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官員利用計生政策賺錢

  • 張楠

中國醫院嬰儿房(資料照片)

中國醫院嬰儿房(資料照片)

中國的“一胎政策”﹐爭議不斷﹐問題頻發﹐最近又傳出有官員利用該政策撈錢﹑創收的醜聞。中國媒體說﹐有計生幹部將交不起罰款的家庭的超生嬰兒強行抱走﹐送入福利院﹐自己從中牟利。

*湖南邵陽計生幹部搶嬰牟利*

據《新世紀》週刊報導﹐在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計劃生育官員將不符合規定生下的小孩抱走﹐送入福利院。而贖回小孩的唯一條件﹐就是交錢。罰款金額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

經該刊記者調查核實﹐截至2005年﹐僅在高平鎮﹐被計生辦工作人員強行抱走的嬰幼兒﹐至少有16名。

有些福利院還和人販子互相勾結﹐收買嬰幼兒。報導說﹐自2003年以來﹐衡南﹑衡山﹑衡陽三縣的福利院共“買進”嬰兒800余名。福利院至多支付兩三千元人民幣“買入”一名嬰兒﹐送養國外後即可獲得3000美元。

美國之音記者向國家人口計生委求證﹐有關官員表示﹐此事正在調查了解中。

*計生罰款成為地方創收動力*

南京人口管理幹部學院副院長孫曉明說﹐如果屬實﹐這種事絕對是違法的。

他說﹕“那就太不靠譜了。他再怎麼生下來,計劃外也好,計劃內(也好),他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因為計劃生育規定社會撫養費也好,什麼也好,它不能夠剝奪他的父母親的撫養權。”

其實﹐不止湖南﹐貴州也有此類案例。中國媒體披露﹐在鎮遠縣﹐計生部門將交不出罰款的超生嬰兒強行抱走﹐送入福利院後﹐再通過“尋親公告”等程序﹐將其變為“棄嬰”﹐已有多名嬰兒被送養到美國﹑荷蘭﹑西班牙等國。

分析人士認為﹐計生部門如此熱衷“沒收”嬰兒﹐除了政績考量﹐以收取“社會撫養費”為目標的創收﹐也是主要動力之一。

中國取消農業稅後﹐一些地方維持幹部的工資時常捉襟見肘。收取社會撫養費﹐就成為趁落實計生國策之機﹐充盈地方財政收入的一種手段。

*部份鄉鎮按人口攤派罰款任務*

在江蘇省贛榆縣﹐有村民反映﹐當地鎮黨委﹐按人口向各村攤派任務﹐甚至動員婦女超生﹐以收取罰款。一位村民說﹐育齡婦女每兩個月要進行一次檢查﹐看懷孕沒有。他說﹐他妻子有一次沒有進行“雙月查”﹐就被索要500元罰款。

這位村民說﹕“家屬帶孩子看病﹐而沒有參加雙月查。他們要罰我們錢﹐我們不答應。不給錢就不給你走。我再去找﹐也把我抓去關打了。因為這個事情﹐我們才從地方一次次到北京去上訪。”

他說﹐縣里有人在北京截訪﹐他被關入黑監獄﹐後來又被送進精神病院。

*村幹部為完成罰款任務苦不堪言*

一位在沙河鎮做了多年黨支書的村民說﹐他就是因為未完成收繳計劃生育費用而被撤職的。

這位村民說﹕“05年以後﹐上邊黨委都是按人口平均攤派。它不是哪一戶生二胎以後罰你款﹐(而)是按人口平均攤派。我們村﹐好比說﹐2000口人﹐一個人50塊錢﹐那就是交10萬。‘偷也罷﹑搶也罷﹑你借也罷﹐你貸款也罷﹐我不管你﹐你得把這完成了。’都是這樣說的。”

他說﹐這種做法延續至今。當年為了完成任務﹐他借貸了大筆錢﹐現在仍欠30萬元無法還上﹕“我可是太困難了﹐人家現在向我討債。實際上﹐我找過黨委多少次﹐黨委根本不管。”被逼無奈﹐這位前村支書也走上了上訪之路。

*村民置疑計劃生育成為計劃經濟*

對於當地的做法﹐一位村民憤怒地質問道﹐這是計劃生育﹐還是計劃經濟﹖

他說﹕“一個男人再窮﹐不能叫女人出去賣身子賺錢。同樣﹐一個地方的經濟再落後﹑再沒有錢﹐不能靠鼓勵婦女生孩子罰款搞經濟。”

其實﹐去年﹐中國媒體就披露過包括贛榆在內的江蘇一些地區﹐以及臨近省份山東的問題。《中國新聞週刊》說﹐山東地區的不少超生戶為躲避本省內的高額社會撫養費﹐只交很少的罰款﹐就能通過江蘇境內的村鎮幹部給孩子“裝”上江蘇戶口。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條特殊的收入鏈﹐出現了特有的“魯兒蘇養”現象。

*中國仍有1300萬沒戶口 多為超生*

中國官員說﹐上世紀70年代起開始實行的“一胎政策”﹐使中國成功控制了人口增長。最新數據顯示﹐過去十年比上一個十年﹐少生了5000多萬人。

然而﹐批評人士指出﹐這項政策在實施過程中﹐造成不少悲劇﹐比如對婦女強行結扎﹑對超生家庭拆房揭瓦﹑對違反規定者關押捆綁﹐乃至逼出人命。

目前中國仍有1300萬人沒有戶籍﹐其中大部份是未交社會撫養費的超生人口。

XS
SM
MD
LG