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辛亥革命也敏感 京津高校辯論會被取消


北京理工大學為紀念推翻滿清王朝的辛亥革命100周年而組織的京津16高校辛亥革命主題辯論會,被北京共青團市委取消。

4月8日辛亥革命問題專家,北京的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張鳴發微博說:“北京16所高校,辛亥革命主題辯論賽,學生們籌備了好些日子,辛苦到了家,結果,在臨揭幕的一刻,被北京市團委給取消。沒有道理可見,就是取消。反正他們不怕學生上街。”

這裡的“沒有道理可見”也許是“沒有道理可講”的筆誤。中國著名學者張鳴對紐約時報說,北京市團委下令取消計劃舉行的有關辛亥革命100周年辯論會,“他們這樣做確實傷害很大。辯論會的組織者說,他們試圖談判,但是市團委不肯改變決定。”

張鳴還發微博說:“今天讀書會,會後談及辛亥辯論賽被叫停,同學們說,好些活動都被叫停了。怎麼啦?”

在中國網絡社區天涯論壇上,有人寫道:“現在維穩維得連辯論賽都取消,簡直瘋了。”

有外電報導說,辯論主題是三民主義,參賽的有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天津大學等16所大學。

紐約時報在報導辯論會被禁時說,看來當局對組織者在其網站上發表的聲明感到擔心。聲明說:“當我們重新審視這段歷史,應該看到的不僅僅是那些振奮人心的革命勝利,還有隱藏在深處的,關於這個國家人民意識的覺醒和民主制度的傳播。”

看來,在有關的北京市團委或者更高官員的心目中,“革命”,即使是中國當局要紀念的,將近100年前的辛亥革命,和“大學生”,“集會”和“辯論”湊在一起,就成了不安定因素。中國的大學不是教授治校,而是中共黨委黨官治校,從這個事例來看,共青團團委團官也治校。

中國當局在紀念辛亥革命的同時,嚴防茉莉花革命。張鳴教授對紐約時報表示,政府現在“擔心所有的敏感主題”。

而在去年10月,在武漢,這個問題還不這麼敏感。當時,中國大陸和台灣4所高校的學生參加了辛亥革命歷史文化專題辯論邀請賽,宗旨是重溫辛亥革命歷史、傳播辛亥革命文化、弘揚首義精神、迎接辛亥革命百年。決賽的正反方辯論題目是“辛亥革命是在社會條件成熟時(不成熟時)爆發的一場革命”。

中新社報導說:正方台灣輔仁大學四位選手以湖北革命黨人在面臨“炸彈爆炸”、“消息走漏”、“高層不在”等諸多不利條件,毅然能夠起義並取得武昌起義勝利,說明“辛亥革命社會條件成熟”;反方則對比英、法等國資產階級革命,指出辛亥革命之不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