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研究顏色革命 俄中不同對待埃及示威

  • 白樺 莫斯科

面對埃及爆發的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中國媒體低調報導,同時在互聯網上禁止人們對此討論。俄羅斯商人日報最近刊載的一篇有關分析文章說,中國封鎖和控制民眾反抗專制政府大規模示威活動的消息,中國在這個領域從研究前蘇聯地區國家顏色革命中積累了豐富經驗。

*中國積累顏色革命經驗*

文章說,中共中央政治局曾組建專門小組,研究了格魯吉亞、烏克蘭、以及吉爾吉斯斯坦爆發的顏色革命。專門小組不但向中共領導層獻策,如何鎮壓顏色革命中的群眾示威,以及如何控制群眾示威的有關信息傳播,中國的有關專家還教導胡錦濤如何避免重複在顏色革命中被推翻的那些前蘇聯地區國家領導人的命運。

*俄羅斯聚焦埃及*

與此同時,俄羅斯對待埃及事件的反應與中國完全不同。埃及成為最近幾天俄國新聞媒體報導的頭條新聞。包括國營電視台在內的各家俄國主要媒體紛紛向開羅派遣記者採訪小組,現場報導埃及的示威情況。

俄國媒體同時也在詳細分析和討論埃及群眾抗議的根源,將造成的後果,以及俄羅斯目前的社會情緒是否同埃及相似,未來俄羅斯是否有可能爆發類似埃及那樣的抗議示威等等。

*俄反對派把普京等同穆巴拉克*

俄羅斯反對派甚至把普京等同穆巴拉克。幾天前在莫斯科舉行的要求普京下台的抗議集會中,俄國反對派甚至預言,貪污腐敗,物價上漲等因素也將導致俄羅斯爆發類似埃及那樣的群眾示威活動。

*中國領導人或吸取埃及經驗*

俄羅斯遠東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貝格爾說,無論中國如何處理和報導突尼斯和埃及等國事件,中國領導層肯定將密切關注這次阿拉伯國家的抗議示威,並從中吸取教訓來解決中國國內問題。中國領導人會更加註意收入和財富的分配,避免貧富差別繼續擴大。

*克里姆林宮比中南海自信*

貝格爾說,在對待群眾抗議示威上,克里姆林宮要比中南海更自信一些,這造成俄中兩國對待埃及事件的反應不同。

貝格爾說:“正如你所知道的,中國國內各個領域的群眾抗議事件非常多,因此在這個方面中國要比俄羅斯更脆弱、更不穩定。所以中國領導人非常擔心阿拉伯和北非國家的抗議革命浪潮會蔓延到中國國內。

而俄羅斯反對派批評政府的聲音雖然非常響亮,但卻缺乏大規模的群眾支持,所以俄羅斯目前不太可能發生阿拉伯國家的那種抗議示威。”

貝格爾說,因此俄羅斯國內對埃及和突尼斯等國的事件能平靜討論,不像中國認為,這些事件將對共產黨的統治構成嚴重威脅。

*中國低調行事出於自身利益*

側重中國和東北亞問題的學術刊物<遠東問題>雜誌副主編達維多夫認為,中國在埃及問題上行事低調是考慮到中國在北非和阿拉伯地區擁有自己的利益,因此中國正小心謹慎密切觀察當地勢態發展。

達維多夫說:“我並不認為,中國限制報導埃及等國事件的消息,中國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不讓自己老百姓了解在埃及發生的事情。因為中國老百姓完全會通過其他各種渠道了解埃及事件。比如在蘇聯時代,當局也曾進行過新聞封鎖,但民眾仍然知道了許多事件的真相。”

*國際政治或重新洗牌波及中國*

學者們認為,中國目前從非洲和阿拉伯地區獲得大量原材料和能源。埃及等國的抗議勢必造成該地區不穩定,甚至將使該地區地緣政治重新洗牌,因此除了中國國內穩定因素外,從國際政治角度來考慮,埃及等國發生的事件對中國非常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