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趙連海不再沉默 聲援艾未未

  • 莉雅

中國著名的維權人士趙連海在去年年底保外就醫後4個月來首次打破沉默,呼籲當局釋放艾未未以及其他很多在最近被關押起來的維權人士。趙連海表示,他為此做了最壞的打算。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媒體首次對艾未未事件做出反應。

*趙連海保外就醫後首次發聲*

“結石寶寶”組織的發起人趙連海因為發動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維權而在2009年11月遭到刑事拘留,去年11月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入獄兩年半,12月獲準保外就醫。在沉默幾個月後,他4月5號首次在推特網上發文並且接受了海外媒體的採訪。

趙連海表示,艾未未被當局扣押促使他“必須站出來”。他4月5號抱着兒子自拍並且發送到媒體的一段自述視頻中表示:“我能做的就是發發我們的聲音,呼籲當局儘快的釋放艾未未,釋放最近抓捕的很多這些好人。這些對國家、對社會充滿責任感的人。”

趙連海說,對於當局繼續打壓迫害異己的這種做法,“我們不能再沉默”。他說:“如果一個國家的公民不能按法律來維護我們的權益,不能用我們的法律來保護我們的後代的時候...,我們的心情不僅僅是痛苦。”

*趙:希望國家有更好的未來*

趙連海在推特網上的留言中表示,3個月來他與家人“生活在極其壓抑和痛苦的狀態”。他在自述視頻中迴想起自己的這段經歷時不禁幾度哽咽落淚。

他說:“我們個人受了一些委屈,沒有關係。我們都成年人了。我們可以承受。但我希望這個國家的未來變得更好。讓更多以後會長大的這些孩子們生活在一個美好的國家,沒有恐懼,沒有迫害。”

趙連海呼籲當局能夠帶有誠意的跟民間進行友善的溝通,傾聽民眾的呼聲,在法律的框架下通過協商,共同解決問題,而不僅僅是打壓與迫害。他認為這是避免中國社會發生災難的唯一選擇。

*異議人士讚賞趙的做法*

中國民主黨人、中國人權觀察的主席秦永敏認為,趙連海挺身而出的做法表明他是一個有勇氣的人。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對他能夠為艾未未出面說話,我感到非常高興。這表明中國人民是不會畏懼當局的非法打壓的。”

*趙連海對後果做最壞打算*

對於站出來可能造成的後果,趙連海在推特網上的留言中表示,他做了最壞的打算。

他說,“老艾這樣有影響力的人,如果我們都無法給他救出來的話,那我們所有人不可能得到任何的保障。我跟我愛人也說,要抓就一塊抓吧,要死我們就一塊死吧。”

趙連海今天凌晨再在推特網上留言, 說一名負責他的官員剛剛來電,稱近日要約他談話並估計“也許就在今天天亮以後”。

到記者發稿時,趙連海再也沒有在推特網上留言。記者也無法跟他或是他的家人取得聯繫。他妻子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態。

從1970年就開始因為推動中國的民主、試圖突破黨禁而一再入獄的秦永敏表示,當局在抓捕異議人士時往往既沒有法律手續,也完全不按法律程序辦事。他說,他們被當局放出來之後也會經常受到傳訊甚至關押。

*中國官方媒體首次回應艾未未事件*

在艾未未的命運受到各方越來越多的關注之際,《人民日報》主辦與出版的《環球時報》6號在它的網頁上以發表社論的方式首次對艾未未事件做出反應。這篇以“法律不會為特立獨行者彎曲”為標題的社論說,在被稱為“前衛藝術家”的艾未未據信近日被中國警方帶走後,西方一些國家的政府和“人權機構”迅速出面干預。

社論說,“在沒搞清楚真相的情況下,就將中國司法的一個具體案例上綱上線,並用激烈的評論攻擊中國,這是對中國基本政治框架的輕率衝撞,也是對中國司法主權的無視。”

但是這篇社論並沒有具體說明艾未未被扣押的事件,只是說,“4月1號他出境取道香港去台灣,有報導稱他“手續不全”,具體情況不詳。”不過社論接着說,“由於艾未未喜歡我行我素,經常幹“別人不敢幹”的事,而且他的身邊聚集了一些類似的人,他本人大概清楚,他很多時候離中國法律的紅線不遠。”

這篇社論還表示,中國當局在如何對待像艾未未這樣的人﹐缺乏經驗和可遵循的法律判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