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警方加緊打壓異議人士


中國警方加緊打壓異議人士﹐多名維權律師在十幾個城市2月20日舉行“茉莉花革命”抗議活動後下落不明。

台灣《自由時報》2月21日援引總部在香港“中國人權民運訊息中心”的信息說﹐中國近兩天內有多達百名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被拘捕﹑扣留或者軟禁。

此前﹐有人在互聯網上發佈消息﹐號召2月20日這天下午在中國13個城市舉行“茉莉花革命”聚集行動動。

中國當局對這一網絡呼籲如臨大敵﹐警方從2月19日就開始抓捕﹑拘禁和軟禁維權律師以及異議人士。

北京獨立評論人士彭定鼎說﹐他2月20日被警察限制行動自由。他說﹕“昨天(2月20日)上午﹐有兩個警察上門了。說老彭你哪也不能去。我說那是不可能的。”

湖北民選專家﹑維權人士姚立法2月20日上午被強行帶到離家50公里外的一個地方的酒店看管。今天(2月21日)上午才被送回﹐但是仍然沒有人身自由。

姚立法說﹕“今天上午9點半用專車送到學校。昨天上午突然就強行的向外帶﹐手機甚麼的都被搜走。失去一切聯繫﹐控制在外地。他的目的很明確﹐他們害怕的是中國的茉莉花行動聲勢的擴大。”

姚立法會說﹐從農曆臘月二十八到今天﹐ 當局對他的非法綁架已經發生了三次。他說﹐今天雖然他回到了家﹐但是他所在學校仍然派人在他家樓下對他監視。

北京的維權人士王荔蕻對美國之音說﹐當局已經明確告訴她對她的管制要持續到“兩會”結束。

王荔蕻說﹕“又被上崗了。就是出門要坐他們的警車﹐不要跟朋友聚會。吃飯就跟他們警察吃去。一直到兩會結束。”

王荔蕻跟警察說兩會還有半個月﹐但她被告知﹐他們是奉命。此前﹐王荔蕻被軟禁超過三個月﹐直到1月21日才被解除監管。她認為﹐這次的被上崗跟網傳的“茉莉花革命”有關聯。

王荔蕻認為﹐當局是想看看是否能夠控制得了局勢。她認為﹐即使“茉莉花革命”抗議活動是個“局”﹐但是該來的遲早總會來的。人對自由的嚮往是不可遏制的。王荔蕻表示﹐中國政府維穩壓到一切﹐但是他們自己最終也會被們自己的所做所為壓到。

北京另外一位維權人士周莉2月20日一早也被警察拉到派出所。之前警察勸阻她不要去“茉莉花革命”聚集地王府井﹐在周莉堅持要去的情況下﹐被警察帶到派出所﹐當天下午4點左右被放回家。美國之音記者給周莉聯繫時﹐她正在為無法翻牆上網﹐了解最新信息而着急。

對周莉的監管也要持續到3月中旬。被當局失蹤﹑關押的維權律師有唐吉田﹑江天勇﹑李和平和滕彪等。美國之音記者北京時間2月21日下午5點左右試圖跟他們電話聯繫﹐但是他們的手機仍處在關機或者無人接聽狀態。

另一方面﹐美國有線新聞網2月21日說﹐如果說中國這次“茉莉花”行動的組織者是想回應在埃及和北非發生的事件﹐但是中國的這次行動並沒有取得成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