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外來民工狀況亟待改善

  • 張楠

年關將至﹐隨着外來務工人員春節返鄉潮的到來和討薪悲劇周而復始的爆發﹐農民工問題再次進入人們視野﹐引起社會的關注。

*在京民工生活值得關注*

每年這個時候﹐都有農民工討薪事件發生。最新消息有﹕河北農民工劉德軍因討薪被拒﹐當着老闆面喝下劇毒農藥﹐13天後身亡﹔廣東江門市農民工12人﹐圍住老闆的車討要工資﹐反被老闆撞傷﹔重慶大足縣一包工頭為了討回工程勞務費﹐爬上高樓威脅下跳﹐被警方以擾亂秩序為由拘留7天。

記者在北京的採訪中並沒有碰到這類極端案例﹐但是﹐接受採訪的農民工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問題和困難﹐同樣值得關注。

*收入水平逐年有所提高*

在北京市區一個大雜院里﹐記者見到老龍一家人。他和妻子﹐跟妻弟一家三口﹐合租了一間房﹐加上從廣西來看他們的女兒﹐屋內一共住了六口人﹐晚上擠在兩張上下鋪的雙人床上。每月一千元房租由兩家分攤﹐各出500。

老龍說﹕“一開始,我是在破爛廠,撿破爛。頭一天掙了一塊錢,第二天掙了兩塊錢,慢慢地一天掙了五塊錢,就慢慢地掙起來的。”

*無合同﹑無保險現象依然存在*

老龍說﹐他來自朱德的故鄉四川南充﹐1987年就來北京打工了。24年來﹐他基本上就是靠“拾荒”---也就是撿破爛---養家糊口。多數情況下搞單幹﹐現在有了單位﹐拿上了工資。

記者:“工資多少﹐現在一個月?”
老龍﹕“現在也是一千八九,兩千塊錢。晚上白加班,加班不給錢。”
記者:“有勞動合同嗎?有三險嗎?”
老龍﹕“沒得,甚麼都沒得。”

*物價攀升降低生活水平*

近幾年﹐他把妻子接到北京跟他一起打拼。妻子在環衛部門工作﹐一直拿最低工資﹐每月960元﹐今年剛要漲到1160元。為了省錢﹐夫妻倆節衣縮食﹐每月吃飯只花五六百塊錢。雖說有手機﹐可很少使用﹐每月花費不過三四元。

老龍承認 ﹐收入比以前多了不少。但是他說﹐由於物價上漲太多﹐實際生活並沒覺得有提高。

“原先,這麼大個油條,這麼大個油餅,錢漲了好多倍,我的天哪。最難的是﹐我們現在就是買房子﹐差錢了。”

*北京賺錢只能回家鄉花*

同樣差錢的還有來自黑龍江五常市的傅先生。老傅在天安門廣場做小買賣﹐妻子是保潔工﹐老兩口跟小兒子一起住在前門附近一間低矮的小屋里。

他給記者算了筆賬﹕他們一家三口一年掙三四萬元沒問題﹐可是房租每月600元﹐飯費每月一千四五百元﹐全年別的花費不算﹐也得兩萬多元。

當記者問他是否考慮在北京買房時﹐他和兒子回答說﹕“哎,我的天吶,不用尋思,連尋思都不尋思。// 也就是在北京賺錢,上我們那二級城市、三級城市去花去。在這邊買不起房,消費太高了。在這邊﹐租房子一個月挺貴,買米買面也是挺貴。應該是掙完錢就回去,不可能在北京呆着。”

*就醫無法報銷成心頭病*

還有一件事兒讓老傅感到挺鬧心﹐那就是﹐醫藥費報銷問題。他們的醫保在老家五常﹐由於全國沒有實現聯網﹐他們看病只有回五常才能報銷。

老傅說﹕“我還有高血壓,打針,得回五常去打去。查出來,還有腦瘤,就是動脈瘤,手術得在北京,估計花六七萬,準備來年做,過了春節做。糖尿病,一年也得兩三千塊錢。報不了,就得自付。這醫保沒用!”

老傅告訴記者﹐在新的一年里﹐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實現在哪裡看病﹐在哪裡報銷。

*擇偶問題困擾年輕民工*

相較於上輩人﹐新生代農民工李建學既有相同的問題﹐也有不同的煩惱。對他來說﹐ 工作還可以﹐22歲就當上中鐵六局的架橋隊長﹐月工資1800元。他擔心的是找對象問題。

記者:“談對象,在這兒談﹐容易嗎?”
李建學﹕“不太容易。我們不太接觸(女性)。施工工地,不是這個工地或者是施工現場的人,你不允許進入我們這個施工現場,對外來人員要求特別嚴格。”
記者:“你們隊裡面也沒有女性?”
李建學﹕“沒有,沒有,全部男性。(只能)回家找,別人介紹。”

小李說﹐他的擇偶標準很簡單﹐只要真心對自己好,體諒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記者:“像你們外出打工的會成為村子里姑娘追求的對象嗎?”
李建學﹕“應該不會吧,因為你工作場地不穩定,而且現在人們生活都比較現實,所以這可能是我們外來務工人員的面臨最大的挑戰和問題。”

*居住條件急需改善*

在北京當公交車司機的小張對自己的收入還算滿意﹐但是對居住條件卻大為不滿。

小張﹕“收入還可以,一月兩三千塊錢。”
記者:“作為外來務工者,你們希望政府給你們解決的最大的問題是甚麼?”
小張﹕“住房。現在都是自己租房住。單位宿舍像一般都沒有,特少!只能自己跟幾個同事一塊兒租房。一月二三百塊錢吧,租平房,四五個人租。面積,那就沒法說了,特別小,一人平均下來,就那一張床的地。”

*物價房價阻礙民工在京定居*

至於未來﹐一些農民工告訴記者﹐即便他們有心在北京定居﹐現實情況也未必允許。

李建學﹕“自己是想在城市落戶,但是你要在城市落戶的話,你要能抗得住城市生活的壓力。但是,我還是覺得,我們現在整體的一些生活水平,掙得不太多,我覺得,還是自己回農村生活比較合適。”

中華全國總工會的調查顯示﹐工資收入水平低﹑務工地房價居高不下﹐是阻礙農民工在務工地城市長期就業﹑生活的最大障礙。

*政治改革和社會公正受到關注*

談到理想﹐來自五常市的小傅說﹕“理想,就是尋思自己開個店,做點買賣,也不可能是給人打一輩子工,自己當老闆。現在是先攢錢階段,先找個媳婦再說。”

不過﹐並非所有農民工都只關注自己的小家。在一個官方組織的招待農民工的娛樂活動中﹐記者看到一塊讓農民工表達自己心願的貼板﹐上面有“祝中國早日政治改革”﹑“天下為公”等字句。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