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吳邦國﹕黨的領導地位不可動搖

  • 張楠

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今年“兩會”上

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今年“兩會”上

吳邦國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做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時重申了中國不搞西方式民主的立場﹐堅稱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不可動搖。

他說﹕“從中國的國情出發﹐鄭重表明我們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的多元化﹐不搞‘三權分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

*吳邦國﹕原則問題動搖或致內亂*

吳邦國說﹐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最重要的是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在涉及國家根本制度等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動搖。

他說﹕“動搖了﹐不僅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無從談起﹐已經取得的發展成果也會失去﹐甚至於國家可能陷入內亂的深淵。”

吳邦國此番言論並非無的放矢。中東﹑北非最近發生的反政府示威浪潮﹐令中國領導人深感不安。互聯網上身份不明人士呼籲中國民眾開展類似運動﹐並曾經提出“結束一黨專制”的口號。但是﹐任何效仿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行動﹐在中國都受到嚴厲壓制。

*吳邦國宣佈中國法律體系已形成*

在報告中﹐吳邦國還表示﹐中國立法工作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到2010年底﹐中國已制定現行有效法律236件﹑行政法規690多件﹑地方性法規8600多件。

據此﹐他宣佈﹕“一個立足中國國情和實際﹑適應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需要﹑集中體現黨和人民意志的﹐以憲法為統帥 (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經形成。”

*中國憲法曾經保護不了共和國主席*

中國是在共產黨執政60年後做此宣佈的。雖然中國在1954年就制定了自己的憲法﹐但是卻有過一段為時不短的無法無天的經歷。

在毛澤東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特別是在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法律的尊嚴蕩然無存﹐憲法不要說保護黎民百姓﹐就連共和國主席也無法保護。

*賀衛方﹕意識形態束縛立法工作*

中國法律體系的建立主要是在“文革”結束後開始的﹐而且一開始就面臨“黨大還是法大”的問題。有分析人士認為﹐黨大於法的問題至今未能完全解決。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認為﹐建立真正的法律體系在中國還是很遙遠的事。

他說﹕“實際上,《民法典》,包括《物權法》,整個的制定過程,你會發現相互之間的觀念差距很大。也就是說,意識形態對於立法工作的束縛,使得沒有辦法很容易出台整個的《民法典》,還有其它的相關的,剛才我提到的,違憲審查制度這樣的一種體系化的東西。”

*賀衛方﹕法律制度其實還很遙遠*

賀衛方認為﹐“社會主義”跟“法律體系”﹑“依法治國”等概念有一種內在的矛盾﹐因為社會主義理論強調的是一個政黨對於國家的無所不在的領導和統率。他表示﹐中國應該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他說﹕“真正地建設一種民主社會,然後強調權力的制約、基本的分權制度,然後司法獨立。這樣的一種體制化構造如果沒有最基本的進展的話,那我相信法律制度其實是一個很遙遠的事情。”

*莫少平﹕法律體系只是‘基本形成’*

著名律師莫少平認為﹐在立法層面上﹐確實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中國的法律體系只能說是“基本形成”了。

他說﹕“已經立法的這些法規有沒有需要進一步修正的?同時,還有一些空缺領域裡面,是不是需要再進一步的立法﹖我認為都是需要的。從個人的觀點來講,他說已經完全形成,還是為時過早。更客觀地來講呢,應該說是一種‘基本形成’。”


*有法不依或執法不嚴成為主要矛盾*

莫少平認為﹐現在的主要矛盾不是無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或者執法不嚴。他說﹐有些法律制定得不錯,但是有關部門不遵守或者不嚴格遵守﹐這種現象比比皆是。


他以外國記者最近在北京王府井受到騷擾甚至毆打的事件為例﹐對中國官員提出批評。

莫少平說﹕“中國現存的一些法律,你不去嚴格遵守,甚至跟人說‘甚麼法律都保護不了你們’,好像又是回到原來的法律虛無主義的那條路上去了,這也是讓人感到很可悲的事情。”

他強調﹐規範外國記者在華採訪活動的是國務院的規定﹐北京市或者北京某社區的規定﹐與國務院規定相衝突﹐應該一律無效。

*李林﹕法律形同虛設﹐還不如沒有*

中國社科院李林教授也強調了法律法規在現實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他說﹕“形同虛設,那我想這種法律還不如沒有。否則的話,這種紙面的法律越多,它的權威性越低,有效性越弱。最後,大家既不信法律,也不信領導人的意志,這個社會就會變成一個無序的、無政府主義社會。”

李林說﹐總體情況是好的﹐但是對法律法規不予執行﹑執行不到位或者執行錯位的現象﹐仍時有發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