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茉莉花行動發起人呼籲繼續散步

  • 海彥

儘管在當局嚴厲防範下﹐前三輪中國茉莉花集會和散步的呼籲沒有催生大規模聚集﹐不過自稱“中國茉莉花革命發起人”的網民“茉莉花行動”星期二發佈繼續散步的呼籲﹐並提出官員向人民公佈財產的具體要求。有分析人士說﹐茉莉花行動在經過幾輪集會站住腳以後﹐會向縱深發展﹐以促進民生為主。

*茉莉花﹕繼續散步*

署名“中國茉莉花革命發起人”的網民3月8號在谷歌博客網站發佈“3月13號繼續散步公告”﹐要求當局無條件釋放因參與散步而被關押的普通民眾﹐具體提出“官員向人民公佈財產”和“政府向人民公布稅收使用用途”的兩項要求。

公告表示﹐如果真像當局所說的“人心思穩、人心思安、人心思發展”,當局就不需要大動干戈嚴加防範。公告說﹐民眾希望的和諧與穩定以及對動亂的看法與官方所說的不是一回事﹐官方所謂的和諧與穩定的核心是“維護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特殊利益,維護權力資本的特殊利益。任何挑戰這些利益的人和事,都被貼上破壞和諧與穩定的標簽”。

公告說﹐3月13號的第四次散步代號仍是“三個代表”。這次公告列出中國國內44個散步城市以及香港﹑台北﹑高雄和紐約4個境外城市。

*許多年輕人參與*

一直關注和推動“中國茉莉花革命”﹑流亡美國的中國民運人士王軍濤﹐星期二上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儘管當局實行高壓政策﹐嚴防死守﹐使得茉莉花活動沒能形成規模﹐但是﹐從前3輪集會和散步來看﹐仍有許多民眾參與﹐尤其是許多80和90後的年輕人。

他說﹕“80後和90後﹐特別是85年以後的這些年輕人﹐他們的參與熱情很高。其實下面抓了很多﹐但是攔不住他們。實際上說﹐他們都往現場去﹐只是當局不讓他們出現﹐就是不讓他們進入現場。”

目前擔任美國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的王軍濤表示﹐“中國茉莉花革命發起人”內部有討論﹐今後會將集會和散步向離開市中心的外圍發展﹐以分散警力。

王軍濤說﹕“內部有些討論﹐下次要分散到離開中心地帶的邊緣地方去。比如在北京遷往中關村呀﹐好些人都提出海澱圖書城呀﹐還有像外國人聚居區﹐還有人提出教堂呀﹐各種各樣的建議﹐但是我估計會被陸續採納。這樣包括把警力也給它分散掉。到時候它打擊難度更大﹐而且這種打擊的結果會得罪許多的社會團體。”

在談到網上出現不只一個茉莉花革命發起人的匿名網友﹐甚至星期一還出現署名“中國軍人茉莉花革命委員會”發佈的呼籲中國軍人支持中國走向憲政民主社會﹐參與茉莉花革命的公開信時﹐王軍濤表示﹐這次茉莉花革命的多中心化顯示﹐這不是一次傳統意義上的反對活動。

他說﹕“它在往深發展階段﹐不希望政治化﹐但是它也尊重運動發展的多方向﹑多層次。我個人認為﹐茉莉花訴求多樣化﹐最後讓參與者自己去選擇去。茉莉花這種多中心呢﹐有利於分散當局的注意力﹐讓它知道﹐這個不是一次傳統的政治反對活動。”

*在民生問題上產生成效*

中國民運資深人士王軍濤評估說﹐茉莉花未來的發展生命力在於在中國民生問題上產生更大的成效﹐並與其他民眾參與形式結果起來。

他說﹕“茉莉花的發展呢﹐海外可能挺關注它在政治層面上的發展﹐比如結束一黨專制﹑反對運動。但是﹐我覺得將來更大的果實是在民生方面﹐就是跟一些具體的民生訴求結合在一起﹐會產生很多果實。還有就是茉莉花能不能跟中國現有的其他參與形式結合起來﹐比如說對人大代表進行推動和圍觀。像這樣的如果能結合起來﹐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茉莉花再搞兩次﹐我覺得就能站住腳了。下一步就是向縱深發展﹐就是做到水一泄地﹐無空不入。”

美國之音記者詢問王軍濤是否就是茉莉花革命的發起人﹐王軍濤既未肯定﹐也未完全否認﹐只是說﹐不應該說是他發起的茉莉花革命﹐茉莉花是80後﹑90後一個有創意的行動﹐他只是在解讀茉莉花行動上起了一些作用。另外由於茉莉花活動的一些參與者跟他有一些互動﹐因此他可能有一些影響。但是為了茉莉花的發展﹐他覺得應當把自己放在這個運動的一個若即若離的位置比較好。

*專家﹕目前不會發生大規模民主運動*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鄭宇碩表示﹐目前在中國發生大規模民主運動不容易﹐民眾主要關心的還是提昇生活水平。

他說﹕“目前我們看到中國發動大規模的示威行動﹐爭取民主等等﹐是有相當的困難的。目前中國的國民還是覺得過去30年生活有所改善﹐對未來也有比較樂觀的預期﹐希望生活水平能繼續迅速提昇。”

不過﹐鄭宇碩教授表示﹐中國當局也同時應當意識到﹐目前各種社會矛盾和積怨很深﹐社會存在相當不穩定的因素﹐因此推動政改﹐打擊腐敗﹐從根本上解決社會矛盾是當務之急﹐否則﹐靠打壓只能推遲社會矛盾的解決時間。

中國當局對網民呼籲的茉莉花集會採取了兩手措施﹐一方面發動輿論﹐稱茉莉花革命在中國不可能發生﹐另一方面卻嚴厲防範﹐加強打壓和預防措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