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政府發文禁止強迫農民住高樓

  • 張楠

違背農民意願搞拆村並居﹑強迫農民住進高樓大廈﹐是近年來中國一些省市新圈地運動中的一個常見做法。其規模之大﹐“古今中外﹐史無前例”。有官員表示﹐此種做法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現在﹐中國中央政府終於出手了。

*中國農村正在經歷新圈地運動*

中國媒體4月2日披露的一個國務院通知﹐明令禁止搞強迫農民上樓的運動。通知說﹐要尊重農民意願並考慮農民實際承受能力﹐防止不顧條件盲目推進﹑大拆大建。嚴禁在農村地區盲目建高樓﹑強迫農民住高樓。

這個通知所針對的﹐是中國農村正在經歷的一場新的圈地運動。中國媒體說﹐一些地方以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為由﹐大規模取消自然村﹐強迫農民上樓居住。

*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

據《新京報》報道﹐一些高層小區正在農村拔地而起。山東諸城市取消了行政村編製﹐將1249個村合併為208個農村社區﹐70萬農民將告別村莊﹐搬遷到“社區小區”。報道說﹐如今﹐像諸城這樣的“拆村並居”﹐正在全國二十多個省市進行。

中國負責農村工作的官員陳錫文指出﹐在這場讓農民上樓運動的背後﹐實質是把農村建設用地倒過來給城鎮用﹐弄得村莊稀里譁啦﹐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

*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推動土地財政*

地方政府讓農民上樓的巨大熱情源于國土資源部發出的一個關於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的文件。其中心思想是﹐如果農村在整理土地的過程中增加了耕地﹐城鎮就可相應增加同等面積的建設用地。

本來﹐國土部這個想法只是為了試點。但是﹐立即就被一些急于發土地財的地方政府利用了。

長期研究農民問題的安徽作家陳桂棣說﹕“起碼安徽省是全省進行了整村推進。什麼意思呢?就是一個村子里要全部搬走,原來的村子宅基地全部給你平掉,這樣把土地給置換出來,叫你在另一個地方重新去建立社會主義新農村。”

*農民經濟利益與生活方式遭到侵害*

陳桂棣說﹐理論上講﹐這樣做並無問題﹐確實可以省出不少土地。可實際上﹐它卻成了各級政府對於農民的剝奪。

他說﹕“這麼多年以來,中國大量的農民進城去務工,他們賺了一部份錢回去蓋了自己的房子。你現在把他的房子給拆了,一平方只給120到180塊錢的這樣一個補助,它不光是宅基地的問題,它上面蓋的是樓房。”

這種做法不僅侵犯了農民的利益﹐而且也改變了農民的生活方式。陳桂棣說﹕“從前的農民,他院子里有樹,現在沒有了。他原來的前後院這些東西,都被剝奪了。你想,把農民都集中在一個地方,不光勞民傷財,他的損失很大,而且他種地也不方便。而且他也沒辦法去飼養家畜。”

*農村生活成本提高 鄉村文化面臨滅絕*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陳錫文在接受《半月談》記者採訪時表示﹐要農民搬進樓房居住﹐引出很多問題。農民的居住條件雖然改善了﹐但是一些本來不要錢就可自行解決的東西﹐現在都要花錢購買﹐還要交物業費﹑水電費等﹐生活成本大為提高。

《群言》雜誌的一篇文章則呼籲切莫誤讀“城鄉一體化”。文章說﹐我們為了城市化的發展﹐大拆大建﹐不知道摧毀了多少具有傳統特色的城市文化﹗今天如果還要“運動”式大搞“城鄉一體化”﹐不知道將會有多少傳統的“鄉村文化”又要面臨滅頂之災。

*部份地方政府淪為發土地財的奸商*

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買賣中大發其財。陳桂棣舉例說﹐河南商城是典型的國家級貧困縣,可是卻開發了成片的別墅區。

他說﹕“他們從農民手裡頭﹐3萬3一畝,就把農民的耕地給買過去了,而且高價10倍以上地賣給開發商。咱們的人民政府現在就成了一個奸商了。它不是人民政府了。它賣地,應該講,是沒問題的。你比如,你把那土地昇值了,應該是好事,但是這些錢應該交給農民。”

*土地成為影響農村穩定的首要問題*

強佔農民土地引發了一系列慘劇和暴力事件。在江蘇省壩頭村﹐35歲女子徐傳玲因補償款購買不起足額樓房面積而自殺。山東省也發生了與此相關的毆打農民的暴力事件。

中國社科院學者於建嶸說﹐改革開放以來﹐至少有5000萬到6000萬農民徹底失去土地。他對《新京報》說﹐土地問題已經佔全部農村群體性事件的65%﹐成為農業稅取消後﹐影響農村社會穩定和發展的首要問題和焦點問題。

*學者稱維穩經費超過民生經費*

《中國農民調查》一書的作者陳桂棣說﹕“有些專家也進行了調查,我們各地為了維護安全的這個經費的支出,它的總數已經超出了地方政府去搞民生工程的這個經費數。這不是很大一個悲劇嗎?”

中國國務院的通知要求﹐對於侵害農民權益﹐影響土地管理秩序的做法﹐必須採取有力措施﹐堅決予以糾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