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願意與美國加強反恐合作

  • 張楠

中國在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被擊斃後表示願意和美國共同努力﹐推動兩國的反恐合作不斷深入。但是﹐對於美國來說﹐既跟中國在反恐方面加強合作﹐又在人權方面堅持自己的核心價值觀﹐卻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星期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時表示﹐中美都是恐怖主義的受害國。在反恐問題上,中美兩國與其它國家一樣,都擁有共同的利益,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

她說﹕“中美是於2001年建立了中長期的反恐交流合作機制,迄今已經舉行了多輪的磋商,並且開展了多項的具體的合作。那麼﹐中方願繼續本着平等合作、雙向互利的原則,與美方共同努力,推動中美反恐合作不斷深入,共同地維護國際和平和穩定。”

姜瑜進一步闡述說﹐近年來,國際社會對反恐的投入在不斷地加大,共識也在增多,合作在深入,也取得了不少積極的成果。

她說﹕“但是恐怖主義活動仍然頻繁,反恐的形勢依然嚴峻、複雜。所以中方主張國際社會進一步地加強協作,來加大投入共同應對恐怖主義的威脅。”

美中兩國將在5月9日到10日舉行第三輪戰略與經濟對話﹐就兩國關係中全局性﹑戰略性﹑長期性的問題以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在當前形勢下﹐雙方是否會利用這一時機商談反恐合作事宜﹐也是分析人士關注的問題之一。

*曲星: 雙方一直採取積極態度*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曲星認為﹐中國在與美國進行反恐合作方面一直採取積極態度。特別是美國在阿富汗進行的反恐戰爭時,中國在安理會投了贊成票。

他說﹕“中國﹐一般地說來,一般立場是反對在國際關係中使用武力。但是對這一個,中國投的是贊成票。所以呢,跟美國也一直在進行合作。”

曲星說﹐阿富汗戰爭之初,中國把與阿富汗的邊境關閉起來,嚴加監控,以防恐怖分子為了躲避打擊逃到中國境內來。這些實際上都是跟美國進行有效的合作。

他還舉例說﹕“安理會大家一塊兒討論,哪些組織應該把它列入反恐的名單,一旦決定了以後,跟這些有關的資金的流向等等這些,中國都是非常嚴格地遵守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切斷恐怖主義資金的流向。雙方情報機構交換關於有關恐怖主義動向這些情報,都是進行合作。”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沒有說明﹐中國的恐怖襲擊來自何方。不過﹐曲星教授說﹐在中國的西部地區,甚至在首都北京,都發生過恐怖襲擊事件。

*反恐合作與分歧*

他說﹕"這些恐怖襲擊事件,有些就是由基地組織或者一些分裂主義分子、原教旨的這樣一些來進行的。在中國的新疆地區,實際上這個東突組織為背景的,在阿富汗接受過培訓的這樣一些分裂主義極端分子。多少年以前,在北京發生的公共汽車爆炸的事件,也有這樣的背景。在中國西藏地區,也發生過境外的分裂主義分子進行的這樣一些恐怖事件。"

曲星表示﹐中國唯一希望的就是,在國際反恐合作中,不要有雙重標準。

他說﹐“不能是對美國有威脅的就是恐怖主義,對別的國家有威脅的就不是恐怖主義,是民族權利問題。”

不過批評人士表示﹐北京當局在新疆等地採取的鎮壓行動﹐無論從規模上﹐還是在範圍上﹐都遠遠超出了反恐的需要。實際上是以反恐為由﹐行壓制民怨之實。

長期以來﹐一些新疆維吾爾族民眾對於北京的統治感到不滿﹐認為他們的宗教信仰受到壓制﹑豐富的資源受到掠奪﹑少數民族受到歧視﹑人民生活遲遲得不到改善。

路透社援引批評人士的話說﹐中國夸大了新疆激進分子跟外國極端分子的聯繫﹐以便使其對當地維吾爾人的政治和宗教控制合理化。

華爾街日報說﹐對於美國的中國問題決策者來說﹐一個棘手的問題是﹐如何既借助中國的力量反恐﹐又在人權﹑法治等問題上堅持美國的核心價值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