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外交部表示別國不應插手埃及事務

  • 雨舟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2月10日在媒體簡報會上表示﹐中國主張埃及事務應該由埃及人民決定﹐而不應該受到外來干涉。

他說﹕“我們相信﹐埃及有智慧和能力找到妥善的方法來渡過這個困難的時刻。”


馬朝旭還說﹐中國重視與埃及之間的傳統友誼和戰略合作關係﹐期待雙邊關係繼續穩健發展。

路透社說﹐北京的立場反映出它不願意批評發展中國家獨裁政府的態度﹐也表明它譴責外國干涉內政的長期政策﹐尤其是外部對中國政策的批評。

美國政府表示﹐埃及政府部長們應該以更多的行動來滿足示威者的要求。後者提出立即終結穆巴拉克30年的獨裁統治同時大幅修改憲法。

**中國擔心受改革浪潮波**

中國管控嚴密的國家媒體報導了埃及的動亂﹐但是從微博中刪除了有關其政治根源的評論﹐擔心埃及這個人口最多中東國家的改革呼籲將波及中國。

澳大利亞的中國學者邱岳首對美國之音說﹐導致埃及政局“火山”大爆發的導火線為小商販﹐然而社會矛盾長期沉澱所積蓄的熱量已經上昇到臨界的一觸即發點。

“中國類似這樣的事件每天多如牛毛。中國政府比我們更清楚﹐這類事件在中國演變為大規模群眾抗議的可能性是每分鐘都存在的。 關鍵在於政府用何種立場來面對這樣的可能性﹐既可以高壓也可以疏導。看得出﹐它一直迷信自己有強大的武力能夠鎮住群體事件。”

邱岳首說﹐中東當今局勢對中國有巨大影響﹔政府通過媒體定調和封鎖消息的做法十分落伍﹐因為互聯網空間無所不在﹔中國政府必須了解自己的危機所處的階段﹐從埃及吸取正面教訓﹐及早安排政治改革以化解社會矛盾和群眾的怨氣。

“中國經濟發展的成果目前雖然權貴獲得絕對的份額﹐但是老百姓仍然得以維持基本生活需求﹐暫時不會出現大危機﹔但是﹐嚴重的分配不公﹑房產泡沫和貿易下降等很多因素都是潛伏的危機﹐一旦有風吹草動矛盾便時刻會爆發。 ”

**學者指埃及抗議浪潮與反腐敗和民生有關**


北京的憲政學者陳永苗對美國之音說﹐埃及本次革命不僅僅為政體層次上對民主的追求﹐而且是對反腐敗和民生問題的訴求。

“埃及人民不願意放棄的原因在於穆巴拉克家族貪污多達幾百億﹐或許只有清算穆家族和貪官階層才能夠平息動亂。中國不可能從埃及革命中獲得借鑒﹔中國政府即便有心解決問題也是力不從心﹐因為它的矛盾比埃及嚴重得多。”

陳永苗說﹐中國的社會矛盾平衡應該可以支撐至少兩 三年﹔它未來將面對無限革命和有限革命之間的選擇﹔在變革中維持社會穩定應該避免前者的血腥和暴力﹐選擇後者溫和的“天鵝絨”模式﹐讓社會在無血腥﹑無暴力中有序轉換。

埃及爆發示威後﹐中國已經安排了八班包機接回了1,800多人﹐其中包括來自香港﹑澳門和台灣的360人。中國與埃及政府之間關係密切﹔埃及所在的中東地區也是經濟快速發展的中國的主要石油來源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