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州國保欲阻野渡妻子聘請律師

  • 海彥

廣州異議作家野渡(本名吳揚偉﹐又名吳偉)的太太萬海濤3月7號前往野渡被“監視居住”的番禺﹐申請會見野渡,負責監視居住的警方拒絕讓萬女士與野渡見面。

為了能讓外界見到野渡,萬女士回到家後決定咨詢一下律師﹐尋求律師幫助。在萬女士與相關律師聯繫後,廣州國保3月8號主動找到萬女士,要求她不要給野渡請律師,稱這將對野渡不利。

廣州獨立作家野渡2月20日到醫院探望因準備參加首次“中國茉莉花革命”集會而被打傷的廣州維權律師劉士輝後,被當局帶走失蹤。

國保警察3月2號押帶野渡回家進行搜查﹐抄走野渡的電腦、電話和一批書籍,同時向他家人傳遞監視居住通知書﹐稱野渡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從3月1號起被“監視居住”。到目前為止﹐任何人都無法與野渡取得聯繫。

*施壓野渡妻子*

野渡的妻子萬海濤女士星期五上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非常擔心野渡的處境﹐但是警方不讓見人﹐還告訴她聘請律師對野渡不好。

她說﹕“它只是說外界對你們也沒有甚麼好處。他們不就是寫呀寫呀﹐也幫不上你嗎。你自己衡量了﹐你做得太多事了﹐到時候對野渡也沒有好處呀。他說任何人都不能見他。我說律師應該可以見吧﹐他說都不能見。”

萬海濤女士表示﹐鑒於目前的情況﹐她還沒有決定是否聘請律師﹐想再等一段時間﹐觀察一下形勢。

她說﹕“現在我還沒定﹐因為現在兩會還在進行中。我是想再緩一緩﹐看看兩會後放不放人。如果再不放人﹐我就再看再怎麼辦吧﹐因為﹐哎呀﹐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怎麼做。”

*律師﹕公民基本權力*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辯護律師﹑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尚保軍律師星期五對美國之音表示﹐公民聘請律師﹐尋求法律救助是基本權力﹐任何人不應該以任何形式阻攔當事人或其家屬。

他說﹕“獲得律師幫助的權力是每一個所謂的犯罪嫌疑人當然的法律權力﹐這是毫無疑問的。只要是受到刑事指控﹐當然有獲得律師幫助﹑請律師的權力。”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五上午致電廣州市公安局警務投訴電話﹐也就是局長專線﹐在記者說明情況並詢問警方是否能以任何方式阻攔當事人聘請律師後﹐接電話的員警表示﹐他沒有回答這類問題的授權﹐請記者聯係外宣處。不過﹐外宣處的幾個電話在上午和下午都一直無人接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