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人士與家人遭毆打

  • 黃耀毅

兩名中國維權人士以及其家人在這兩天份別在北京以及安徽遭到毆打。維權人士彭定鼎以及常坤分別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講述當天發生的衝突情況。

*維穩防堵茉莉花,彭定鼎被跟被打*

在北京的維權人士、媒體人彭定鼎,於4月3號星期天早上,遭到毆打。彭定鼎對美國之音說:“大概九點鐘的時候,我出門要去銀行。每星期天的時候,我知道都有兩個非警務,就不是警察,是維護穩定綜合治理辦公室的。他們問我去哪里,他們以前告訴過我說不能夠去王府井,我說這不干你們的事情,這是我的權力。然後那天九點多鍾他們就在樓下守候。打了我以後他們報警,他們說我打了他,我也確實打了他,我還手了。我們去醫院做了檢查。”

經過醫院診斷,彭定鼎頭部右上方皮下水腫。之後彭定鼎與兩名毆打他的人士被帶到萬壽路派出所,彭定鼎要求傳喚證人未果,當晚被釋放回家。

彭定鼎說,自從茉莉花革命以來,每個星期天都有人跟蹤他,所以他認為這次被打事件也是因為當局認定他要去參加茉莉花的散步活動。他對美國之音說:“明確的說,就是!”

*常坤與家人同遭毆打*

長年來關注愛滋公益、中國青年愛滋病網絡負責人,並且是安徽臨泉青年活動中心創辦人常坤,原定4月4號星期一下午2點鐘在凱悅王朝大酒店舉辦青年活動中心年會,報告愛博圖書館的發展進度,但是在4月3號晚上卻接到家人被打的消息。

被毆打後仍舊住院的常坤,在醫院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我的媽媽跟我們說,她被打了,我媽媽跟妹妹都被打了。當時我們正和律師從鄭州回臨泉的路上,這事情是發生在4月3號晚上。”

常坤的媽媽目前還有頭暈、迷糊的症狀,妹妹手部浮腫,已經在星期二下午由法醫鑒定並拍照存證。

4月4號早上,常坤與參加年會人士到達會場之外,卻發現會場被封閉,人員無法進場,會議室也被斷電。當他們站在門口綠地上等候的時候,現場的公民社區幹部卻開始辱罵他們。

常坤對美國之音說明當天第一場的衝突:“上午10點鐘的時候,當時已經圍觀了將近有上百人,還有我們三、四十幾名參會的人員,陸陸續續都到了。突然間有人在我的後腦杓,連打了一下子,我一感到疼,我就跑。我一跑了,就有兩、三個人,就是常應彬、常應虎,跟他們的老婆,就圍着我打。當時警察在旁邊,我 說,‘警察打人啦’,就往警察那邊跑,然後可能他們就被警察攔住了。我當時就去醫院了,後來我們就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去做筆錄。我跟警察說,你為什麼把我們帶來,為什麼打人的不帶來?警察說,我們已經控制他們了,沒問題了。我說他們還會打我的,你們如果不給他們進行措施的話。”

常應彬、常應虎是當地公民社區主任,而在前一天晚上毆打常坤母親與妹妹的,也是公民社區的幹部。現在人仍在醫院的常坤對美國之音說明當天第二場的衝突:“沒想到緊接着下午兩點鐘我們去開會,我們正在開會的時候,常應彬又帶了人,衝進會場,又打我,把我打暈過去。打暈過去之後就到醫院了,這中間發生一些事情我就不很清楚。”

醫院檢查的結果,常坤左太陽穴被凳子打到,有輕微的腦震盪,直到今天才能夠開口說話。

常坤對美國之音說:“常坤的家,愛博青年中心,是一個為社區居民、學生,免費提供看書閱讀的場所,讓他們免費上網等等,到現在已經有一年11個月了。打我們的當天從上海別人給我們捐了五千圖書,剛運到。一方面是上海的一個地方政府給我們捐了五千本圖書,一方面是臨泉縣的地方政府,對我們採取這種暴力的措施,這是一個多麼鮮明的對比呀!打我的當天,城關鎮書記葛金海還跟我通過電話,包括這個社區書記王子中,我們也通過電話,但是他們打我們的時候呢,他們兩個電話根本不接,根本關機。我認為他們早有預謀的,我認為他們是幕後指揮者。”

常坤懷疑,可能地方政府之間有些利益勾結、政治鬥爭,所以他成為受害者。他呼籲進行調查,是否有貪污腐敗情事,或是有人故意製造不穩定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