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鮑彤評說“茉莉花革命

  • 張楠

鲍彤(资料照片)

鲍彤(资料照片)

受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影響﹐星期天中國一些城市出現了規模不大的集會活動。之前﹐集會號召者在網上提出了“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我們要公平”﹑“維護司法獨立”﹑“啟動政治改革”﹑“結束一黨專政”﹑“新聞自由”等口號。


*人民正當要求 當局不必緊張*

鮑彤認為﹐這些都是正當的要求﹐當局大可不必緊張﹐因為人人都有吃飯和工作的需要﹐當官的也不例外。

至於要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他說﹕“共產黨的代表大會多次說,老百姓要有知情權。老百姓要有知情權,那你就是必須要有新聞自由。我們的憲法說,老百姓要有言論自由,那很對呀。”

*群眾上街不是社會安定與否的標誌*

鮑彤說﹐ 群眾上街並不是社會安定與否的標誌。安定不安定,歸根結底,看社會矛盾到底是尖銳的,還是緩和的﹔正在得到解決,還是受到壓制。

他說﹕“老百姓上街有什麼不好呀?我記得清清楚楚,1984年遊行,我也在天安門上,我看到學生打出個牌子來﹕‘小平你好’。這樣的上街,你害怕什麼呀?中國人經常說,‘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為甚麼那個時候說‘小平你好’,後來對小平失望了?說是你不要垂簾聽政了。說明你的老百姓自己有眼睛﹑有腦子,會想問題,別害怕。”

*平平常常的事情,就平平常常來處理*

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中﹐當局動用軍隊對示威學生和民眾進行了鎮壓。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秘書的鮑彤﹐作為趙紫陽的幕僚﹐也被投入監獄。因此針對星期天發生的街頭聚會﹐鮑彤很關注政府對於群眾上街的處理方法。他認為﹐壓制會使矛盾越來越尖銳。

鮑彤說﹕“我希望我們的警察進步,我希望我們的老百姓也有經驗。平平常常的一些事情,就平平常常來處理,不要緊張,不要大驚小怪。政府不緊張,老百姓就會平安。政府一緊張,那我就怕矛盾就會尖銳。我別的事情不知道,我知道1989年6月4號那些事情。”

*武力鎮壓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在星期天各地群眾聚會的前後﹐都有一些活動人士﹐包括跟此事毫無關聯的知識分子﹐被警方帶走﹑拘留或者監控。

鮑彤表示﹐希望當局能夠積極而不是消極地﹐總結以往的經驗教訓。不要一有風吹草動就加強打壓和控制。

他說﹕“六四是消極地總結了經驗,以為鎮壓、動用軍隊就可以解決問題。解決了嗎?20年沒解決,而且矛盾更深刻,走得更遠了。為甚麼?貧富差別更大了,社會鴻溝更深更大了,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

*“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談到埃及局勢﹐他表示﹐他不知道未來的埃及領導人比穆巴拉克好,還是比穆巴拉克壞。但是他說﹐埃及老百姓能夠用自己的意志來影響穆巴拉克,從這一點來說,就是偉大的進步。這叫民意導向。

他說﹕“就民意導向來說,中國的憲法也給說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憲法別的話都可以不要,這句話是一定要。有這句話,我覺得中國就有希望。”

*要踐行“民有、民治、民享”的中國*

鮑彤說﹐他很贊成毛澤東1945年跟路透社記者講的﹕中共執政以後的中國,應該是羅斯福四大自由的中國,是林肯“民有、民治、民享”的中國。

他說﹕“這是他(毛澤東)對全世界的亮相,也是對中國人民的承諾。這個很重要。多少年了?從1945年到現在,66年過去了。66年再做不到,那就未免使人覺得渺茫。所以我說要動手,就是要動手建立一種‘民有、民治、民享’的社會生活機制。我認為,這個是中國變成和諧社會的最重要的條件。”

*政府應該解決問題﹐改正錯誤*

至於未來形勢會如何發展﹑中國能否出現埃及那樣的動亂﹐鮑彤說﹕“埃及的總統有400億美元的財產,中國的總統(領導人)有400億美元的財產嗎?我不相信。埃及老百姓憤怒,是因為總統太有錢,老百姓太窮了。中國老百姓確實也很窮。但是,如果老百姓的生活能夠一步一步地好起來,我想,老百姓就會高興。”

他認為﹐政府應該做的是﹕解決問題﹐改正錯誤。比如﹐對於嚴重的官員腐敗問題﹐就應該好好加以解決。不過他說﹐不能老是用紀委﹑雙規等傳統方法﹐而應該進行政治改革。

鮑彤說﹕“那是因為只准黨來管幹部,不准老百姓來管幹部,連選舉都不讓老百姓選舉,這個事情不好。長此以往會有矛盾﹐及早解決不會有矛盾。溫總理說要政治改革,我覺得溫總理這個想法很好。講了,就要做。你又講又做,老百姓就高興。老百姓如果上街,就會說‘我擁護、贊成你給我言論自由,我贊成你給我監督官吏的權力’。”

*民主是一個學習的過程*

鮑彤表示﹐民主制度的建立不可能一天完成﹐民主是個學習的過程。他呼籲﹐在這個學習民主的過程當中﹐老百姓要學會如何保護自己﹐而官員也要學會如何對待老百姓的意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