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的核發展戰略發生驟變

  • 雨舟

日本地震和海嘯引發核泄露危機後,中國政府暫停境內所有新建核電站審批,并對現有核電站進行審查﹔中國的核發展戰略更是發生驟變:“安全第一”更新了“十二五”規劃中的“安全高效”,取代了上個五年計劃倡導的“積极發展”、“加快發展”。

不過﹐中國仍然強調﹐不會因為日本核泄漏危機而停止發展核能。一名中國高官26日表示﹐中國對核能電站技術的安全性能有信心﹐不會因為本次事故而放棄擴大國內工業。

中國環保部核安全設備監管技術中心主任田佳樹對中國官方的《人民日報》說﹐中國採用的是工業化國家的最佳能源標準和實踐﹐並且從美國三里島和前蘇聯徹爾諾貝利事故中汲取教訓。他說﹕“我們不會因噎廢食。”

**原子能發電站的建設存危險和不確定因素**


日本三菱綜合研究所中國問題專家楊中美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核輻射事件造成的影響超出日本政府和民間的想象﹔日本技術力量和水平與歐美並駕齊驅﹐位於世界頂尖之列﹐而且無論管理還是選址等方面都經過嚴密考證﹔日本核能工業仍然出現問題說明原子能發電站的建設的確存在很大的危險和不確定因素。

“從俄羅斯到現在的日本﹐全球已經多次發生原子能電站事故﹐說明將來還會發生。”


楊中美認為﹐根據管理能力和官僚水平﹐中國建設原子能發電站的計劃過熱﹐應該適當降溫﹐將更多功夫花在提高能力上。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中國政治和安全問題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核工業存在的隱患,更可能存在於實施過程,而不在於技術層面﹔中國能夠設計非常複雜的設備,并且讓它們高質量地工作﹐比如說航天計劃就是一個例子﹐但是﹐“看看四川學校的教學樓,它們中的許多因為沒有達到安全標准而在地震中坍塌。”


**中國缺乏自由媒體沒有足夠監督**

成斌還說,中國政府目前對核電站的審查舉措值得肯定,但是其結果是否可信卻引發疑慮﹐“中國的統計數據往往缺乏可信度。由於缺乏完全自由的媒體,非政府於缺乏完全自由的媒體機構能否對中國的核電站設施建設進行監督?”

中國環保部核安全設備監管技術中心主任田佳樹說﹐中國過去20年已經建造7座核電站﹐有13座核反應堆﹐沒有發生過一次重大安全事故。

中國近年來加快了核電站建設和規划的速度﹐目前計劃再建26座核電站﹐包括核反應堆53座﹔12座電站計劃已經通過審批﹐另外14項也獲得初步批准。中國希望核電站將在2020年之前提供6%的能源供應﹐實現全部非石油能源佔15%的目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