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假如89年重演﹐中國軍隊將如何反應﹖

  • 燕青

美國理士滿大學政治學系的王維正教授說﹕

“這幾天開羅街上的情形﹐很難不讓人回想到在中國﹐差不多21年前﹐類似的畫面﹐那就是1989年天安門的運動。”

中國軍隊在1989年六月對抗議示威民眾開了槍﹐這已經寫進了歷史。到目前為止﹐埃及軍隊對待大批抗議示威民眾所表現出的理解﹑平和﹑甚至是支持的態度﹐是全世界都極為矚目﹑而且高度讚賞的。

那麼﹐人們不禁聯想到﹐假如在埃及發生的一切﹐今天發生在中國的話﹐是不是還會出現流血﹖中國的軍隊是否還會站在政府一邊﹖“中國人民解放軍”會以什麼樣的形像和舉動﹐再次寫入歷史﹖

對此﹐理士滿大學的王維正教授說﹕

“如果今天在埃及發生的事情﹐在大陸也發生的話﹐很難想象說會有軍隊倒戈﹐支持人民﹑推翻領導人的局面﹔不過也很難講。”

王維正說﹐這其中的原因﹐首先是1989年之後﹐中共領導人意識到最後是軍隊解救了他們的政權﹐所以對軍隊予以特殊的關注﹐在政治上﹑經濟上﹐都給予軍隊很多好處。他說﹕

“另外﹐過去20年來﹐中國大陸經濟的快速發展﹐原來四個現代化裡面最後一項﹐所謂的軍事現代化﹐也逐漸得以實現﹐中共將越來越多的資源給予軍隊。然後再加上過去的幾位領導人﹐像胡錦濤﹑江澤民﹐在任內的話﹐大量晉昇一些解放軍的將領﹐目的也很清楚﹐就是說﹐要政權穩定的話﹐一定要有軍隊的支持。”

**20年來中國發生一系列變化**

不過﹐長期關注中國民主進程﹑在中國被囚禁多年﹐如今被迫流亡海外的魏京生不這麼認為。他說﹕


“我想現在和20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中國的軍人﹐他們的視野﹐包括他們對事務的判斷﹐都已經不一樣了。其實20年前﹐鄧小平也是很勉強地﹐迫使軍隊開槍的。現在﹐我想﹐20年前的事情不會再重演。”

魏京生說﹐20年後﹐中國發生的一系列變化﹐使他在這個問題上抱有樂觀的態度。


“比較樂觀﹔我不認為中國的軍人都是一些混蛋﹔我覺得他們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樣﹐是有良心的﹐只不過是在89年﹑20年前的時候﹐各種原因湊在一起﹐他們扮演了鎮壓老百姓的角色﹐但是今天﹐我想他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魏京生分析說﹐相比20年前﹐中國人民﹑包括軍人在內﹐都更加嚮往一個民主的社會﹐和埃及人民一樣﹐嚮往著一個公正﹑自由的國家。

“我想他們對中國的前途可能跟20年前有不同的看法﹔20年前的時候﹐他們大多數人還是很相信中國共產黨能夠把中國帶向一個更好的前途﹐但是﹐20年來的現實告訴大家﹐實際情況並不如此﹐而且現在的情況比當時還要糟糕﹐貧富差距更大了﹐老百姓處於更加困苦的境地﹐社會上的不公正發展得更加普遍﹐而且(當局)還蠻不講理﹑公開的蠻不講理﹔而所有這些﹐對軍人都有影響﹐因為軍人本身也是老百姓﹐
特別是士兵﹐他們就是普通的老百姓。”

魏京生說﹐他的樂觀﹐不僅源於軍人的素質的變化﹐而且也跟現在軍人如今能夠廣泛獲取外界信息﹐有很大關係。

美國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的負責人沃爾特‧羅曼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中國軍隊過去這些年里﹐“聽黨的話”的程度﹐似乎比過去﹐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一點﹐他說﹐從軍隊在西藏和新疆地區的鎮壓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可以看出來。

不過﹐魏京生對此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說﹕

“我不這麼認為﹔因為在西藏和新疆﹐至少還有一個民族問題﹐共產黨可以作為借口﹐來說服軍人﹐但是如果現在還想像89年一樣﹐讓軍隊上街去鎮壓示威的老百姓﹐我想他們將很難找到軍人們能夠接受的理由。如果真的發生像埃及一樣的事情﹐那麼軍隊也會像埃及的軍隊一樣﹐拒絕屠殺自己的老百姓。”

魏京生說﹐中國軍隊人心走向的變化﹐發生在各個階層﹐而且“即使高級軍官下令﹐我想中下級軍官也會拒絕執行﹔之前﹐前蘇聯和東歐已經有過這樣的情形。”

現年60歲的魏京生1969年入伍﹐曾經在部隊裡渡過三年半的時間。

“先是在廣西和湖南﹐後來到了陝西﹐我們那個部隊現在還在陝西。”

那麼﹐胡錦濤等中國領導人是否也對中國軍隊人心的變化﹐有類似的了解呢﹖對此﹐魏京生說﹕

“我想不用我說﹐他心裡很清楚﹐實際上比我還清楚﹔我認為﹐這也正是為甚麼他們現在不敢下那麼大的力量﹐大規模地鎮壓老百姓。”

星期三(2月2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克‧馬倫上將與埃及參謀長安南中將通了電話﹐再次對埃及軍隊在國家朝著民主方向和平過渡過程中發揮的積極作用﹐表示高度讚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