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上海卡車司機罷工事件逐漸消散

  • 大衛

上海卡車司機罷工3天后,當局拿出了調解措施,使得許多罷工司機已經於星期一陸續返回工作崗位。

從上星期三,也就是4月20日開始,上海卡車司機在寶山港的物流公司及外高橋碼頭和洋山港等地聚集抗議,要求調高運費以補貼飛漲的物價。這起罷工事件造成上海 -- 這個世界最繁忙的集裝箱港貨運阻塞,一些集裝箱貨輪甚至在未能滿載的情況下離港。

上星期六,上海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發佈公告稱,上海市政府已要求有關部門採取有效措施,糾正亂收費、亂漲價的行為,以緩解運輸企業的經營壓力。在這種狀況下,許多參與罷工的上海卡車司機星期一已逐漸恢復上工。

*控制力變弱*

對於這起罷工是不是反映出中國社會越來越自由的問題,日本“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楊中美教授的看法是:

“我覺得這不是自由化的問題,而是控制能力越來越弱了。因為官方現在對政治問題進行無情打壓,像劉曉波、艾未未,它認為你是反對一黨專政。但是就意識形態來說,共產黨又是工人階級的國家,理當保持工人生活的穩定,它不能夠用打壓政治人士或維權人士的方式來打擊。而且這也觸及到廣大群體的問題,它也不敢犯眾怒。所以說,並不是它不想鎮壓,而是很難鎮壓,而且控制力相對越來越弱了。”

對於這起罷工事件的過程既沒有發生意外,也沒有引起當局打壓,又是什麼原因?楊中美教授的看法是:

“我覺得上海的工人比較精明,不吃眼前虧。他們到了達成某些妥協後,會做出某些讓步,不願意冒風險去挑戰共產黨的一黨獨裁政權。所以我覺得在共產黨又打、又壓、又拉的情況下,雙方做出妥協的可能性比較大。”

*不會一呼百應*

至於上海這起卡車司機罷工有沒有可能帶動中國其他地方或群體起而效尤?楊中美教授表示:

“我覺得要像以前那樣一呼百應是不可能的。但是這種事情肯定是社會危機的一種表象和特徵。像去年有廣州本田工人的罷工,這次上海汽車司機罷工,這種事情儘管不是連續的,但是它此起彼伏,就表明瞭社會的危機,社會的症狀,社會的矛盾,是永遠存在的。只要現在共產黨不能在政治體制上做大步邁進,這個問題永遠會存在。”

與此同時,據路透社報導,目前沒有其他人公開宣佈要追隨上海卡車司機的罷工行動。在中國,貨運司機只是對現實不滿的群體之一,出租車司機就經常因為政府條例和高昂油價而展開罷工。此外,最近幾年,中國南方一些外商企業也發生過多起因勞資糾紛而引發的罷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