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活動人士敦促美國在對話中提人權

  • 巴格利

現居美國的人權活動人士吳弘達

現居美國的人權活動人士吳弘達

世界上兩國最大的經濟體的領導人本週在華盛頓舉行會談﹐集中討論貿易問題﹑貨幣以及其它金融議題。但是活動人士說﹐美國不能喪失這次機會向中國提出人權的問題。活動人士之一是曾在中國監獄坐牢的吳弘達﹐罪名是公開反對中國共產黨。

*勞教19年*

吳弘達1937年生於中國上海﹐其父曾是一名富有的銀行家﹐被共產黨殺害。吳弘達上大學期間﹐曾被關押起來﹐原因就是說了批評共產黨的真話。他說他被迫勞動教養長達19年。

吳弘達說﹕“1957年我20歲﹐當時共產黨提倡大鳴大放﹐要所有人向共產黨提出批評建議。我說﹐共產黨應該改進人權。還有就是﹐我說﹐蘇聯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似乎是違反了國際法。就這兩條﹐成了我的罪狀。共產黨在1960年懷疑並逮捕了我﹐把我送進了監獄。”

吳弘達婉拒談論他在勞改期間遭受的懲罰﹐只是說被打得曾經想自殺。獲得釋放以後﹐他於1985年設法來到了美國。

吳弘達說﹕“ 我心存感激﹐因為我成了自由人。我對自己說﹐讓過去的過去﹐開始書寫新的一章。我想成家﹑買房﹑買車。但都太難了。我真不想在提取我的惡夢了﹐不想提起過去的事情。”

吳弘達是勞改基金會的創始人﹐也是設在華盛頓的勞改博物館發起人。他說這兩者的存在就是為了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了解有多少人自50年代以來被迫勞動改造。

*150萬人在獄中*

現在中國將勞改簡單地稱為監獄系統管理﹐並不發表正式監獄犯人的數字。但根據中國地方媒體報道﹐司法部估計2005年有大約150萬人在獄中服刑。

美國之音記者詢問在首都華盛頓的中國駐美大使館﹐請他們就中國監獄問題做出評論﹐但打去的電話和送去的電郵都好似石沉大海﹐沒人回應。

吳弘達是希望奧巴馬政府更多地討論中國違反人權狀況的活動人士之一。他對美國領導人的作法感到非常不滿﹐認為他們是把經濟利益放在人道主義利益之前了。

吳弘達說﹕“我見到了奧巴馬時﹐給了他這本關於勞改的書。我見到布殊後﹐送上了國會眾議院2005年通過的遣責勞改體系的決議。我見過克林頓多次﹐但他們都對這些問題在意嗎? 根本不在意﹐他們在意的是經濟。他們考慮的是人民幣匯率。他們想讓中國的商品更便宜。這就是他們關心的。我就是想說﹐請關注人民的福祉﹐好不好﹖”

吳弘達說﹐這個問題應該是本週在華盛頓舉行的美中戰略經濟對話中的首要議題。

美國官員表示﹐這次美中對話將談到人權問題。上個月﹐國務院還派遣了一個代表團到北京去討論人權問題。在對話展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批評中國的人權記錄﹐但也推崇了中國的經濟成就。

克林頓說﹕“美國歡迎一個強大繁榮中國的崛起﹐我們期盼和北京進行即將到來的戰略和經濟對話﹐並且繼續就對付美中共同面臨的全球挑戰進行合作。但是﹐我們仍然深切關注一些 報導所說的事件﹐那就是﹐自從二月以來﹐有幾十人包括為公眾利益發言的律師﹐作家﹐藝術家﹐知識分子﹐和活動人士遭到任意拘禁和逮捕。”

在華盛頓的美利堅大學榮譽教授斯蒂芬.科恩認為﹐中國監獄問題最好在留在以後再討論。科恩說﹕“唯一有直接關聯的問題大概是監獄勞動被用在製造和外銷產品。但我不認為有人了解其規模到甚麼程度。如果真有此事﹐那這就是美中貿易的一個確鑿問題了。”

不過﹐科恩教授說﹐還是有途徑把人權問題和經濟議題聯繫起來。例如﹐為了改善美中貿易﹐奧巴馬政府一直敦促中國進行改革﹐其中包括更透明的法律制度﹐以及對食品和藥物安全提出報告。

科恩說﹕“我認為﹐這是促使中國去除目前所有消極面的部分做法﹐雖然過程十分緩慢。也就是說﹐一個獨裁政府會衍生出某些負面做法﹐這可以從中國如何對內執政﹐以及它如何對世界展現自己看得出來。”

參加戰略對話的美中官員將討論人民幣匯率﹐為企業改善在兩國的市場機會﹐以及美國巨大的國債。美國國債主要來自於中國的融資。

*科恩﹕難用經濟手段施壓人權*

科恩教授說﹐如此環境下﹐美國沒有甚麼經濟餘地就人權問題向中國施壓。科恩說﹕“現實環境下沒有甚麼可行辦法了。理論上﹐總是有選項﹐比方﹐通過大幅度提高關稅讓中國產品價格太高而沒有市場﹐以此來威脅降低中國產品的進口。當然﹐這種做法對美國可能意味著通貨膨脹﹐而且可能無法導致中國採取有意義的措施。因此﹐即使理論上說得過去﹐但我認為﹐實際上是行不通的。”

本星期的戰略對話是自2009年這項過程開始以來的第三回合。第四輪對話將在明年舉行。吳宏達的勞改基金會說﹐從現在到下一輪談判期間﹐將有1千7百多人被判在中國監獄勞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