘭組織﹐這很可悲。的確﹐伊斯蘭運動中有個別極端主義分子﹐但是伊斯蘭運動在全世界範圍的主體是一個民族的﹑和平的﹑溫和的運動。”

在問到穆斯林兄弟會在定於9月舉行的選舉中支持哪一名候選人時﹐弗圖赫對美國之音說﹐重要的是今年的確會舉行一場自由公平的選舉。

*被禁黨派擬參加突尼斯選舉*

突尼斯在位20多年的總統本.阿里被趕下臺後﹐今年也將舉行選舉。

突尼斯出生的馬斯穆迪是美國伊斯蘭和民主研究中心的創始人。他說﹐至關重要的是﹐被禁政黨伊斯蘭復興運動要被允許參加選舉。

他說﹕“這對突尼斯是一次考驗﹐看它能不能彌合世俗政黨和伊斯蘭政黨間的差距﹐找到一個可以讓每個人都滿意的折衷方案。我很樂觀﹐因為我了解伊斯蘭政黨復興運動是一個非常溫和的政黨﹐歷來都是溫和的。自從1981年成立以來他們都主張民主。”

復興運動的領導人拉希德.加努希經過20多年的流亡生活﹐星期天回到了突尼斯。復興運動也沒有組織突尼斯的群眾抗議活動﹐但是希望在今年大選中獲得滿意結果。

加努希說﹐他要把他的復興運動正式註冊為一個政黨。他的支持者手持橄欖枝和可蘭經前去歡迎他回國。

*世俗人士反對伊斯蘭奪權*

一些世俗抗議人士也發起行動﹐高呼口號﹐反對伊斯蘭奪取權力。伊斯蘭運動問題專家都說﹐復興運動的理念比穆斯林兄弟更加溫和。

佈倫伯格是美國衝突及防範中心的顧問﹐他說伊斯蘭政黨如果希望未來得到國內和國際的支持﹐就要顯示出他們不是一股壓迫勢力。

他說﹕“如果你不向民眾和所有有關人士展示﹐民主的結果是為了全體大眾的自由﹐成為多數黨或者得到比其它政黨更多的支持不成為壓迫他人的理由﹐那麼你就只能引起政治精英的反彈﹐那些人可能轉而反對伊斯蘭運動﹐因為他們害怕他們贏得選舉。因此必須明確地讓每個人感到安全﹐感到權力過渡到民主制度後他們的基本自由會受到保護。”

最近幾天抗議的浪潮也波及了阿爾及利亞﹐人民要求更換政府。

1992年初﹐阿爾及利亞第一輪選舉後軍政府不顧穆斯林基本教派的大獲全勝而採取干預手段﹐宣佈選舉無效﹐從而導致長期內戰﹐至今全國仍然實行緊急狀態法。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